第561章 你们顾家需要重整家规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61章 你们顾家需要重整家规了

    “这个女人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需要你这样维护她吗!”

    封擎苍淡淡扫了她一眼,就把目光收回,落在了自己身边的女人身上。

    非常自然的将手搭在她纤细的腰肢上,嘴角微微翘起,轻吻她的额头:“我好不容易追来的妻子,她不重要,谁重要?”

    一句话掀起千层浪,封大少竟然公开秀恩爱!

    这简直要闪瞎眼的节奏啊!

    顾芮踉跄了两步,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男人。

    在她心里,封擎苍一向都是冷酷的,不管对谁都同样的态度。除了小时候逗自己玩的时候,表情稍稍有些缓和,平时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也就是那个时候,她听到家里的佣人在议论,说男人只有在她的面前,才会有些人气。

    这让她知道自己是多么的不同,一直觉得自己在他的心里是不一样的。

    哪怕后来的疏离,一直没有改变她的想法。

    她深信,只要继续给机会和他相处,男人又会像小时候那样对她。

    可是现在,他竟然对另一个女人这么的温柔,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自己最不喜欢做的事——秀。

    这让她情何以堪!

    不可能的,她的擎苍哥哥不可能会是这个样子。

    “擎苍哥哥,是不是这个女人逼着你这么做?你不是这样的,这不可能!”

    这话一落,不需要封擎苍反驳,一群人就哄笑了起来。

    “裴特助就算是总统的女儿,也不可能威胁封大少啊,不是说顾家的大小姐是名校出身吗,怎么这么傻?”

    “可不是吗,我宁可信封大少脑子被门挤了,也不信他被威胁才这么做。”

    “……”

    裴施语听到这些话嘴角直抽抽,真是躲进人群里,说话就肆无忌惮了。

    不过,她有些想不通,男人并不是咄咄逼人的人,向来我行我素,今天怎么这就么张扬?

    她望向他,眼眸带着询问。

    “我绝不允许,有人欺负你。”男人微微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

    裴施语失笑:“这算什么欺负。”

    “你说的,不算。”男人依然固执,让裴施语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说不感动是假的,有这么一个人护着自己,什么都不用去担心去发愁,当然会感到幸福。之前的不愉快,在这一瞬间消散了。

    她知道,男人这么做不仅仅是看不得别人欺负自己,也是在表明自己的态度。

    任他外面东西南北风,他的心悍然不动。

    两个人这样旁若无人的低语,一个俊美无双,一个明艳动人,站在那谁也插不进去,让人一阵艳羡。

    可这也深深刺痛了顾芮,将他们分开!擎苍哥哥是她的!

    她刚想动作,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头顶上刺了下来。

    “道歉。”

    一身玄色西装的顾墨款款而来,冷峻的面容,犀利的眼神,充满了王者的气势。声音低沉,充满了磁性,却透着不容拒绝,让人为之一震。

    他右手牵着自己的儿子顾廷,顾廷穿着小西装,小圆脸板得跟自己父亲一样,明明很软糯的样子,硬是装出大人的表情,看起来又软又有意思。

    只不过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他的身上,看过一眼便是跳过。

    顾芮被猛的吓了一跳,在顾家她最怕的就是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哥。

    如果平时她早就乖乖听话,可是今天却硬着头皮犯起拧来。

    “凭什么!我才是顾家的大小姐,你为什么要偏向这个女人!还是你也对这个女人有非分之想,所以才这么护着她!”顾芮恼羞成怒,口不遮掩道。

    擎苍哥哥偏向这个女人,现在她的哥哥也偏向这个女人。

    虽然他们姐弟俩的感情一般,可到底是一家人,他怎么可以帮着一个外人欺负自己。

    这句话一落,顿时又炸开了锅。

    关注网上信息,尤其是关注裴施语或是封擎苍的人,大多都知道顾墨的儿子小核桃追着裴施语认妈的事。

    如今爆出这么一句话,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有几个孩子会乱认妈,尤其像顾廷这种世家出身的孩子,更是不大可能会做这糊涂事。

    大家都知道顾廷大名,这可是有名的大魔王,多少人想要攀上顾墨,都被这熊孩子给欺负跑了。并且扬言,谁要抢走他的爸爸,他就把谁给整死。

    这么一个孩子,怎么会主动叫人妈妈?肯定是大人在背后教!

    而什么人才能让孩子妥协,唯独只有他的亲爹。

    众人炽热的目光,刷刷刷,全都投到了这里,八卦因子在体内叫嚣,这么一场大戏,要是错过可是要后悔死了的!

    不少人冒着被封擎苍冻死,被顾墨冷死的风险,纷纷凑过来,竖起耳朵睁大眼睛的看眼前这出戏。

    封擎苍听到这句话,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裴施语暗道不好,男人本身就对小核桃喜欢叫她妈妈,死活难以纠正这一点非常厌恶,现在还闹出这么一出,简直是要坑死人了。

    她这辈子的八字估计跟妹妹两字犯冲,每个妹妹都坑她。

    顾墨冷冷扫了顾芮一眼,声音阴沉:“你想一辈子留在国外吗。”

    这句话里充满了威胁,顾芮被她看得头皮发麻,她知道这个男人说到做到。只要她再敢胡来,他绝对不会客气。

    “妈!他们都欺负我!”她觉得委屈极了,无奈之下只能冲到施玲的怀里哭泣。

    施玲微微皱眉,看到在场这么多人看着他们,就跟看猴戏似的,心里那叫个憋气。

    这个男人永远这么不近人情,这么大庭广众之下,也不给自家人留点脸面。

    “行了,你大哥说你两句也是关心你,你自己看看现在像什么样。”施玲说完,在她耳边狠狠道:“大家都看着呢!你以后还想不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顾芮心底很不服气,却也是个要脸的人,不敢再在这里发泄自己的不满。虽然大家不敢明摆着看戏,可一直都关注着这边的情况呢。

    可是这边平息,不代表封擎苍肯放过。

    在他的面前这么不给他女人面子,这就是在打他的脸。

    他直接看向顾墨:“你们顾家需要重整家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