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她是总统的女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60章 她是总统的女儿?

    “想要把人踩在脚底下,就得有足够的耐心。一次失败不要紧,只要坚持,总能等到机会,懂了吗。”

    顾芮从来没有见过妈妈这样对她说过话,整个人都被震住了,除了忙不迭的点头,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施玲看到她这个样子,微微叹了一口气。

    她这个女儿完全被她保护得太好,所以过于的天真和没心眼。

    “有妈妈在,你想要得到的我都会送到你的面前。”施玲这句话是对女儿说,也是对自己说。

    顾芮迷茫的眼眸顿时变得清澈起来,一脸期盼的望着她:“妈妈……”

    望着和自己有七八分像的女儿,施玲心底的暴躁瞬间被平息了。

    她的命不好,绝对不会让和她最相像的女儿也同样如此的。

    只是……

    施玲望向裴施语,眼眸微动。

    裴施语敏锐的感受到有人在望着她,她顺眼望过去,看到目光的主人,不知为何,心底微微一抽。

    随即她扬起笑脸,朝着施玲走了过去。

    “顾老夫人、顾小姐。”她非常有礼貌和得体的打招呼,并不显得有多熟稔,就好像跟其他人那样。

    所以大家看到,也不过是瞥了一眼,并不当回事。

    顾封两家向来井水不犯河水,顾墨和封擎苍的关系还算不错,大家都看做惯例的寒暄。

    可这么一眼,却发觉有些不对劲起来。

    裴施语和顾家大小姐竟然有五分相似!

    尤其今天她们两人的发型有些相似,都是松散的挽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妆容都比较淡雅。两个人站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姐妹。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不会跟顾家有关系吧?”

    “如果是这样,倒也能解释得清,为什么封大少会看上这个女人了。”

    “恐怕跟顾家没关系吧,明明是跟顾老夫人有关系……难不成……和总统夫人有关?”

    这样的猜想,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总统一家向来低调,对自家人保护非常的严密。媒体只知道总统有一女一子,其他都不知晓,甚至年龄都是推测出来的,更别提名字、长相等详细信息,全都一无所知。

    女儿按照之前的推算,大概就是裴施语这个年纪,现在这么一看,不由怀疑起来。

    如果裴施语是总统的女儿,那么封擎苍的行为就可以解释了。

    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否则为了一个平民出身的女人,如此体贴和忍让,未免也太不符合常理了吧。

    这种出身的女人,包养对她们来说就已经是非常荣幸了,现在不仅要娶她,还这么给她脸面,让人难以置信。

    真爱什么的,对于场上很多人来说,都是嗤之以鼻的。

    他们相信这个世界有这玩意,但是更觉得利益才是最重要的。相信爱情的,多是被家里宠着,且未经事的孩子。

    在场的人并没有刻意的压低自己的声音,也是有故意试探的意味。

    所以当事人也都能听见,裴施语心底有些不安,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会给施玲带来麻烦。

    虽然她曾经几次伤了自己,可到底是自己的母亲。

    且,这对她也无利。

    施玲听到这些话,原本端庄的模样顿时变得有些狰狞起来,整个人散发着冷气。

    未等她言语,顾芮就忍不住脱口而出:“你们胡说什么呢,她怎么可能是我姨夫的女儿!我又怎么可能和这种女人相似,我表姐不知道比这个女人优秀多少倍!”

    其他人看她这么大的反应,顿时把这个还未成型的念头打散,转而对顾芮激动的态度又起了兴趣。

    虽然顾芮喜欢封擎苍的事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宣扬,可是依然有些风言风语,现在看到顾芮的态度,大家更加肯定。

    两女争一男的戏码,向来好看啊!

    两个女人长得很相似,虽然气质不同,平时看着不一定会联想到。但是站在一起,从这才发现两人的五官很相近,只不过是周身的气质不同,让两个人显得不太一样。

    裴施语更加成熟内敛,又有种淡雅气质,如同盛开的百合花一样。

    而个顾芮则更加稚嫩绚烂,如同迎接清晨的花苞一样,含苞待放。

    施玲因为顾芮的出声,也回过神来,迅速变脸又恢复到原本的端庄模样。

    “别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施玲微斥道。

    顾芮也知道自己反应过度,抿了抿嘴并没有说些什么,心里却忍不住在嘀咕着。

    这个女人果然是个扫把星,自从她出现了,自己就尽是倒霉出洋相。

    从前她根本不是这个样子!

    竟然还有人说这个女人和她很像,还说她是小姨夫的孩子!这怎么可能,她的表姐才不是这么LOW的呢!

    要知道她的表姐才是真的天之骄女,根本不是这个女人可以比拟的!

    裴施语原本的不知所措,也被顾芮一番话给打没了。

    心底也说不上难受,虽然有血缘关系,可是毕竟没有相处过,所以感情并不深。尤其她现在听到妹妹两个字,心理性抵触,也就没有像面对顾笙一样,那么的坦然。

    再加上闹出这么一出,她也就更没有必要刻意贴近。

    “顾家就是这么教导孩子的吗。”封擎苍冷冷开口,不怒自威。

    施玲也不由微微一颤,随机连忙开口道:“抱歉,是小女失礼。她就是个孩子,所以有些口无遮拦,还请封少不要往心里去。”

    话虽然说得诚恳,可是态度却并没有多少歉意。

    “她是我的未来的妻子,对她出言不逊就是对我封擎苍不满。看来,我得跟顾老爷子好好说道说道了。”封擎苍却并不打算放过,非常冷硬的道出自己的不满。

    裴施语没有想到男人会这么较真,心底微微诧异的同时又有些感动。

    正是因为在乎,所以容不得她受到一点伤害。哪怕她并不以为然,他也会为她想得更多。

    顾芮更是一脸不可思议,她根本没有说什么,她的擎苍哥哥竟然这么对她说话,这让她情何以堪!

    这么多天她的情绪一直被压抑着,不能轻易发泄,不能去跟心爱的人倾述,被她的母亲压着,不让她有过多反应,她早就憋不住了。

    现在,压抑的情绪彻底爆发了出来:

    “这个女人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需要你这样维护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