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她是封少的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6章 她是封少的人

    乔祁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阴郁怨毒。

    刹那,他想明白了一切。

    什么他放手了,她就不会再在原地等待。

    分手的理由这么动听,实际不过是她另攀高枝,嫌弃他的庙小,所以才不愿意再回头。

    “裴施语,这就是你真正离开我的原因。”

    乔祁面带嘲讽,目光阴沉,声音好像从齿缝里吐出来。

    裴施语还在庆幸自己是被封少的司机送回来的,心底微微舒了一口气,终于不用担心一些不好的事发生。

    结果,就被这句话给炸了。

    “你什么意思。”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乔祁上下打量着她,目光里充满了兴味。

    “怪不得你和从前不一样了,能勾引到封少,确实得有些本事。”

    “乔祁,你自己龌龊,别以为别人就和你一样!”

    她怒极了,这话也太羞辱人了。

    不管如何,他们都相识这么多年,怎么可以这么想她。

    为什么就不能留给她最后一点美好的记忆,不让她悔恨过去的有眼无珠。

    “好了,别生气,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他的语气变得十分温柔,好像在哄闹别扭的小妻子。

    可接下来的话,让裴施语差点吐血。

    “如果你是为了引起我的醋意,你做到了。不要再和我闹别扭了好不好?”

    她能上去把他给挠死,能吗能吗!

    特么在挠死他之前,她还想把从前的自己给掐死,脑袋怎么就没长在头上呢!

    “乔祁,你他x的怎么不去死!”

    忍无可忍则无需再忍,裴施语这辈子第一次爆脏话,是因为这个男人。

    乔祁微微皱眉,脸色有些不好看。

    “小语,你不会假戏真做,真的爱上那个男人了吧?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从前在我身边,应该很清楚。”

    “他这样的男人,是不会对你这样的人动真心的。”

    “你现在是变漂亮,可这世界上漂亮的女人多的是,她不过是把你当做玩物,玩腻了就会抛弃。”

    “我相信你是个好女孩,只是一时糊涂。这也怪我,因为忙碌,这段时间没来得及关心你。你只要离开他的身边,我就会原谅你。”

    面对出轨的妻子,还如此苦口婆心,如此大度,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圣人。

    裴施语显然不是这么想,她从来不知道,相处了这么多年的人,竟然是个妄想症重度患者。

    在这里多呆一秒,对她来说都是折磨,是浪费生命。

    讲又讲不听,听又听不懂,自顾自话,简直让人抓狂。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乔祁,把东西给我。”

    “小语……”

    “东西给我!”

    声音猛的拔高,把门口的佣人都给吓了一跳。

    这还是那个,不管什么事都默默不吭声的前少奶奶吗?她竟然会用这样的语气对少爷说话。

    要不是亲眼看见听见,她肯定以为别人是在胡说。

    谁不知道前少奶奶最是没脾气,从前觉得这个少奶奶上不得台面,所有人都非常嫌弃。

    可当新少奶奶来了,他们这些下人才知道,从前的少奶奶有多好。

    人果然不能太贪心,否则会被老天惩罚的。

    现在,连前少奶奶都变得这么厉害了吗。

    “裴小姐,发生了什么事。”

    高大的身躯出现在门口,司机小张走了进来,站在门口好像一座不可撼动的大山。

    如鹰一般的眼光扫向屋内,锐利犀利。

    裴施语毫不犹豫的朝着他走去,乔祁没敢出手拦住她。

    他对封少一直很关注,自然认识他的专职司机。

    完全没有想到,他的前妻竟然是这个人送过来的,这说明她在封少那很得宠。

    怪不得她不愿意回头,底气那么足,有恃无恐。

    女人总是在得意的时候,说些不理性的话,做一些不理性的事。

    乔祁理了理仪容表情,敛起外放的煞气。

    嘴角微微翘起,从容优雅,完全没有之前的癫狂。

    “张先生,我刚才听佣人说封少的人来了,没想到会是你。”

    小张扫了他一眼,那神态像极了封擎苍,语气冷淡疏离。

    “封少派我护送裴小姐回家,保证她的安全。”

    “哦?没有想到我的妻子会与封少相识。”

    乔祁有些诧异,还面向裴施语佯怒道:“你怎么好麻烦封少,都说了让司机去接你。”

    “乔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妻子这个词,不敢当。”裴施语冷冰冰回应。

    乔祁并未因此生气,轻叹一口气,一副包容又无奈的模样。

    “不好意思,让张先生看笑话了。我们夫妻闹了点小别扭,她先正在跟我怄气呢。”

    “非常感谢封少的关心,小语她已经到家了,您可以先回了。有机会,我会亲自到封氏跟封少道谢。”

    “小语,还不快过来,别让外人看笑话。”

    眼神冷如冰窟,让裴施语浑身一颤,她知道这个男人真的动怒了。

    “乔先生,你该去看眼科了。”

    小张缓缓开口,平平的语调好像电脑在播报。如此嘲讽的话,偏偏听不出一点侮辱的语气。

    “这位裴小姐是和您的妻子裴绵绵小姐,并不是一个人。”

    乔祁僵住了,当初他和裴绵绵要结婚的消息非常的高调,因此还上了热搜。

    他为此还被人称赞是最想要嫁的对象,裴绵绵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上辈子肯定营救了整个银河系。

    因为封少,让所有一切都成了笑话。

    他没有想到这个冷面司机记得那么清楚,还很不给面子的横插一刀。

    不过是一个司机,他可是乔家未来的家主!

    心里的暴虐越来越重,面上却强忍着保持一副温润谦和的模样。

    裴施语差点没有笑出来,这小张跟他家少爷一样,噎人的工夫简直一流。

    “裴小姐,东西拿到了吗?”

    小张并不去理会脸色难看到极致的乔祁,出口问道。

    语气与刚才完全不同,里面充满了恭敬。

    “非常抱歉,麻烦你先等一下。”裴施语歉意道。

    “乔先生,请您把我爸爸留下的遗物还给我。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没有权力占有那些东西。”

    乔祁微微低头,再抬头的时候,暗沉的脸色恢复了正常。

    “并没有什么遗物,我只是想看看你过得怎么样,需不需要我提供帮助。”

    他微微一叹,露出真诚的笑容。

    “现在看来,似乎你已经不需要了。小语,祝你幸福。”

    这下换裴施语傻眼了,这画风转得也太快了吧。

    她的心里为什么会瘆得慌?

    完全没有被戏耍之后的愤怒,她现在只想赶快离开。

    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乔祁却还不打算放过她。

    “小语,这里永远是你的家,如果你在外面累了或者受了委屈,这里的大门永远会为你敞开。”

    裴施语离去的脚步加快,头也不回的钻进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