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不可思议-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59章 不可思议

    “什么麻烦?”裴施语好奇道,既然男人已经掌握了一切,不应该再有问题才对。

    封擎苍斜了她一眼:“在我的面前关心别的男人?”

    “我只是随口问问。”裴施语讪笑。

    封擎苍到最后也没有告诉裴施语,师炎到底惹了什么麻烦。

    虽然心底的八卦因子让她非常好奇,却也并没有刨根问底,毕竟那是别人的事。她现在还心有余悸,一时也没心思管别人。

    她没有想到来参加一个宴会,竟然有人如此大胆,以这么粗暴的方式陷害她。若非早有准备,男人又及时出现,指不定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是她不设防,而是觉得这种两败俱伤的方式,实在是没有想到会有人去做。现在又不是古代,到处都是摄像头,她要是出事了,王姣姣也跑不了。

    她跟王姣姣并不熟悉,跟她的父亲也没有过冲突,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人会这么豁出去害她。

    裴施语猜想,估计是这段时间外界的流言让这些人肆无忌惮吧,否则也不敢这么猖狂。不过即便如此,依然遮掩不住这群人脑子过于简单的事实。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呢。”裴施语望着男人笑道,看到男人出现,整个人都踏实下来。

    虽然明知道身边有保镖,却远不如男人在身边具有安全感。

    “不想我过来?”封擎苍挑眉。

    裴施语嗔怪道:“你又曲解我的话。”

    “我怎么放心你这只小羊羔独自一个人在狼圈里。”

    裴施语微微眯眼:“你不会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出吧?否则怎么会来得这么及时?”

    “我若是这么一无所知,如何在世间立足。不过我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把师炎也给拉进来!”

    封擎苍全身充满了低气压,如同地狱走出来的恶魔一般,全身充满了邪肆冰冷的气息。

    关注这边的人,全都被他这样的气势给震慑住了,心底忍不住微微发颤。

    “封少好吓人啊,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两人又闹翻了?”

    “看他的脸色很难看,估计又有谁要倒霉了。”

    裴施语知道这是触了男人的逆鳞,设计她已经够恶劣,竟然拉上了自己的兄弟,不管是谁都无法容忍。

    “你怎么处理我不管,但是不要牵扯进去。”她看到他这副样子,不禁为了暗害他们的人默哀。

    男人没有立刻动作,这反而说明他不会放过对方。

    因为他这是要做的是连根拔起,所以才不急着出手,等到时机成熟直接一网打尽。男人的手段向来狠戾,甚至达到暴虐的程度。

    否则江湖上不会流传这样的传说,只不过这些年手段逐渐平和了,尤其开始在网上混迹,做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幼稚的事,更是缓和了他的形象。

    不少人还弄成了小段子,觉得他冷面之下其实非常的萌。

    事实上,并非如此。

    从前她没有太深的感触,自从在他身边做特助,开始了解他处事方式,就明白男人从来就不是善茬。

    “嗯。”封擎苍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狂躁的心瞬间平静了下来。

    两人毫不掩饰的小动作,被场上的人看见,纷纷倒吸了一口气。

    这还是他们认识的冷血冷情的封大少吗?!

    向来都是对人冷冰冰,不管谁的面子都不给,被人稍微亲近一点,一个眼刀过来能让你窒息的封大少?

    竟然会主动跟身边这个女人,做出如此亲昵的动作,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谁不知道这个男人最是不屑于这些,对所有人都不亲近。

    没有人会觉得这是在作秀,因为大家很清楚,这个男人根本没有必要如此。

    只能说明,要么是爱惨了身边这个女人,所以才会自然而然做出这样的动作。

    估摸这和之前的传言也有关系,说我们闹崩,那就秀你一脸!

    之前保持观望态度的人都懊恼不已,现在上去肯定落了下乘,可之前去巴结的,就留下了好印象。

    封擎苍是出了名的难接触,可是这个女人却不同。

    看封擎苍对她的态度,就知道是个能说得上话的,枕头风吹一吹,那什么是还不方便?

    这个女人还不是在家里不管是的贵妇人,是能说得上话的特别助理!

    上一任特助现在可是封氏的副总裁,是一个非常有权力的职位。

    可是现在懊恼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去补救,心底都恨死那些造谣的人了。

    顾芮打扮得花枝招展,施施然的走到会场,结果进来没多久,就看到了刺目的场景,整个人都不好了。

    眼眶瞬间红了起来,无法接受眼前这个事实。

    “妈!你不是说他们已经分开了吗,不可能会在一起吗!为什么他们还这么好!”顾芮完全忘了身处何处,按耐不住爆发了。

    她不过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女孩儿,又被宠得厉害,根本学不会管理自己的情绪。

    施玲看到这一幕也诧异不已,不过她很快就平静下来,听到自己女儿完全没有形象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自己的情绪,顿时眉头紧皱。

    “闭嘴!”施玲冷嗤。

    顾芮原本要落下来的眼泪,直接被逼了回去。

    她微微张着嘴,不敢相信最疼爱自己的母亲,会这么的严厉。

    “妈妈……”

    “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施玲冷冷道,“我的女儿怎么可以这么没用!光哭有什么用,自己的东西就要靠自己去争去抢。”

    顾芮眨巴眼,一时无法接受这么严厉的母亲。

    虽然她一直知道自己的妈妈并不是那么温和,有时候犯病的时候,非常的暴戾,可是在她面前从来没有这样。

    所以她忘了这个事实,现在换成自己,整个人都懵了。

    施玲看到她这副模样,也逐渐冷静了下来。

    “记住,没有人能看我们的笑话,没有人践踏了我们的自尊,还能好好的。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施玲望向远处,眼眸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声音冷若冰霜:

    “想要把人踩在脚底下,就得有足够的耐心。一是失败不要紧,只要坚持,总能等到机会,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