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查到那个人是谁了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58章 查到那个人是谁了吗?

    “还是,你想要跟我炫耀些什么?”

    谢苒的话落,不少人都在那窃窃私语,觉得裴施语未免太没有气度,太过于张扬了。

    果然平民出身就是不够内敛沉稳,稍微尝到甜头了就忍不住开始炫耀。

    裴施语淡淡一笑:“我需要吗?”

    明明表情非常的淡然,可谢苒看在眼里,觉得嚣张无比。

    她心底暗恨不已,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没有像计划里的那样,被锁入屋子里,跟一个野男人厮混,被众人捉奸在床,这辈子也没有办法洗干净!

    她曾经想过让一个猥琐的死胖子把她给玷污了,但是这样弄脏了,并不能完全让封擎苍厌憎。依照这个女人的手段,有可能还会化为同情。

    可是如果她睡的人是封擎苍的兄弟,那么状况就完全不同了,不管是哪个男人,都无法接受自己的女人和兄弟背叛了自己。

    而且这么一来,更加难以洗清楚身上的嫌疑,容易往早就勾搭在一起里编。

    事情明明发展的很顺利,这个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现在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现在却不能透露出半分异样情绪。她能感受到那个男人的视线和周身的戾气,如果让他们怀疑到她的头上,那么她就完了。

    “你不要得意得太早,做人还是谨小慎微的好,别一时风光就忘了章法。”谢苒一副我为你好的模样。

    裴施语笑了笑:“多谢你这么关心我,不过这句话还是留给你自己吧。另外,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谢苒越发觉得不踏实了,她真的知道什么?可是这不可能啊,她在这件事里抽身得很干净才对。

    她心底有事,也就不想在这浪费时间,便是道:“裴小姐说话真是越来越让人摸不着头脑了,话不投机半句多,请恕我失陪了。”

    说完像一只高傲的孔雀转身离去。

    裴施语看着她至始至终都一副淡然的模样,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

    温热的触感轻轻的拂过她的眉心,低沉醇厚的声音在头顶上想起:“不需要为这种事发愁,我会去处理。如果你不想看到她,现在就可以动作。”

    裴施语回过神,笑着摇头:“不急,等慈善拍卖会结束了也不迟。现在把她给抓了,我们可就少了一个捐助人了,让她多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也能为她赎罪。”

    “越来越腹黑了。”封擎苍侧目。

    “那也不看看我是跟在谁的身边。”裴施语得意道,“话说回来,这件事真的和她有关系吗?她做得这么明显,不怕你查出来对他们整个扶谢家有影响,还是现在攀上了马部长底气足了,所以肆无忌惮?”

    裴施语很是不解,谢苒最管用的伎俩就是借刀杀人,可这一次竟然自己出面,做得还这么明显,稍微一查就能把她给拉出来。

    这未免太不像她的作风,之前已经吃过了这么多亏,这一次应该变得更加精明才对。

    其实在王姣姣要带她去房间的时候,她已经猜到里面有猫腻了,之所以完全不设防的跟着她过去,不过是为了确定罢了。

    她并不会担心发生什么事,因为她一没有喝她递过来的果汁,二,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她的身边一直有封擎苍派给她的保镖。

    因为如此,才肆无忌惮。

    既然有人害她,那么她就绝对不能放过,要将幕后的人抓出来,方为罢休。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封擎苍竟然来了。一进门就把她压在门板上狂吻,直接把她吓了一跳,还好熟悉的气息让她瞬间平静下来,否则直接一脚踹到他不可描述的地方。

    最让她大跌眼镜的是,男人竟然厚颜无耻的说要在那个房间办事,也好让大家看看她到底是谁的人。

    她当然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不管是别人还是男人,被人撞破在床上,都足以让她羞涩一辈子。

    所幸,男人不过只是玩笑,否则她还真拧不过这个动不动就米青虫上脑的人。

    “她被人当枪使了。”封擎苍冷冷开口,看来这段时间有些人活得太逍遥了,是时候让他们有点事做了。

    “你是说想要害我的人,另有其人?”裴施语微微皱眉道,她想不出自己还得罪了谁,难道她就这么招人不待见?

    封擎苍转了转手腕上的腕表,幽黑的眼神深不见底:“并不只是想要针对你。”

    “什么意思?”

    “他们想要放进去的男人,是师炎。”封擎苍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什么?!”裴施语失声叫了起来,说完发觉自己的失态,连忙捂住了嘴。“怎么,怎么会是师炎?”

    这个人太过恶毒了吧!

    如果是这个样子,那不仅仅玷污了她的清白,还会毁了师炎,而封擎苍也会受到巨大的重创。

    师炎虽然平时没个正形,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实际上能力非常的强。

    他是封擎苍的左臂右膀,如果少了这么一个人物在男人身边帮忙,将会是极大的损失。

    男人自己的产业,大部分都是由他在前面跑,男人在幕后指挥。

    师炎相当于冲锋陷阵的将军,而男人则是镇守在后方的首领和军师。

    如果是这样,那么就不是单纯的桃色事件了,后面牵扯了各方利益。

    “查到那个人是谁了吗?”裴施语担忧道,想得这般周全的肯定不是一般的对手,必定是对他们了如指掌。

    封擎苍看了她一眼:“跑不了。”

    “那就好。”裴施语舒了一口气,随即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师炎现在在哪里?怎么没有看到他?”

    封擎苍顿了顿,微微蹙眉,神色不明道:“他可能有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