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 她怎么会在这里!-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57章 她怎么会在这里!

    暧昧的喘息声飘出来,让原本叽叽喳喳的一群人瞬间平静。王姣姣下意识将门给关上,可她越这样众人越发好奇。

    大家面面相觑,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所有人眼底都闪烁着异样的光辉,心底的好奇心让他们兴奋极了。

    “你说那个姓裴的在里面?”

    王姣姣一副错愕的模样:“对,对啊,这,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封少没来,她不会是……跟人偷偷在这里约会吧?”

    “不会吧,这也太大胆了吧!”

    “她这种靠男人爬上去的女人,有什么不敢做的,我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呗!”

    王姣姣很是犹豫:“这恐怕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如果真是那个女人偷人,我们告诉封大少,他兴许还会感激我们抓住这个给他戴绿帽子的女人呢!”

    “就是,这种女人本来就不配不上封大少,现在正好让封大少看看她的真实面目!”

    王姣姣心底暗爽不已,面上却做出一副非常为难的样子,在众人的鼓励下这才重新再打开房间门。

    屋子里黑漆漆一片,只有暧昧的喘息声。

    王姣姣打开灯,朝着里面喊了一声:“裴小姐,你在里面吗?”

    暧昧声依然继续,并不被外界打扰。

    大家全都瞪圆了眼,这未免也太激烈了吧!有人出现竟然也没有停下来!

    所有人体内的血液都在沸腾着,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状况,完全没有女孩子的矜持,也没有人想过这样太给对方难堪,或是长了针眼。

    大家急匆匆的走进去,结果,看到里面的场景,顿时都傻眼了。

    里面空无一人,只有墙上的电视在播放着,而那暧昧声就是从电视里放出来的。

    “人呢?”王姣姣不可思议的瞪大眼,之前那个女人不是被关进来了吗,另一个男人也被锁了进去,怎么现在空无一人?

    “这怎么可能!”王姣姣冲进去,又到厕所里去找,只要能藏住人的地方都翻了一遍,都么有看到。

    大家伙顿时觉得她的样子有点奇怪:“姣姣,你这是做什么呢?”

    王姣姣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掩盖道:“没,没什么,既然她不在,我们就走吧。”

    可当她们打开门,一群戴着墨镜,穿着黑西装的高大男人堵在门口。

    领头的那个男人长相非常斯文,可是整体的气势比身后的高大男人还要强大。

    这个人是……

    封擎苍身边的秘书先生!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秘书先生面无表情,眼神淡淡的扫了过来,却充满了威慑力。

    “谁是王姣姣?”

    大家伙下意识侧身,将身后的王姣姣给露了出来。

    王姣姣不知为何全身发冷,脑子里闪现出两个字‘完了’。

    谢苒正在焦急的等待结果,虽然知道事情已经办得**不离十,可是没有看到正式爆出来,她心底就没法平静下来。

    她想要看到那个女人仓皇的狼狈模样,想要看到她被封擎苍厌弃,流落街头的样子!

    为了今天,她已经等了太久。虽然想要暗算她并不难,可是想要完美脱身却并不容易。

    即便她被厌弃,封擎苍也会找出幕后的人,如果牵扯到她就不会好过。

    还好,有人主动跳出来跟她合作,到时候她只需要背后看着就能获益。她做得很干净,连联系的手机都不是自己的,到时候真要被那个男人抓到,也牵扯不到她的头上来。

    这招借刀杀人,让她很是期待这件事的结果。

    正在这时,众人的目光被一处吸引过去,一群人全都涌了过去。

    怎么回事?

    谢苒好奇的往那边探望,却别人群给遮挡住,让她看不到到底谁来了。

    身边的人议论纷纷,让她很快就知道,是封擎苍!

    谢苒惊诧,这个男人怎么来了,他不是不来的吗?

    很快她变成了兴奋,有什么比捉女干在床更加刺激的呢,那个女人给他戴了绿帽子,依照男人的脾气,捏死她都有可能。

    她理了理衣服,连忙走了上去,还没有到跟前就听到有人议论纷纷。

    “怪不得封少会出现,原来是为了澄清绯闻啊。”

    “我就说他们两个人不会这么轻易分手,你也还非不信。看他们手拉这手动作多亲昵,哪里像是有问题的。”

    “那可不好说,也许只是为了做戏呢。”

    “封少是那种会陪着人做戏的吗?”

    谢苒听到这些话,脑子顿时有点晕,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在说些什么,她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直到她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顿时瞪大了眼睛,指甲掐进肉里也不自知。

    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裴施语和封擎苍并肩而立,一个娇小玲珑,身段婀娜,一个高大挺拔,俊朗如风。

    仿若一对璧人,不需要凹造型,就足够光彩夺目。

    两个人不用言语,只是眼神这么看着对方,就明显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把其他人都屏蔽了。

    不需要故意做出什么亲昵的动作,只需要站在一起,就让人知晓两个人是情侣关系。

    这种默契不是硬坳能弄出来的,而是彼此融入对方,才会有的一种默契。

    怎么可能!

    计划不是已经成功了吗,这个女人和封擎苍的好兄弟师炎,全都被下药,然后被关进一个房间里。

    不管两个人有多自持,都不可能逃得开药物力量,只会如同野兽一般发泄最原始的**。

    可是现在,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到底哪里出了岔子!

    未等她想明白,裴施语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笑语盈盈的看着她,朱唇微启:

    “怎么,看到我很意外?”

    谢苒心底咯噔了一下,她难道知道些什么?

    不可能!

    这件事她根本没有直接参与,全都是那个人在中间操作,不可能查到她的头上来,

    肯定是这个女人在诈她,毕竟宴会上和她直接有矛盾的只有自己。

    她抿了抿嘴,眼底充满了怨毒和懊恼,闭上眼在睁开,又什么都看不见,一脸疑惑的望着她:

    “你在说什么我不太明白,我刚才就见过你啊。还是,你想要跟我炫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