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总裁劈腿门-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40章 总裁劈腿门

    “封总昨天夜会别的女人,被媒体拍到了!”

    裴施语懵了一下,还以为自己耳鸣,听错了什么:“你刚才在说什么?”

    “你自己网上去看看吧。”向晓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话实在难以启齿。

    裴施语一脸茫然的挂了电话,却没有发现自己的手在无意识的颤抖着。她打开手机微博,评论爆炸差点把她的手机弄得死机。

    点开一看,整个人好像被抽空了一样,全身微微发颤,脑子在嗡嗡作响。

    微博热搜全都是她和封擎苍的消息,全网一片沸腾,到处都在议论着这件事。

    #封大总裁夜会神秘佳人,在酒店共处五小时#

    #封大总裁另结新欢,绿教主被甩?#

    #绿教主被出轨,豪门未婚夫劈腿#

    ……

    她点开热度最高的微博,里面附带这图片,看到男人跟着一个女人有说有笑走进房间里,直到五个小时之后,那个女人才从里面走出来。

    其中有一张图片,封擎苍好似在搂着女人,欲亲吻下去,肢体碰撞极其亲密。

    照片拍摄得并不清晰,一看就是偷拍下来的,只能模糊看到他们的样子,但是裴施语很肯定里面的男人就是封擎苍无误。

    心被狠狠抽着,好像被刀一片片的凌迟,她瘫软在地,全身没有一点力气。

    怎么会这样?

    他怎么可能会背叛她,去找其他女人!

    平时的温情难道都是假的,那些甜言蜜语难道真的不过是恩爱时候的随口一说,完全不作数吗?

    裴施语想到男人这段时间行为的诡异,总是刻意隐瞒他的行程,对自己的去向含含糊糊不愿意告诉她。

    明明是个一言九鼎的男人,可是却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失约,这完全不像男人的风格。

    回忆总总,才发现原来男人的行为早就有苗头,只不过她选择相信他,才不会去怀疑什么。

    现在看到相片,仿若晴天霹雳一般炸在她的脑子里,让她久久回不过神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连他也会背叛自己。

    眼泪夺眶而出,呼吸变得急促艰难,这些相片刺痛了她的眼睛,穿透了她的心,一下子将她击溃。

    她的眼前闪过一幕幕场景,想到了那天从监狱回来,看到乔祁和裴绵绵手牵着手,笑眯眯的互相对视着对方的样子。

    这时候猛然发现,当初的那种伤心于现在而言,完全不算什么。

    “不可能,他不可能是这样的人!”裴施语擦掉眼泪,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她拿起手机,把电话调到熟悉的号码上,想要按播出键的时候,整个人顿住了。

    如果,他承认了,她该怎么办?

    是离开,还是留下?

    裴施语一想到这个,头痛欲裂,比起从前的洒脱,她这次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呆呆的盯着手机半天,看着它渐渐暗了下去,打开,暗下去,再打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咬了咬牙,终于拨通了那个熟悉的电话。

    “喂……”话说出口,才发现声音哽咽得难以发出来,嗓子眼酸痛不已。

    “嗓子怎么了?”男人略带冷意的声音,轻轻的飘入裴施语的耳中。

    原本已经止住的眼泪,再一次落了下来。

    “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裴施语深吸一口气,将心底的话给说出来。

    电话那边静了好一会,男人才缓缓开口:“哭了?”

    “你个混蛋!”裴施语听到他说这话,情绪再次崩溃,直接骂了出来。

    为什么要这么伤害她,这么多年都没有这种硬锤的桃色绯闻,为什么会出现在现在?!

    她完全不敢去看自己微博下的评论,她会直接疯掉。

    现在闭上眼就想到那张相片,让她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乖,别哭。”男人平和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情绪没有受到一点影响。

    裴施语听到这样的话,火气更旺了:“我哭还不是因为你!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没有想到,封擎苍竟然轻轻笑了起来。

    裴施语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内心的感觉,整个人狂躁不已。自己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整个人暴跳如雷,而导致这一切的人,竟然若无其事,一副看戏的样子,这怎么不让人暴躁!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忍不住拔高了声音。

    封擎苍敛起笑意:“相信我吗?”

    “我也想相信你,可是那相片让我怎么相信?”裴施语恼怒道,难道她是这种无理取闹的人吗,还不是有硬锤,才让她失控。

    任何一个人深爱着某个人,若是听到他有外遇,肯定都无法冷静。

    “错位拍摄。”封擎苍解释道,“这个人很高明,竟然连我都没有发觉,且这么快将这条消息爆出去,却查不出源头,手段很厉害。”

    封擎苍微微蹙眉,他的安保一向做得很好,只要他不想,是无法拍到他。可这次他竟然阴沟里翻船,还拍出如此按摩的相片,这让他心生警惕。

    “你真的没有对不起我?”裴施语有些被说服了,却依然有些不信道。

    “我好不容易才把你给追到,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封擎苍语气平静,并没有因为被质疑而有情绪上的波动,他冷静极了,冷静得让人心底发寒。

    裴施语心底总觉得不舒服,便是问道:“你到底在忙些什么,这个女人又是谁?为什么会跟你出现在同一个旅店,还待了这么长时间,才离开?”

    “我回去再跟你说。”封擎苍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现在就回去,这件事我会处理,你不用去管,你只负责相信我就行。”

    裴施语对于这样的回答并不满意,可电话里确实说不清楚。

    “好,我等你回来跟我解释清楚。”她抿了抿嘴,没有继续纠缠,不管发生什么事,面对面说明白更加靠谱。

    说完,她又道:“我希望你能记住,如果你有异心,请你告诉我,我会选择离开。我不会留在原地,等待松开我的手的人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