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封大总裁出轨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39章 封大总裁出轨了?

    裴施语和向晓月吃完饭回公司,直接走进总裁办公室,结果被门口的小秘书告知总裁出门了。

    她微微有些诧异:“他去哪里了?”

    “不清楚,总裁并没有说起。”小秘书摇头道。

    裴施语微微皱眉,男人最近一段时间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询问他全都被扯开话题,怎么也不肯说。

    每次态度都非常奇怪,男人虽然一直保持冷脸,但是相处久了,会知道他冷面之下的感情细微波动。

    男人只有在撒谎的时候,才会那么反应。整个人变得更加冷硬,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正经得有些过头。

    “到底是什么事?”裴施语越发觉得不对劲,这种无法捉摸的感觉,让她感到一阵阵心慌。

    这种心慌就像当初在监狱里,莫名其妙的觉得不踏实一样,做什么都会出错。

    后来她才知道,也就是那段时间,裴绵绵正式跟乔祁在一起。

    难道这次……

    裴施语摇了摇头,暗嘲自己太喜欢胡思乱想,不过是有事出门,竟然脑补出这么多情节。

    心底暗唾自己日子过得好了,就喜欢脑补了。

    她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与其胡思乱想,不如直接询问怎么回事。

    结果,却听到男人说,今晚上不回去了。

    “你到底在忙些什么?”裴施语忍不住问道,她也不想咄咄逼人,只是男人的行为太过于异常。

    “你现在不需要知道。”男人的声音非常冷硬,明显不想她问起。说完也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好,又开口道:“给我点时间,我会解释清楚的。”

    “你已经跟我不止一次保证,最后一次丢下我,以后不会再这样。”裴施语很是不悦道。

    虽然只是离开一晚上,可她还是觉得被欺骗了。

    “事发突然,抱歉。”封擎苍依然没有解释什么,闭上嘴跟敲不开的蚌壳一样。

    裴施语心底很是不高兴,却也没有逼他,男人决定的事,谁也没有办法动摇。

    况且她信任男人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原因,不能跟她说,也是情非得已。虽然心底有些不悦,却也只是一瞬,并不会如何。

    “那你好好照顾自己。”

    “嗯,等我回去,答应我的,要做到。”封擎苍开口道,语气正经极了,好像平时布置工作一样。

    裴施语一听就明白里面的含义,忍不住冷哼一声,却因为这个调侃,心中的黯然也散去了不少。

    这件事虽然让裴施语有些不痛快,毕竟从来一言九鼎的人,屡次失约,难免让她有些不痛快。

    不过也就那么一瞬,她并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她没有想到,男人这次却闹出事来了。

    当晚,裴施语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梦到了从前总总。很久没有想起的乔祁,也出现在梦里,梦到她如何兴奋的从监狱里出来,却接到被丈夫和妹妹双双背叛的事。

    梦到她如何兴奋的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结果对她却是冷言冷语。

    唯一一个对她亲昵的亲人——顾笙,在她的怀里死去,她眼睁睁的看着他闭上眼睛,却无能为力。

    梦到封擎苍看着她如同看一个陌生人,她怎么唤他,他都不理会。

    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冷意,那种冷透彻心扉,让她无法呼吸。

    转身,他挽着另一个女人的手,走向远方。他们的动作亲昵,宛若一对璧人。

    她追啊追,想要叫住他,他却让人把她拦住,对怀中的女人百般呵护。

    两人渐行渐远,她撕心裂肺的想要吼出来,却怎么也叫不出声。

    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却毫无用处,男人连一眼也欠奉。

    裴施语生生被自己哭醒,整个人完全愣住了,一时之间不知今夕何夕。

    那种嘶声裂肺的痛,让她的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怎么也无法安抚下来。

    她坐在床上好一阵,才让那种要蹦出喉咙的惶然感稍稍平息下来,整个人止不住的在颤抖着。

    “我,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裴施语颤抖着唇,声音都变了。

    梦里的场景实在是太真实了,前面虽然凌乱,但是好像把她失败的从前都给回顾了一样,她好像在真切的经历着。

    因为前面是真实发生过的,更让后面那段显得更加真实,让她现在都没有回过神来。

    她走下床,用冷水醒脑,灌下一杯热水,这才缓过来。

    可是那种颤抖的感觉,依然难以平息。

    “日子过太好了,老天看不下去,在梦里吓唬我吗?”裴施语自嘲道。

    她有时候也会觉得现在的日子跟梦里似的,幸福的不真实。

    尤其看到卫小萌发生这样的事,失去孩子,隐姓埋名背井离乡,她更是珍惜现在所拥有的。

    莫非她太过顺利,所以老天梦里警醒她不要得意忘形?

    裴施语被这样的理由安慰到了,那种恐慌这才慢慢散去。

    可是这边刚缓过劲来,整理好一切,准备上班的时候,向晓月的电话就给打过来了:“小语,你今天上班的时候,不要从大门走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裴施语不解道。

    向晓月顿了顿:“你还不知道吗?”

    “什么?”裴施语没来由心底一跳,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

    向晓月斟酌片刻,才含糊开口道:“封总出事了。”

    裴施语顿时心底一凉:“你,你说什么?他,他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别急。”向晓月知道她误解了,“不是他出事了,哎呀是出事了……”

    原本伶牙俐齿的向晓月,这次却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这让裴施语更慌了,整个人跟被抽走大半力气一样,她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你说,我能承受得起。”

    向晓月咬了咬牙,道:“封总昨天夜会别的女人,被媒体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