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36章 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

    “妈妈,那个女人是不是才是你的女儿,我是你捡来的!”

    施玲眉头一皱,脸一沉,看到有人注意力投到这里,她直接把顾芮拉到了偏僻的地方。

    “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是故意要寒妈妈的心吗。妈妈说过不就是一个男人,妈妈答应你会为你抓到手,就不会食言。从小到大,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你竟然这么说,是不是想要气死妈妈。”

    施玲脸色非常不好看,很显然被顾芮的这句话伤到了。

    顾芮看妈妈生气,顿时软了下来,整个人忐忑极了,诺诺开口:“妈妈,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只是……只是……”

    “妈妈知道你不是有心的,可是以后别在这样了,妈妈也会难过的。”施玲轻轻叹了一口气,看起来无奈又伤心。

    顾芮看到她这个样子,更觉得愧疚不已。

    “妈妈,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好恨那个女人,凭什么她这样的女人能夺走我的苍哥哥!她是这样的不堪,根本配不上我的擎苍哥哥。”

    想起裴施语,顾芮心中的戾气又窜了上来,整个人愤怒极了。

    她无法想象,如同太阳神一般闪耀的擎苍哥哥,为什么会看上这样的女人。这种女人,连个情妇都不够格啊!

    “妈妈,你说是不是这个女人养了小鬼?我听说这个很灵,很多明星都用这个。”

    “越说越离谱了,世界上真有那些东西,那大家都不用努力干活了。”施玲根本不相信这些,要是有这么容易,当初她就不会一败涂地了。

    “可是我就是想不通,擎苍哥哥为什么会喜欢上那种女人。”顾芮恨恨道,嘴巴撅得高高的,一脸的不满。

    施玲想到什么,眼眸暗了暗:“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事都想不通,不过只要细细谋划,你想要的一定会得到手的。”

    “妈妈,你是不是有办法让擎苍哥哥回心转意?”顾芮一脸期盼的望向自己的妈妈。

    之前妈妈一直斩钉截铁的说过,一定会让她嫁入封家,成为擎苍哥哥的妻子。她一直深信不疑,虽然刚才因为裴施语的初选,让她有些怀疑,可是心底依然觉得自己的妈妈肯定有办法。

    “妈妈不是早就答应你了吗?从小到大,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施玲点了点她的鼻子道。

    顾芮原本红肿的眼睛,变成了兴奋:“妈妈,你是不是已经有办法了?你之前就说过会让我得偿所愿,现在怎么样了?”

    “放心吧,我已经在安排了。”施玲嘴角微微勾起,眼眸闪烁着冰冷的火焰。

    顾芮看到这样的妈妈,也微微颤了颤,总觉得她在算计着什么。

    她虽然是妈妈的女儿,从小被妈妈带大,可是她总觉得妈妈身上藏着很多秘密,让人捉摸不透。

    做的事情总是非常的古怪,让她不明白其中深意。

    比如她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她总是让那个女人过来看笙笙。以及为什么不接受擎苍哥哥的帮助,现在笙笙的情况这么危急,根本容不得不耽搁。

    而且,为什么不让她去配型,还对外谎称,她的不合适。

    她明白这是妈妈担心自己出事,所以不希望伤害自己,她自己也不是太想把自己的一个肾割出去。她和笙笙虽然是龙凤胎,可是从小并不在一起长大,所以感情没有别的龙凤胎那么深。

    她对他的记忆,就是不听的吃药打针,被关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与外界完全隔离。

    “妈妈。你打算怎么做?”顾芮心底好奇。

    “这些你就不需要知道了,你现在最该去考虑的是做好准备嫁给你的擎苍哥哥。顾家和封家联姻,可是不能随便,一定要热热闹闹的,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封擎苍的女人,你是未来封家掌门夫人!”

    “真的吗?!妈妈,你真是太厉害了!”顾芮扑上去抱住她,眼底闪过一抹得意。

    裴施语,你等着,我一定会成为擎苍哥哥的新娘的,你不会得意太久!

    施玲轻轻拍打着自己女儿的后背,目光灼灼,眼底充满了狂热。

    你以为你赢过我了吗,你真是太天真了,我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

    这一次,我一定能压过你,不再让你夺走属于我的光芒!

    一切都是你欠我的,现在该还回来了。

    ……

    裴施语坐进车子里,还对顾笙的话念念不忘,琢磨背后的深意。

    不知为何,总觉得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这种感觉来得莫名其妙,让她有些心慌意乱。

    “顾笙和你说什么了?”封擎苍看到她魂不守舍的样子,就知道刚才在病房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裴施语将顾笙的话告诉给封擎苍,微微皱眉道:“这是他第二次这么说,我总觉得并不是无的放矢。”

    虽然有的人无法接受亲人伤害自己,来救助自己,可是裴施语还是觉得顾笙话里有话。

    如果是别人她不会多想,顾笙却不一样。

    她总觉得他是和别人不同的,很多事情他看得很透彻。虽然被关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却并没有禁锢住他的思想。

    封擎苍的手指在扶手上轻轻敲打,眼眸幽深,不知在想些什么。

    “顾墨说过,他这个弟弟不简单。既然他这么说了,肯定有他的道理,你照做就是了。”

    “可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配型****呢?不知道为什么我妈妈竟然不让你插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啊!”裴施语现在已经开始怀疑,她的妈妈并没有那么爱这个唯一的儿子。

    否则的话,她的行为太让人不明所以了,有谁会嫌弃救助自己儿子的方式又多一条?

    封擎苍看到裴施语一脸纠结,直接将她搂入怀中,狠狠的吻了一口,直到她的嘴唇红肿,喘不上气来,这才放开了手。

    “你不用想太多,只需要知道,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不管是谁也没有资格拿走一根汗毛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