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那个女人是不是你的女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35章 那个女人是不是你的女儿

    裴施语完全愣住了,怎么也没有想到顾笙会说出这样的理由。

    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吧!

    “你在逗我呢。”裴施语没好气道。

    “我可没有骗人,现在已经有很多例子,器官的移植会影响受助者,甚至会导致性格大变呢。”顾笙一脸认真道,还说出了几个新闻上的例子。

    “我可不想变成别的样子!”顾笙有些孩子气道。

    “可是你想要病好,肯定要接受别人的移植,那又有什么区别呢?好歹我还是知根知底的。”裴施语才不信他胡诌的话。

    他不过是不想伤害到她罢了,所以才会找这么拙劣的借口。

    “总之,你听我的就对了。如果你非要坚持,我会把它摘掉。”顾笙一脸认真道。

    裴施语诧异极了,完全不明白顾笙怎么会这么坚持。

    她比谁都知道他有多渴望活下去,离开那个方寸之地,可是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会这么的固执呢?

    他明明不排斥别人,为什么独独不允许她这么做?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非常奇怪,偏偏顾笙怎么也不肯说明白,看他一脸疲惫的样子,只能把满腹的疑问给吞了下去。

    她从病房里走出来,就看到顾芮一直在封擎苍身边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看起来开心极了。而男人依然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对外界漠不关心,和顾芮的热情形成鲜明对比。

    直到她出现,男人暗沉的目光有了一丝光亮,完全不理会顾芮,直直的朝着她走过来。

    那种专注,那种看到来人态度的巨大变化,让顾芮恨得牙痒痒,恶狠狠的瞪了裴施语一眼。

    裴施语并没有心思理会她,心底还在为顾笙的话纠结。

    如果只说一次,她还会觉得顾笙太喜欢胡思乱想,太过于善良,不希望身边的人为他做这些事。

    可是强调了两次,依照他的性格,裴施语总觉得里面藏着什么事,却又想不明白是什么。

    这种事是你情我愿,还能贪图她什么不成?

    “怎么了?”封擎苍将她揽入怀中,看她脸色不好,语气有些发沉。

    裴施语摇了摇头:“没有,只是有些心疼笙笙罢了。”

    这件事还是回去说吧,身边的人虎视眈眈,这感觉可不怎么好。

    顾芮看着两个人的亲密动作,紧紧咬着下嘴唇,最终忍不住嚷了起来:“擎苍哥哥!我喜欢你!我从小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你明明也喜欢我,为什么不肯跟我在一起?!”

    施玲眉头一皱,恼怒小女儿的冲动。

    “与我何干。”封擎苍语气冷漠,仿若冷刺让人彻骨的疼。

    顾芮不可思议的望着封擎苍,眼眶顿时红了起来,泪珠一下子就落了下来,看起来楚楚可怜。

    裴施语见她这副模样,也觉得有些可怜。

    虽然自己的男人被人窥视并不舒服,但是很理解这种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的苦楚。

    她并没有做错什么,被这么对待确实有些残忍。可同时也知道,封擎苍这么做其实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所谓长痛不如短痛,留给你希望,拖拖踏踏不做决定的,这才是真的残忍。

    耗尽你的青春,耗尽你的所有精力,就如同乔祁对她一样。

    只希望她这个妹妹知道这个道理吧,不要再做不切实际的梦。

    她转移话题道:“笙笙累了,已经睡下了。他让我告诉你们,不要替他担心……”

    “你这个人为什么这么无耻!抢走了我的擎苍哥哥,现在又抢走我的哥哥,你是不是要把我所有东西都抢走才甘心!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这个小偷你快滚,快离开这里,不准你见我的哥哥,不准你再过来!”

    顾芮突然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整个人都崩溃了,在原地嚎嚎大哭。

    原本一个可爱的女孩,瞬间爆发,让人猝不及防。

    施玲脸色沉了下来,尤其看到护士们走出来查探情况,更是觉得恼怒不已。

    “哭什么,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

    “妈妈,连你也凶我,也向着她!为什么你突然对这个女人这么好,现在她抢走我的擎苍哥哥不够,还要抢走笙笙,你还要偏袒她!到底我是你女儿,还是她是你女儿?”

    顾芮看到自己妈妈也不帮着自己,顿时不乐意了,发泄自己的委屈。

    她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出现在这里,明明她和他们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且如此低贱的出身,也往笙笙面前带,简直就是污了笙笙的眼!

    “胡说八道什么!”施玲恼怒不已,“你是一个淑女,要注意自己的形象!”

    “淑女淑女,就是因为您说过我是个淑女,所以不能主动去追求男人,所以擎苍哥哥才被人强走了。妈妈,我不要当淑女,我要做擎苍哥哥的女人……”

    施玲直接捂住顾芮的嘴巴,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警告她别乱来。

    顾芮没有见过妈妈这么生气的样子,整个人顿时冷了半截,刚才的歇斯底里也消散了不少。

    “你们既然看过了笙笙,就回去吧。”施玲对着裴施语和封擎苍道。

    这个场面实在尴尬,裴施语没有停留,带着封擎苍离开了。

    两人一走,顾芮顿时瘫软在地,不停的哭泣着。

    “妈,我真的好喜欢擎苍哥哥,为了他我愿意做一切事情!你以前说过,只要我乖乖听话,按照你说的做,就一定能嫁给擎苍哥哥。我现在都做到了,可是擎苍哥哥却要娶别的女人了。”

    顾芮觉得难过极了,觉得好像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样,就连最疼爱自己的妈妈,也不宠着自己。

    想到这些年因为矜持,所以一直没有主动,就悔得厂子都青了。

    “不过是一个男人,值得你哭成这个样子吗!”施玲恨铁不成钢。

    “我就是喜欢他,我从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他是我这辈子唯一会爱上的人。我这些年这么辛苦,就是为了能配得上他,你也说过一定会让我成为他的妻子,让我不要去主动追求,原来你都是骗我的!”

    顾芮越想越觉得委屈:“妈妈,那个女人是不是才是你的女儿,我是你捡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