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你还很好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34章 你还很好骗

    施玲的话一落,除了封擎苍,所有人都惊诧不已。

    “妈,擎苍哥哥愿意帮忙,你为什么不答应啊!我们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笙笙的病才会拖到现在,擎苍哥哥这么厉害,肯定能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

    顾芮完全闹不清楚自己的妈妈是怎么想的,连忙劝道。

    谁不知道封擎苍有多厉害,与其他们自己在这边跟没头苍蝇似的,不如让他帮忙。彼此来往还能增加两家的感情。

    裴施语也诧异极了,身为一个母亲,孩子生病了,肯定会使用各种手段,想要让自己的孩子康复起来。

    可她的妈妈是怎么回事,竟然不愿意让别人帮忙?

    如果封擎苍和顾家有恩怨还能想得明白,明明顾封两家也算是世交,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帮助?

    她突然想起封擎苍曾经说过,顾笙的病一直是施玲全权把控着,完全不让别人打探,就连顾深都不太清楚他的状况。

    难道妈妈不想让男人插手,紧紧是不希望笙笙的资料外泄?

    可是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让她如此谨慎,连顾笙的病都不去在意了。

    “老夫人,我们也是希望笙笙早点康复。人多力量大,你们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合适的,不如让苍哥哥试试。”

    裴施语劝道,她虽然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但是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治好顾笙的病,其他都不重要。

    顾芮一听裴施语竟然叫封擎苍苍哥哥,而且封擎苍一副坦然接受的样子,心底的醋意翻江倒海。

    她从前曾这么叫过,结果被封擎苍给严厉的纠正了过来。她起初还不以为然,故意叫了几声,结果……

    封擎苍那暗沉的脸色,她到现在还记得,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个男人对她越来越疏远。

    她这才明白,这个称呼是男人的禁忌。

    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叫了,而她的擎苍哥哥完全没有一点意见,指甲掐进肉里也不自知。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竟然是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害她没有一点点防备。

    这样的女人怎么能配得上她的擎苍哥哥!肯定是这个女人使了什么不可告人的手段,才会让她的擎苍哥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一定不能让擎苍哥哥被蒙骗,让他知道这个女人真实的嘴脸。

    顾芮心底这般想,面上虽然压抑住自己的情绪,裴施语依然感受到她怨毒的目光。

    裴施语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来她这辈子真是没有妹妹缘,总是没有办法在自己妹妹面前讨好,也不知道是什么运气。

    可是让她把自己的男人拱手相让,那也是不可能的。

    再说了男人不是东西,爱情也不是可以转让的,这么做除了愚蠢二字,没有其他的解释。

    封擎苍至始至终都面不改色,对施玲意外之举,并没有觉得有什么诧异的。

    “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你们不用再说了。”施玲完全不为所动,坚持自己的观点。

    “什么比笙笙的健康更重要的?”裴施语完全无法理解施玲的脑回路。

    “我的儿子我能护着,不需要外人关心!”施玲冷冷开口,完全不给别人劝说的余地。

    裴施语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施玲打断道:“笙笙应该醒来了,你们进去看看吧。他一直说想要见你,醒来看到你应该会很高兴。”

    顾芮不可思议瞪大眼:“为什么让她先进去,我都还没有看过笙笙呢!”

    施玲淡淡扫了她一眼,她顿时噤声,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什么,立刻不吭气了。

    听到这句话,裴施语有百般话也只能忍了下来。

    她望向封擎苍,男人对她点了点头:“我在外面等你。”

    顾笙刚刚醒过来,房间里不宜太多人。

    裴施语走了进去,看到顾笙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得可怕,没有半点血丝。如果不是呼吸导致胸口微微起伏,宛若一个已经不在世的人一样。

    看到这样的顾笙,裴施语心疼不已。

    她走到顾笙面前,顾笙好像感应一般,睁开了眼睛。

    看到她,他粲然一笑:“姐姐,你来了。”

    声音虚弱极了,气若游丝,不自信听都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感觉怎么样?”裴施语放低声音,轻柔的询问道。

    “别难过,我已经习惯了,每次都能挺过来的。”顾笙看她眼眶发红,反过来安慰她。

    裴施语微微一笑,这个虚弱的男孩,永远是这么的善良。

    “你很坚强,很厉害。”

    顾笙轻轻一笑:“是妈妈让你过来的吗?”

    “嗯,她说你最想见的就是我。”裴施语笑道,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

    顾笙眼眸微动:“姐姐,你太善良了,太容易感同身受,这样,不好。”

    “我哪有。”裴施语微微怔了怔,没有想到顾笙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还很好骗。”顾笙继续道。

    裴施语完全愣住了,不明白顾笙怎么会突然说道这些。

    “笙笙,你病好了,就想要故意挤兑寻我开心?”她笑道,看男孩这么虚弱,还坚持说这么多,心中有种很古怪的感觉。

    “姐姐,答应我,不要为我做任何事,除非是我自己要求的,你才去稍微考虑一下。”顾笙的眼眸紧紧盯着她,浅浅的眸色透着认真。

    类似的话,在最早认识顾笙的时候,也听他说起过,现在又重提……

    裴施语想到了什么:“你是不希望我捐肾给你是吗?”

    “我不希望你有任何伤害,不希望拿走你身上的任何东西。”顾笙没有隐瞒,直白开口道。

    裴施语不解:“为什么?”

    现在捐肾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甚至还有陌生人愿意捐出。有的人为了买手机,也愿意卖肾,虽然这是个梗,也能说明了一个现象,那就是这个器官不像其他。

    虽然摘走其中一部分,肯定会受损,却也不至于要命,正常情况下对日后生活影响不会特别深。

    她失去一个肾,不会影响自己的生活,而于顾笙来说,就是要命了。

    顾笙俏皮的眨了眨眼:“因为我不想要个女孩子的肾,听说器官移植,在融合过程中,会影响受助者。我已经够虚弱不像个男子汉了,我可不希望以后像个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