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宁家人的认可-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31章 宁家人的认可

    宁老夫人笑眯眯的跟没事人一样招呼他们,没有提一句让裴施语感到尴尬的话,就如同平时一样,这样的态度,让裴施语感到舒坦不少。

    吃完早饭,宁老夫人开口道:“小语,你跟我到院子里走走,消消食。”

    “外婆……”封擎苍刚想要拒绝,就被裴施语打断了。

    “好啊,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裴施语笑着应道,暗中给封擎苍一个眼色。

    封擎苍眼眸里透着不赞同,昨天两个人缠绵到清晨,裴施语现在肯定非常疲惫。若不是早餐不能省,他就不会让她起床了。

    甚至还想着让她在屋子里别出来,他把早饭送上去即可。

    裴施语不从,他才放弃。

    现在吃完还不去休息,还要陪着外婆,让他很是担忧。

    可裴施语坚持,他只能让步。

    宁老夫人把两个人的互动看在眼里,顿时笑了起来。

    “不会占用很长时间的,吃完饭不能立刻休息。”

    裴施语顿时红了脸,没好气的瞪了封擎苍一眼。

    宁老夫人已经很给他们面子,故意没有强调什么,结果封擎苍非要自己往枪口上撞。

    封擎苍不以为然,于他来说,自己舒坦才是最重要的。

    宁老夫人和裴施语一起走在院子里,早上的阳光晒在身上非常的舒服,院子里姹紫嫣红,带着一种淡淡的清香,让人觉得心旷神怡,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你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自从你们之前帮我照顾这些花,现在开的比从前都好。”宁老夫人指着花园里盛开的花朵道。

    裴施语笑道:“大概我和植物比较亲近吧。”

    她并没有刻意谦虚,而是半开玩笑的如实回答。

    自从她有了小绿,确实和大自然更加亲近了,好像能听到从前没有的声音,更加知道感受到它们的美。

    她养的植物,总是郁郁葱葱的的,即便不用红珠水,也能养得非常好。

    比如宁老夫人送她的那朵兰花,若是放在别人手里,不一定会开花,可是在她手里没有多长时间,就开出漂亮的花朵。

    虽然是分株,但是开出的花朵,色彩和宁馨培育的并不相同。颜色更加鲜亮,形态更加诱人。

    开花的时候,裴施语还拿着回给宁老夫人,让她品赏。

    她并不太懂得话,之前开花的时候,还以为变异了,也就沦为普通品种。她并不在意这些,只觉得很漂亮,所以没有多想。

    没有想到,宁老夫人看了之后,非常惊讶,还专门找了鉴赏专家。

    最后得出结论,这盆兰花的价值不亚于宁夫人培育的那朵,而且因为是没有规律的变异,兴许价值更高。

    那个专家看到的时候,稀罕得不行,连连赞叹,不停的询问裴施语是如何培育的,想要向她取经。

    裴施语哪里知道什么,她连红珠水都不曾给这多兰花喂过,只不过每次都小心亲自伺候着罢了。

    专家遗憾极了,却依然跟裴施语成了忘年交,时不时会在一起讨论。

    如果不是裴施语和宁老夫人都不喜欢出风头,虽然答应专家给他拿出去展览,却不愿透露主人是谁,肯定会引起极大的轰动。

    裴施语还曾想着把兰花还给宁老夫人,实在是因为这礼物太过贵重了,只要她愿意,拿出去就价值一千多万,是很多人这辈子都无法挣到的数字。

    可宁老夫人却拒绝了,说这盆兰花送给她就是她的,且能有这样的结果,是因为她的缘故。

    这是她的缘分,别人是不能分走的。

    这让裴施语更加觉得宁老夫人是个平和大气的人,让她觉得更加亲近,时不时回来帮她照料院子里的花草。

    宁老夫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这是你的缘分,也是我们小苍的福分。”

    “我哪里比得过他。”裴施语有些不好意思道。

    虽然她现在越发自信,但是依然觉得男人是一种仰望的所在,接触越深,越发先他有多厉害。

    每次想到这些,就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了,竟然能遇到男人这样的人。并且积极的影响着她,让她也脱胎换骨。

    宁老夫人握住她的手,不赞同道:“夫妻之间,可不能有这样的想法。真要这么算起来,小苍也配不上你。”

    裴施语怔了怔,没有想到宁老夫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一般常理来说,大部分家长,尤其是女性家长,很容易对‘外来’的媳妇很挑剔,觉得自己的孩子的爱被占走一半,婆媳之间的关系会紧张,很大程度也是因为如此。

    隔代虽然状况会减轻,可宁老夫人这么说依然很是少见。

    “外婆……”

    宁老夫人摆摆手:“我知道你想说些什么,我这并不是客套话。小苍这孩子虽然在别人眼里,非常的厉害,可在我这就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因为小时候的经历,他性格存在严重缺陷,平时不显,可到底是不同的。”

    裴施语没有立即反驳,虽然她现在并没有感受到这些。

    能跟她这么掏心掏肺的说话,也是想要他们好好过日子。

    “你现在是我们家的人,很多事也就不能跟你隐瞒。小苍看着自己的妈妈是如何抑郁而死,十二岁被绑架的时候,又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是如何无情,若不是他的好父亲,也不至于一年里生死不知。好不容易回来,迎接的不是惊喜,而是质疑。这些伤害,是不可磨灭的。”

    想起当年的事,宁老夫人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

    这些事裴施语虽然也知道,但是亲耳从相关人的嘴里得到证实,更心疼那个男人。

    “我会好好待他的。”裴施语道。

    兴许就是两个人在一起的缘分,都拥有不幸的身世。

    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个人同命相连,所以才会如此的理解对方,才会投缘。

    “我相信你们会好好过日子的。”宁老夫人拍拍她的手笑道,“只是他这个人偏执,以后在一起时间长了难免磕磕碰碰,你别太在意。”

    “我会的。”裴施语笑着点头,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人的话都是经验之谈,需要好好听。

    宁老夫人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盒子,递给裴施语,道:

    “这是小苍妈妈留下来的,她让我交给小苍未来的妻子。现在他找到了,我也找到了它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