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总裁大人,你还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3章 总裁大人,你还穷?

    裴施语快要气炸了,这个男人一如既往的蛮横无理。

    他以为他是谁啊!

    大晚上的,这是想要做什额!

    “你——乔祁,你不要太过分!”话语从她的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乔祁并不理会她的怒火,看了看手表:“你的地址,现在已经很晚了,你确定还要再拖延?”

    话语里暗藏着暧昧,好像暗示她故意为之似的。

    用尽全身力气才没让自己开国骂,尽量保持一个淑女的好修养。

    她没好气道:“我自己认得路。”

    “嗯,这是当然。”话筒里传来轻笑声,这话明显愉悦了对方。

    “这是你的家,怎么会不认识路。”

    她几乎脱口而出:“乔祁,请你记住,我们已经离婚了。”

    “你一个女孩子过来不安全,我派司机去接你。”

    乔祁仿若未闻,声音温柔的开口,话语里全都是对她的关心。

    拳头微微捏紧,她忍不住出言嘲讽。

    “不劳您大驾,把东西准备好就行。我不希望到了那里,什么都没有。”

    “你过来就知道。”

    乔祁在另一个头很是悠闲,修长的双腿搭在办公桌上,一副一切尽在掌控中的架势。

    裴施语冷哼:“如果什么都没有,我相信绵绵应该很乐意看到我这个姐姐,其他股东更乐意。”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她这些年在乔家可不是白混的,或许她干不出一番大事业让乔氏蒸蒸日上,让乔家所有人喜欢。

    可是想要给乔祁制造点麻烦,这一点还是能够做到。

    乔家虽然是没落的家族,曾经毕竟辉煌过,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

    人一多,关系就极为庞杂。

    她当初可是费了不少工夫,才把人物关系和利害研究清楚。

    很多人表面上看着好像亲如一家,实际插刀最狠的就是彼此。

    多少人眼红乔祁的位置,她只要乐意,能让他头痛好一阵子。

    当初她没有出手,不是因为还念旧情,只是单纯不想再掺和到与他相关的任何事。

    与其说放过对方,不如说放过自己。

    可若对方,真的敢对她如何,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

    抱着这样的心思,她觉得心里踏实不少,胸口的怒火也渐渐平息下来。

    她现在已经对他无所求,有何可惧。

    哪怕是想要软禁她,有叶沛灵,还有现在的两份工作,代价会非常大。

    乔祁这种利害关系计算很清楚的人,绝对不会犯这样低级错误,她对他来说还没那么重要。

    转过身,猛的发现封擎苍就在她身后,顿时又被吓了一跳。

    一边抚着胸口,一边道:“封少,能不能拜托你,出现在别人的后面时吭一声啊。”

    “嗯。”男人应下。

    轻描淡写的样子,裴施语觉得他压根就没把这事往心里去。

    罢了,以后还是她自己注意点吧。

    “要走?”男人开口问道。

    她怔了怔,他听到她的电话内容?封少也有偷听癖吗。

    “声音太大,吵。”

    男人好像能看透人心,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为她解惑。

    “抱歉,我下次注意。”

    裴施语讪笑,心里回忆刚才是不是打电话太激动,所以声音不自觉中拔高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并不是太希望自己这些龌龊事,让眼前这个霁月光风的男人知道。

    “无所谓。”男人淡淡回应。

    她依然只是笑笑,封少是得了少语症吗,每次吐字都十分艰难似的。

    从前没发现自己还有吐槽狂魔的属性,遇到封少之后,这个暗藏技能被点亮了。

    “兰花的日常我已经做完了,天色不早,我先回去了。”

    说完,她朝着他行了个礼,转身离去。

    窈窕婀娜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男人目光沉了沉,迈开大长腿,跟了上去。

    “红姨,叫小张把她送回去。”男人站在楼梯口,居高临下的吩咐。

    “是。”

    红姨心里那叫个懊恼,又不敢出声阻拦,只能恶狠狠的瞪了裴施语一眼。

    裴施语连忙拒绝道:“不用麻烦了,我还要去办点事。”

    “这么晚了还要办什么事?很要紧吗,不能等明天?”宁老夫人担忧道。

    红姨语气带着嘲讽:“是要去夜店吧,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爱玩,像我们少爷这样懂事孩子不多了。”

    她只是笑了笑,解释道:“只是去个地方拿东西而已,白天还要上班,没空。”

    红姨满脸不信,却也没再吭声,裴施语也不欲再解释。

    对方对她有成见,说什么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你要去天上?”男人转动着腕表,低着头出声道。

    裴施语一脸懵逼:“啊?没啊。”

    “水里?”

    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嘛,总裁大人。

    “不是。”

    心里默默吐槽,面上还得正经回答,差点没被憋坏。

    你在说什么鬼啊,我跟不上你的脑回路啊,总裁大人。

    “所以,车子不是去不了你说的地方?”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嘴角抽抽,干笑道:“当然都能去。”

    “那还有什么疑问?”

    “不是,我就是觉得太麻烦了,还得绕挺远的路。”

    男人看了她一眼:“我很穷?”

    总裁大人,不,总裁大神,你说这话也不怕天打雷劈。

    你还穷,我这种人就不用活了。

    “当然不。”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的铿锵有力。

    “所以,我能付得起油钱,你还担心什么?”

    裴施语彻底服了,这脑回路也是没谁了,把她堵得毫无辩解能力。

    再不敢吭声,乖乖的坐上车。

    她再不识抬举,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没看红姨已经快藏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脸色黑得能递出墨汁了。

    别人求而不得的机会,放在她身上咋就这么囧呢。

    似乎从被带到这里照顾兰花开始,她身上总是会发生这类的事情。

    别人千载难逢的机会,总是让她这种不在意的人,轻而易举的拿到了,甚至推都推不掉。

    命运还真是会捉弄人。

    可心雨点小窃喜是怎么回事,她果然是个大俗人。

    车子开到乔家,透过窗户看着这个困住她最美年华的地方,心里有些感慨,但毫不怀念。

    当局者迷,当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现在跳出来了,自己都闹不清楚,为什么当初会如此疯魔。

    大约当时的她,以为一切是自己要的,所以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

    现在发现,她的期盼是错误的,也就觉得无法忍受了。

    很幸运,她识清了一切,早早脱离。

    当初的双重背叛,让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现在回头,她变成了感激。

    如果没有这个契机,自己兴趣一直在没有尽头的黑暗中挣扎,而不可知。

    人就这么一辈子,就算不求风风光光,也不能这么窝窝囊囊。

    “我会马上出来的,麻烦你在这里等等。”

    司机看了看表:“半个小时如果你还不出来,我就会进去找你。”

    这是封少的命令,务必亲自将裴施语安全送回家,他本人也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回去。

    外人不知何意,作为一个跟在封少身边很长时间的老人,很清楚这都是为了不让这个女人在外头耽搁太长时间。

    “好的,我会尽快的。”

    裴施语应道,有这个人在,更不用担心什么。

    她跨进住了近五年的地方,一切的摆设还如从前,只是她的心境已经完全不同。

    觉得一切,陌生而熟悉。

    “你来了……”乔祁听到开门声,就知道他等的人来了。

    当他转身目光投向门口的时候,整个人傻在了原地。

    “你是谁?他几乎是不经脑子,脱口而出。

    裴施语失笑,这个男人也认不出她了。

    有了乔天事例在前,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可是亲眼看到他眼中的不可置信和惊艳的样子,还是觉得有些微妙。

    一切大概是因为,他们觉得美丽这个词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的缘故。

    所以,她变漂亮,才会如此震惊。

    她神色淡淡,直奔主题:“我父亲的遗物在哪里。”

    (新书还是小幼苗,希望大家能多支持,多投推荐票。女主跟男主很快就要擦出火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