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正式见家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28章 正式见家长

    裴施语最后依照封擎苍的意见,挑选了一件之前没有穿过的浅蓝色镶边的短裙,看起来娇俏又淑女。

    款式看着非常普通,穿起来却非常的好看,又不会让人觉得用力过猛。

    “不用紧张,就跟平时一样,她是我们的家人。”准备下车的时候,封擎苍拍了怕她的手道。

    裴施语微微一笑,她早就已经不再紧张。

    因为在男人说出不需要她迎合任何人的时候,她已经从从前的那种状态里逃脱出来。

    这个男人是不一样的。

    她将手放在男人的掌心,微微一笑:“嗯。”

    两个人执手一同走入小白楼里,宁老夫人看到他们走进来,笑着招手。

    笑容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灿烂。

    “快过来,给外婆看看,哎哟,怎么感觉比之前瘦了?”宁老夫人上下打量着两人,明明前不久才见过,且没有多大变化,愣是能看出细微的差别来。

    “老夫人好。”裴施语腼腆的打招呼,比平时多了一些拘谨。

    宁老夫人立刻扳起了脸:“怎么还叫我老夫人。”

    裴施语怔了怔,封擎苍轻轻拍她的肩膀:“还不快叫叫外婆。”

    “外婆。”裴施语从善如流,很自然的吐出这两个字。

    宁老夫人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好,好。”

    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裴施语一个红包。

    裴施语又愣住了,一边的红姨开口道:“这是习俗,第一次见家长,都要给新人红包。”

    “谢谢外婆。”裴施语接了过来,耳根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原来这就是被认可的感觉,她虽然结过婚,但是从来没有被这样对待过。

    她还记得第一次被带去见乔家的人,不管是主人还是佣人,都是以一种挑剔的目光看着她。

    好像她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别说见面礼,连一个笑容都没有得到。

    “以后你们两个人在一起,要好好辅助对方,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着急红脸,要说清楚了。”宁老夫人循循教导道。

    红姨听到这话,笑了起来:“老夫人,小少爷和小语都是乖巧的孩子,不会胡乱闹脾气的。”

    宁老夫人摆摆手:“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这牙齿有时候上下还打架呢,两个人在一起总会有磕磕碰碰,这是很正常的事。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可是都不是喜欢把事挂嘴边的,所以外婆很担心你们什么事都藏心里,容易产生误会。”

    “外婆,你放心吧,我们会注意的。”封擎苍一脸认真,完全不会像很多人,听到长辈的教诲根本不放在心上。

    宁老夫人看着他点了点头,她之所以这么快接受裴施语,就是看到他这个冷酷的外孙子因她变得柔软。

    她比谁都知道,身世的坎坷虽然不会击垮这个孩子,甚至不太在意那些无谓的人。

    可是到底影响了他,导致性格缺陷。

    这些年一直一个人,现在终于有个女人能打动他,她也能舒了一口气。

    裴施语也应道:“外婆,我们有什么事都会好好商量的。”

    “老夫人,您就别操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红姨宽慰道,这是家长的担忧,因为关心所以不想看到不好的事发生。

    红姨现在的态度和从前完全不同,不仅不再排斥裴施语,还会为她说话。

    这些都是之前,封擎苍出事,裴施语不离不弃,还经常跑过来开解宁老夫人的结果。

    真心换真心,红姨从前虽然刻薄喜欢刁难,到底不是什么坏人。不过是怕她是那种狐媚子,所以才会如此。

    只要知道她的真心的,就会放下成见。

    老夫人的态度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前虽然也很和蔼,可实际上还是带着一些疏离,把她看做是别人家的孩子。

    而现在,明显就是当做自家人,是一种非常微妙,需要用心才能体会到的差别。

    原来,这就是拥有亲情的的感觉。

    裴施语在这一瞬间,终于明白为什么施玲无法带给她一种妈妈的感觉了。因为没有这种微妙的变化,宁老夫人还不是她的亲外婆,都能给她一种家人的感觉,如果是有血缘关系,应该更加明显才对。

    她心底暗暗叹了一口气,人果然容易贪心。之前明明只希望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即可,现在知道了,又想要更多。

    虽然一开始稍稍有些紧张,很快裴施语就适应下来。

    宁老夫人依然如从前一般好说话,红姨态度缓和不少,一晚上其乐融融,就连面瘫症的封擎苍,脸色的表情都很明显。

    裴施语第一次有了一种家的感觉,整个氛围是如此的融洽,好像笼罩在温暖之中一样。

    两人当晚就住了下来,红姨直接安排两个人睡一个房间。

    “我要不还是睡客房吧?”裴施语小声在封擎苍耳边嘀咕。

    虽然两人同居已久,可到底没有正式结婚,就连订婚都有些莫名其妙就完成了。

    封擎苍搂住她的腰,往自己身上一带,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清晰的感受到彼此的温度。

    “这个时候矜持,会不会太迟了?”

    这个动作非常亲昵暧昧,裴施语吓得左右张望,一边挣扎着:“这是在外婆家!你别乱来!”

    “有区别?”男人不以为然。

    裴施语没好气瞪了他一眼:“就算结婚了,在长辈面前也不能表现得太亲昵啊。”

    “你这是什么时候的思想。”封擎苍搓了搓她的脑袋,“我们这么恩爱,长辈们才更加放心。”

    话是这么说,可裴施语还是觉得别扭极了。

    两人虽然什么事都坐过,可是在外面人面前,尤其还是长辈面前,裴施语总觉得过度的亲昵实在是太奇怪了。

    “你,你还是先放开我吧。”裴施语耳根都红了,尤其看到红姨走了过去,看了他们一眼,整个人都跟烧起来一样。

    红姨却比想象中开明得多,她笑着调侃道:“看到你们两个人感情这么好,老夫人也能放心了,想来不久我们这就可以迎接新生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