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那些人,都不是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27章 那些人,都不是你。

    “能不能都不用担心,做好自己就好,其他的有我在。”

    封擎苍淡定开口,可话语里的意思却没有那么云淡风轻。

    分明在暗示,你随便胡来,出事有我担着。

    裴施语顿时心底一松,笑了起来。

    “你这样会宠坏的。”

    什么事都给自己担着,随自己任性,不用在乎后果,最要紧的事,这个男人还有这样的能力。

    裴施语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到可以如此的放松做自己,不用去在意其他。

    她从小在养父母家里生活,虽然小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可养母的态度让她感受到了差别。所以总是谨小慎微的讨好着,唯怕自己被赶出家门,流落街头不知道何去何从。

    养父虽然对她很好,但是到底是个大男人,又经常出差很少在家。他对她越好,离开之后,养母对她的态度越差。

    所以她没有办法像裴绵绵一样,那么任性的纵情的在养父怀里撒娇,总是把握着那个尺度。不能太近,让养母嫉恨,不能太远,害怕伤了爸爸的心。

    嫁入乔家,这种境况并没有得到任何改变,甚至越来越差,越发活得不像自己。

    曾经她在校园的时候,也是风靡人物,结果来到乔家,把她所有的骄傲都踩到了脚底下,事事都委曲求全,失去了自我。

    哪里像现在,活得这么自在。

    “正好。”男人轻轻抚着她的秀发,声音低沉悦耳。

    裴施语怔了怔,不明白这句话代表什么意思。

    “这样,你就没有办法离开我了。”封擎苍轻轻笑道,虽是玩笑语气,里面却透着认真。

    如同一道电流窜过裴施语的全身,酥酥的,麻麻的。

    “像你这样的人,怎么也会担心?只有别人倒贴的,哪里会有不情愿的。”裴施语心底有些不可思议,虽然知道恋爱中的人很容易患得患失,但是这和封擎苍的人设没有太大关系吧。

    “那些人,都不是你。”封擎苍将她紧紧搂入怀中,只有拥有了才知道当初的墨守是有多傻。

    当时他还能忍受她投向别人的怀抱,可是现在想到这种可能,都有一种要毁灭整个世界的冲动。

    他,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裴施语听到这话,嘴角不自禁的翘了起来。

    “我还是那句话,在你放手之前,我是绝不会离开的。”

    封擎苍没有言语,直接勾起她的下巴,印入一个深吻。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深刻的感受到彼此的气息,真切的知道,他拥有了这个人。

    下班的时候,裴施语回了一趟家,在衣柜里翻找着,犹豫不决要穿哪一套衣服,不停的比划着,总觉得不太合适。

    “还没好吗?”封擎苍走了进来,看到她快要把整个更衣室的衣服都翻出来,微微诧异。

    裴施语虽然也和很多女孩一样,喜欢漂亮的衣服,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但是从来不是纠结的人,不会把过多的时间花费在这上面。

    今天,还真是意外。

    “如果不合适,我们直接全都重买,不需要纠结和勉强。”封擎苍直接道,一副要把这些衣服全都淘汰更新的架势。

    裴施语刚想问他意见,被这句话给噎住了。

    这个男人非常霸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衣服全都是由男人掌控着。从前的衣服不知不觉被他淘汰,现在的衣服全都是他主张买的。

    尤其从楼下搬到楼上,男人直接不让她有任何变动,直接让她带着一条狗上来就行,美其名曰给你留着自己的小空间。

    于是,所有东西全都之重置。

    这里的衣服都是刚买的,全都是最新款。因为房子很宽敞,她有一间非常宽敞的更衣间,里面摆放着很多衣服,有的甚至还来不及穿过。

    男人出手都不会是便宜东西,她这么一屋子的衣服,总价值令人咋舌。

    结果现在男人轻飘飘来一句,全都给换了吧,还真是……土豪得不忍直视。

    “不是衣服问题,是我不知道穿什么才好。”裴施语道。

    “那还是因为这些衣服不符合你的要求,不用纠结了,我们现在直接出门找吧。只是来不及私人订制,只有成衣,先凑合着。”

    封擎苍完全不理解裴施语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这上面,不满意,重新买就是。

    裴施语简直无语,这是有多败家啊!

    “跟你说不清楚!”她又继续翻找,一件件拿到镜子面前比划。

    封擎苍嘴角抽抽,这女人越发大胆了。

    “这件怎么样?”裴施语挑出一条素色的旗袍改良裙,看起来非常的温婉端庄,看着很有古典气质。

    封擎苍看了一眼:“好看。”

    “真的?会不会太素了,看起来不喜庆?”裴施语有些担忧道,老人家一般喜欢艳丽的颜色,看起来充满生机。

    宁老夫人虽然没有那么俗气,可是也喜欢小辈的人看着很亮眼。

    “这件怎么样?”裴施语翻出一件红色连衣裙,“这间穿起来气色应该显得比较好。”

    “嗯,好看。”

    “可是会不会太扎眼?而且一来大红色,感觉有点奇怪。”裴施语喃喃自语,又扎到衣服堆里。

    封擎苍:“……”

    所以,问他的意见是为了什么?

    “不用找了,就这件!”封擎苍直接从衣柜里抓住一条银色的裙子,上面镶满了的珠片,看起来雍容华贵。

    裴施语不由皱了皱眉头:“这也太张扬了吧?会不会让老夫人觉得不太好?”

    “你穿衣服是为了脱给我看,关别人什么事。”封擎苍不悦道。

    裴施语顿时红了脸,嗔了他一眼:“哪有你这样的。”

    “你慌什么,又不是第一次见到外婆。”封擎苍总算明白她为何纠结,觉得不可思议。

    不就是一起吃个饭,至于吗,以前都见过多少次了。

    “这次不一样啊!以前我就是一个养花人的身份,现在是你的未婚妻的身份去见她老人家,那种感觉肯定不一样,得给她留一个好印象。”

    裴施语心底很紧张,虽然明白那个道理,但是还是忍不住去在意。

    因为珍惜和封擎苍之间的感情,所以才会如此在乎他的亲人对自己的态度。

    封擎苍见此,软下了心,轻吻她的额头:“在我和我的家人面前,你只需要做自己,不需要去迎合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