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身体需求,心灵并没有出轨-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25章 身体需求,心灵并没有出轨

    “现在的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的孩子比较合适。”

    电话那头顿时没了声响,就在裴施语要挂掉电话的时候,凌然才开口道:“那个孩子确实是我的,但是我并没有背叛小萌。”

    “你不会跟我说,你只是身体需求,心灵并没有出轨吧?”裴施语冷冷开口,自己说这话的时候就觉得恶心极了。

    她完全不能接受这种借口,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只要在乎对方,身心都要是纯洁的,只对那个人敞开。除非是遇到不可抗力,比如下药强x什么的。

    “又或者你要告诉我,竟然有人敢打凌大少的主意?”裴施语嗤之以鼻。

    凌然和封擎苍一样,从小身边就有人保护着。甚至比封擎苍更加严密,因为封擎苍小时候爹不疼娘不在。

    根本没有人能够动他,如果真的有就不是今天这风平浪静,还能带着过来讨个说法,想要借孩子上位了。

    总统家族的人这么没用,也可以换个人当当了。

    电话那头又死静一片,裴施语心底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她也不想这么刻薄的质问,可是这件事也太恶心人了。算时间两个人还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出轨了。

    现在还弄出了个孩子,而小萌自己的孩子却被气掉了。

    想想就替小萌感到憋屈,怎么就这么倒霉遇上了这么一个人呢。

    “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但是请你让她一定要相信我,我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如果有,我不屑于隐瞒。在我把这个麻烦调查清楚且理清楚,我一定会给她一个交代。”

    凌然这句话是说给卫小萌听的,他现在还腾不出手来去找卫小萌,而且越不知道如何面对。所以只希望裴施语能够转达自己的意愿,让卫小萌不要那么伤心。

    待到他出现在卫小萌眼前,必定是不会让她安安心心的跟自己在一起,而不需要还去应对那些麻烦。

    裴施语听到他这么说,不置可否。

    她也愿意相信这个男人,这样对小萌的伤害也能减轻。可在没有弄明白之前,她不会发表任何意见。

    凌然也不需要她的意见,又道:“小萌家里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她只需要放松心情好好玩就好。”

    “谢谢。”裴施语除了这两个字,不知道该如何回复。

    两个人不尴不尬的挂了电话,虽然这通电话不代表什么,有些人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可好歹让裴施语又了一点念想,卫小萌走的时候,虽然故作不在意的样子,实际上心中并不好受。

    “希望一切都好吧。”裴施语轻轻叹了一口气。

    “什么事情让我的封擎苍的未婚妻,唉声叹气,看来是有的人活得不耐烦了。”一个醇厚低沉的声音在裴施语耳边响起,未等她反应,就被拥入一个温暖宽阔的怀抱里。

    熟悉的气息让裴施语瞬间就放松下来,惊喜的转身,果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俊朗面孔。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封擎苍勾起她的下巴,深深的吻了下去,唇舌交缠,将这几日未见的相思全倾注在这个吻中。

    直到裴施语气喘吁吁,整个人瘫软在他的怀中,不知今夕何夕,这才松开了手。

    “想我了吗?”充满磁性的沉声音里,充满了隐忍。

    若不是地点和时间不对,他现在肯定不会克制自己的冲动,直接抱了怀中这个唯一让他产生冲动的女人。

    “想了。”裴施语诚实道,虽然只是分开了两日,可是好像分开了很多年一样。

    尤其这一次在她毫无准备之下,更是让人觉得度日如年。

    她很想知道男人在忙活什么,为什么如此神神秘秘,连自己的踪迹都不能透露。

    “不能再有下次了。”裴施语很是不悦道,她不仅仅是他的未婚妻,也还是他的特助。

    她并不是想要多加约束,只是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这是她的义务和权力。

    从前陆伟祺在他身边形影不离,现在换成她,却是无法做到,而是换成了秘书先生,这难免会让她会多想。

    “嗯。”封擎苍低声应道,嘴角微微勾起,掩盖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

    裴施语也感受到了他的异样:“发生了什么事,你这么开心?”

    “一件好事。”封擎苍虽然依然面无表情,可裴施语能感受到他心底的眉飞色舞。

    这是怎么了?

    “今天晚上我们去外婆那吧。”封擎苍突然道。

    裴施语并不意外,封擎苍虽然有很多亲戚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可是真正算得上是家人的,唯有宁老夫人了。

    “好啊,我也想念那盆兰花了,上次去看好像准备开花了。”裴施语心底很是期盼,自从不再需要照顾那朵兰花,她到老宅的次数就变得少了很多。

    之前以为封擎苍出事的时候,去的次数又增加不少,可后来平安无事,她也开始忙起来,也就很少过去了。

    虽然很少过去,她和宁老夫人时不时会联系。自从那次之后,大约是大家真切体会到她的真心,所以态度更加亲昵。

    就连从前对她态度冷淡的红姨,如今都和善了不少,感激在那段时间里,有她陪伴宁老夫人。

    封擎苍一脸严肃的看着她:“这次可不一样。”

    “什么意思?”裴施语不解。

    “这次,你是以我未婚妻的身份去的。”封擎苍顿了顿,“原本应该是我先拜访你的家人,不过你家不太方便,所以就换成我这边吧。”

    裴施语愣住了,顿时明白男人为何会这么慎重。

    两个人要结婚在一起,见家长这一点,是没法跳过去的。这才是真的要过日子,要在一起一辈子,互相融入对方生活的表现。

    “好。”裴施语粲然一笑,心底更加踏实了。

    “抱歉,不能像普通人一样,正式带你去封家。我只是不想被我为难,那些人于我也不重要。”封擎苍其实并不在意这些行事,他想做什么还由不得别人指手画脚。

    可是他知道,他不在意,别人在意。

    裴施语笑了起来:“我们是半斤八两,谁也不要挤兑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