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价值千万的魅力-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2章 价值千万的魅力

    裴施语来到兰花房间,关上门的那一刹那,整个人总算放松了下来。

    今天这顿饭吃得她浑身别扭,味道什么样完全不记得了。

    整个人跟个机械似的,全程都是无脑操作。

    这不怪她,跟传说中的封少同桌吃饭,完全不是在她的脑子里出现过。

    他们两个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从不觉得会有什么交集。

    传言封少不喜欢交际、聚会,可不是说说而已。

    他就好像圈子里的奇葩一样,特立独行。

    从前乔祁一直想要打入他的圈子,因此对他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她也就对这个男人有所了解。

    他是个很孤僻的人,私人圈子里只有用巴掌数得过来的几个人,这些人全都是人中龙凤。

    物以类聚,这些人大多都是同样性格的,这也导致这个小圈子极难打入。

    酒桌上联络感情、谈生意,在这个男人身上几乎是不存在的,他宁可把这些力气全都花在具体的工作上。

    这样做本身没有问题,可在大氛围里,就显得格格不入了。

    现在她不仅有这个荣幸,和孤僻大神同桌吃饭,还是在他的家里。

    这要是传了出去,真是上头条的节奏。绯闻女友没得跑,兴许媒体连孩子都给编出来了。

    这就算了,再牛的人也是人,也要吃饭也要有朋友家人。

    吃个饭而已,虽然心里难免波动,但也不至于整顿饭如同嚼蜡。

    她都来这里这么长时间了,请女孩照顾兰花的真正原因,她也不是不知道。

    平复一会,还是可以稍微放轻松。

    问题是,还有个红姨一直盯着。

    那目光简直跟x射线一样,恨不得把她没个细胞都照射清楚。

    她只要稍有动作,对方就好像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事一样,眼神都能戳死她。

    这顿饭吃的那叫个艰难,要是每次都这样,非要闹胃病不可。

    还不如让她吃汉堡呢,反正有小绿在,她并不用担心身体里会堆积毒素。

    提起小绿,她的目光投向了兰花。

    兰花的状况依如之前,没有变化也没有变坏。

    “我今天带给你很多的神水,希望对你能有帮助。”

    手指轻轻抚过它的叶子,攀着小绿枝叶的那根手指,好像能感受到它微弱生命力在最后的挣扎。

    “你也舍不得枯萎,对吗?那就好好加油,不要轻易放弃。”

    “我看过一本书,上面写着所有生物都是一样的。只要生存意志足够坚强,都会创造奇迹。”

    “意志虽然不能治病,不能长生不老,却可以缓解痛苦,延长寿命。”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不甘心,这么离去。所以,加油。”

    对着一朵花喋喋不休,若是有人看到,估计还以为她是神经病。

    不过在这个家里,并不算什么稀罕事,养花指南里就有这个要求。

    一切源于宁馨,她临死之前曾说过:她会化成这朵花,永远陪在他们身边。

    这是将死之人对还活着的人的安慰,宁老夫人心知其中荒诞,依然把兰花当做自己的女儿一样照顾,当做一种寄思。

    兴许是在这种心理暗示之下,当裴施语的手指轻轻触碰它的时候,总觉得感受到了它的呼唤。

    打开背包,将里面的小瓶子拿了出来。

    与前天不同,这瓶红珠水的浓度很高。

    她这次只拿出很少一部分煲汤和做面膜,平时单独饮用的那部分都放兑了进去。

    红珠水现在对她的用处已经不大,只是日常排毒。

    每天饮下一半的红珠水,其实有些浪费。

    所以用在兰花身上,她并不觉得心疼,正好还可以测试红水珠可以做到什么地步。

    打开盖子,将水缓慢浇给兰花。

    全部都倒完,兰花终于有了变化!

    就好像漫无边际的沙漠,出现了一小摊水源。

    水源只有两巴掌那么大,于整片沙漠来说并不算什么,可它像生命的源泉,给干渴的人带来了希望。

    裴施语欣喜不已,总算有效了!

    “不用着急,你会好起来的。”

    “也不能太贪心哦,否则就会适得其反,对你没有好处。”

    攀着小绿藤蔓的手指轻轻点了点兰花的叶子,那种心灵相通的感觉更加强烈了,这是从不曾有过的。

    这就是价值上千万的植物魅力吗,果然与众不同。

    “它怎么样?”

    低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毫无防备的裴施语吓了一跳。

    “封,封少。”

    幽黑的眼眸扫了过来:“胆子太小。”

    什么叫恶人先告状,要不是你突然吭声,她怎么会被吓到。

    这话她可不敢说出来,只能在心底默默吐槽。

    男人的目光投向兰花,然后定格住了。

    长腿跨越而来,不等她反应,就到了她的跟前。

    高大的身影,强悍的气息,产生了巨大压迫感。

    她咽了咽口水,艰难开口:“怎,怎么了?”

    “它,今天状态很好。”男人的目光紧缩在兰花上,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心里咯噔了一下,她心底乱七八糟的全都收了回来,摆出欣喜模样。

    “你也这么觉得,我刚进来的时候也感觉到了,好像比前天我来的时候精神了一点。”

    男人清冷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

    心虚让她眼神瞟到一边,不敢对视。

    这个男人洞察力惊人,稍有松懈就会露馅。

    明天不能再这么给兰花喂红珠水,过犹不及还容易暴露。

    这是她绝对不可外传的秘密,谁也不能透露。

    “怎么了?”

    再抬头,她的眼底变得十分清澈,没有了方才的慌乱。

    “很好。”男人收回目光,投向兰花:“继续照顾它。”

    “你放心……”

    这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在空荡荡的卧室里尤为的清晰。

    她连忙掏出电话,一看屏幕上的号码,脸色微微一沉。

    按下静音,扯出一抹笑容:“很抱歉,我去接个电话。”

    男人如墨一般的眼眸看着她,久久才出声:“嗯。”

    裴施语抓着电话走向阳台,长时间未接,电话停了一下,很快又响了起来。

    “喂。”她接起电话,声音没有起伏,极为冷淡。

    熟悉的声音从话筒那头传了过来,是乔祁。

    “你在哪,我去接你。”

    “这周周末,我会自己过去。”

    大晚上的去拿东西,她的脑袋还长在脖子上呢。

    她是很想知道爸爸的遗物到底是什么,但也不急于这一时。

    “就今天,过期不候。”

    语气霸道坚定,不容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