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15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快下班的时候,裴施语还在想晚上怎么让男人开心,没有想到就被放了鸽子。

    “你到底在忙些什么?”裴施语狐疑道。

    原本以为从非洲回来,一切恢复常态,没有想到封擎苍依然还是神神秘秘的。

    封擎苍第一次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工作也有不便的地方,想要做什么对方都很清楚,找借口隐瞒都很难。

    偏偏,这件事他又不能提起。

    “你再等我一段时间,我保证到时候不会再隐瞒你什么。”封擎苍保证道,随即画风一转:“你难道不信任我吗?”

    听到这句话,裴施语没来由心底咯噔了一下。

    不是她不信任男人,而是这种对话,是很多要出状况的男人最喜欢说的。

    “我信任你,可是你老是这样神神秘秘的,让我很不安心。”裴施语不打算隐藏自己的想法,然后胡思乱想,直接说道。

    封擎苍沉默了,裴施语看他这个样子,心底也不好受。

    她也知道管太多,只会让对方推得更远。可是心底有了猜疑,如果不说出来,很容易生根发芽。

    “算了,等你想说的时候说吧,我信任你。”裴施语最后只能妥协。

    男人本身就是独来独往的性格,能给她交代这么多,已经是很大的突破了。

    封擎苍亲吻她的额头:“你放宽心,我并不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只是这件事现在还不能对你说,等到时机成熟,你会知道的。”

    这句话裴施语已经听了太多次,甚至已经有些麻木了。

    可她能说些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可能毫无保留的和另一个人说起。

    比如她自己,不也隐藏这小绿的事吗。

    不一定是不信任,只是觉得有些事,人越少知道越好,省得麻烦。

    “那你早点回来,我在家里等你。”裴施语平缓心情,微微一笑开口道。不希望男人离开,还要担心什么。

    封擎苍轻吻她的额头,便是带着秘书先生离开了。

    因为以为晚上有节目,裴施语早早就把手头上的处理完毕,一到下班时间就离开公司。

    结果刚出大门,就发现自己忘了带手机,连忙回头。

    她走到拐角处的时候,听到有两个人在聊天,提起了她和封擎苍的名字,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总裁又出差去了,这次怎么还是不带裴特助啊?”

    “你是不是傻,男人出去带自己未婚妻,很多事都不方便了啊!”另一个人暧昧道,在暗示些什么。

    “不会吧,总裁不是这种人吧。他不是跟特助的感情很好吗,而且还订婚了。原先的董事长反对,结果直接被罢免了!”

    封云终于在跳出来质问封擎苍,为什么莫名其妙订婚,不跟家里人商量的时候,被封擎苍直接罢免了董事长的职位。

    现在封擎苍自己就是董事长,在董事会具有绝对的发言权和决定权。

    “你还真的相信这么优秀的男人会一生一世一双人啊?这怎么可能!他喜欢特助不假,可不妨碍出去发展红颜啊。”

    “不会吧,总裁一直没有什么桃色新闻啊,在特助之前一直是独来独往的。”

    “你傻不傻啊,精神上他确实没有,不代表**没有啊。男人都是可以心灵和**分开的!不过他也是在乎特助,所以才没有带着,不想伤了她的心。”

    “你这话也有些道理,哎,怪不得说嫁入豪门深似海,里面的女人也太惨了。没有想到,连总裁都这样,我刚刚还又相信真爱了呢。”

    “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只有童话故事里有,现实就算了吧。”

    “我之前听说总裁其实有个初恋情人,特别特别的喜欢,也不知道如果那个人出现,会不会自律一些?”

    “你哪里听到的?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哎呀,这个你就别管了,我们赶紧走吧,要是被人听到我们在议论总裁,这份工作别想干了!”

    两个女人踩着高跟鞋走远了,裴施语才从拐角出走了出来。

    她深深叹了一口气,原来其他人也看出了不妥。

    因为她之前有个陆伟祺,他还是特助的时候,和封擎苍可谓形影不离。

    看到其中一个,必定能见到另外一个。

    所谓特助就是时刻在身边帮助处理事务,可是她自从上任之后,却没有一次出差她是跟着的。

    也怪不得大家会有所猜忌了。

    裴施语不想让自己多想,可是封擎苍神神秘秘的,实在让人忍不住去猜测。

    原本对那个所谓的初恋,并不是那么在意。

    毕竟,谁没有过去?

    可是老是听到,就如同一根刺一样扎在心底,听着总觉得浑身不舒服。

    “裴施语,别想太多,不要让自己的幸福,因为自己的胡思乱想给作没了!”裴施语在专用电梯里,朝着电梯里的反光镜暗暗给自己加油。

    男人所做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她不应该有任何怀疑。不是每个人都是乔祁那样的伪君子,用同样的想法去猜忌,是对男人最大的侮辱!

    这么一想,裴施语平静了许多。

    来到办公室,手机就躺在办公桌上,她拿起来发现上面有很多个未接电话,全都是同一个陌生人的号码。

    裴施语心底不由一颤,连忙拨了过去,电话很快接通了:

    “喂,您好,请问刚才是你拨的电话吗?”

    “你就是裴施语吗?怎么打你电话都打不通啊!”对方气急败坏,直接吼道。

    裴施语微微皱眉,问道:“我刚忘了带电话,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小萌的朋友,她让我打电话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