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接你回家-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0章 接你回家

    男人高大的身躯让原本宽敞的后座变得狭小,威压感迎面扑来,冷漠的眼神随着她的进入扫了过来。

    裴施语差点没有被口水呛住,她完全想不到封少会在里面啊!

    顺道载她对于别人来说兴许是很平常的事,可眼前人可是大名鼎鼎的封少啊。

    这还是不可一世,冷漠冷血的封少吗,这么热心,不会是被人鬼上身了吧?

    或者想找她算账?可她没得罪他啊。

    她,她能现在出去吗?

    砰——

    车门被司机关上,拒绝了她的退路。

    “封,封少。”

    她艰难的开口,拘谨的坐下,不停的往车门靠,恨不得把自己缩成蚂蚁那么小。

    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和这样的人物坐在一起,压力还是非常大的。

    封擎苍颔首,看了她一眼,目光投向她手中的汉堡。

    她下意识低下头,手里拿着被啃到一半的汉堡,手指还沾着白色的美乃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车子里全都是她汉堡的味道,让人很是尴尬。

    她简直想要当场尖叫,她刚刚为什么要买汉堡填肚子!饿一会又能怎么样!

    所以,现在她是吃呢还是吃呢还是吃呢!

    “丢了。”

    “啊?”

    突如其来的一句,让她不明所以,丢什么啊?

    男人没有再看她,目光扫向司机。

    “前面垃圾桶,停车。”

    “是。”司机应下,没过一会车子就停了下来:“到了。”

    “丢掉。”男人面无表情的命令。

    司机将车窗打开,她愣在原地,傻乎乎的看着他。

    谁能告诉她,到底扔什么啊?

    男人直接把她手中的汉堡抢走,手一挥,汉堡抛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落入一旁的垃圾桶里。

    “开车。”

    车窗被摇上,车子继续前行。

    车子里的气氛十分诡异,裴施语完全傻眼了。

    他,他竟然把她的汉堡给扔了,扔了……

    这是她的晚餐啊!

    虽然她也很后悔买了这玩意,更后悔没吃完就上车,可是对方就这么扔了,这,这……

    她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内心的感受,往角落缩得更厉害了。

    “不健康。”男人抿了抿嘴角:“回家吃。”

    司机在前面,内心在狂奔。

    回家……家……家……

    这便宜占的那叫个不知不觉。

    裴施语这时候更加傻眼了,完全体会不到司机脑内想的事,而是沉浸在另一种情绪里。

    这个男人竟然是为了她着想,所以才会扔掉她的汉堡,她还以为对方嫌弃的缘故。

    好吧,确实是嫌弃,但和她想的意思完全不同。

    这时她不得不吐槽一句,明明可以很心暖的事,可行动太容易让人误解。

    她还以为他受不了汉堡的味道,嫌弃弄脏弄臭了他的车子。

    “我平时其实很少吃这些东西。”

    男人点了点头:“嗯,对身体没有好处,以后别吃。”

    不怎么熟悉的人在这指手画脚,若是别人,裴施语心底会不大高兴。

    但是是眼前的男人,总觉得有些微妙又有些好笑。

    谁说封少冷酷没有人情味的,根本不是那回事。

    两个人明明一点都不熟,男人还不吝啬关心,这样的人完全没办法和传言里的样子融合在一起。

    这样的认知,让她觉得男人没有那么可怕,坐姿也比之前放松了不少。

    正这时,男人高大的身体突然压了过来,她顿时僵硬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男人刚毅的脸靠近自己,清晰的看到他长而浓密的睫毛,还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鼻息。

    唰的一下,她的脸全都红了。

    纸巾轻轻擦过嘴角,和强势霸道的气息不同,动作非常轻柔。

    “这里有点脏。”

    “谢,谢谢。”

    裴施语慌张的坐直,头顶好像在冒烟,心跳变得剧烈。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封少竟然为她亲手擦拭嘴角?

    天了咯,这真的是传说中的封少?

    一连串的问号敲在脑中,不停的在眼前刷着弹幕。

    “嗯。”

    男人依然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冷酷淡漠。

    刚才体贴举动,根本不像这个男人所为。

    所以,她现在是在做梦吧。

    她今天果然忙糊涂了,已经开始产生了幻觉。

    这个时候,她很想回家冷静冷静。

    “怎么?”男人微挑眉。

    她几乎想要脱口而出:你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这样。

    话到嘴边,又给咽下去了。

    如果男人真的是这样,那么就不会有传言中,男人半点不近女色,甚至怀疑他性取向的传言了。

    可是为什么会这么对自己?

    裴施语心底漏了一拍,很快又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赶了出去。

    她受过一次伤,不再是从前那个天真喜欢幻想的女孩,别人对自己有一点点好,就以为对方喜欢自己。

    裴施语,你要冷静!

    男人不喜欢亲近人,所以才会有那样的风评。

    她是因为兰花因为宁老夫人让男人不得不接近,他本性的认真和仔细才会让他会有那样的举动。

    裴施语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很快为这件事做了解释。

    一切都是对方人好,对象是她不过是巧合。

    得到这样的结果,她心里虽然有那么一瞬间不太愉悦,可心里踏实了不少。

    “没什么。”她摇头笑道,“只是觉得你和传言的不大一样。”

    刚才的举动还是影响了她,至少现在看到对方,没有再那么高高在上。

    外表和气势虽然很唬人,她依然会有些拘谨,却比刚开始好了许多。

    “传言从来不靠谱,聪明人都不会轻易相信。”

    男人语气淡漠,声音没有起伏,完全无法从语气里揣摩他到底是什么情绪。

    “呵呵,是啊。”

    裴施语傻笑着敷衍,简直没法愉快的聊天了。

    这话本身没有问题,可接在她的话后面,就好像骂她是个蠢货似的。

    她现在非常肯定,这个男人刚才的举动不过是看不顺眼,绝对没有其他意思。

    车子缓慢前行,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更多时候是在发呆。

    到了宁家,裴施语快要下车的时候。

    男人再一次开口:“兰花,尽力而为就行,没人指望你能做出什么。”

    声音低沉悦耳,语气依然冷冰冰的。

    她内心默默的翻了个白眼,这说话也忒不动听了,怪不得这么长时间都是单身。

    不是因为他有异常性向,也不是因为有恐女症,肯定是因为太不会和女性说话,所以才导致打光棍。

    “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

    这份关心虽然不怎么动听,可心意是值得肯定的,她没有理由不收下。

    只是,今天回去她得重塑世界观,这和她想象中的封少也太不一样了。

    裴施语刚下车,就被一双厉眼给唬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