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幸运星出现-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5章 幸运星出现

    “没事吧?”

    见她久久没说话,叶沛灵连忙放下了粥碗,拿起她的手看了看:“诶,没事啊?不过你这纹身的颜色,怎么比昨天还要浓烈了一点……”

    她咕哝着。

    裴施语一下回过神来,连忙缩回了手,不动声色地掩饰自己的异样:“没事,就是刚才有只虫子飞过来蛰了一下,我吓住了罢了。”

    叶沛灵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样啊。”

    “你今天不用上班吗?”裴施语藏起了自己的疑惑,松快地转移了话题。

    “我这几天请假,我年假多少年都没有休过了,该好好休息一下。”

    叶沛灵拿起手机打开旅游app,开口道:“咱们出去旅游吧,马尔代夫怎么样?”

    裴施语哪里不知她这是想要陪自个去散心,她能有现在的成就都是靠自个奋斗来的。

    最近叶沛灵正处于升职加薪关键时刻,一直这么努力就是为了今天。

    她的工作非常的忙,这也是平时她们极少能相聚的原因之一。

    昨天喝高兴了对方无意中透露出来的,她才知道的。这个节骨眼丢下工作,专门来陪她,这份情谊让她十分感动。

    好友为她着想,她也不能让好友为难。

    “下次有机会再去吧,我现在就想在家里躺几天。”

    叶沛灵依然不死心:“在家里多无聊啊,出去玩一玩多好。”

    “过一阵吧,刚离婚我也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叶沛灵信以为真,就没再强求。

    “那好吧,你要想出去走走一定记得告诉我。”

    “放心吧,我不会客气的,闺蜜就是拿来麻烦的。”裴施语眨眼,笑得俏皮。

    这时,叶沛灵的电话响起。

    她掏出手机一看,顿时皱起眉头:“我都请假了也不让我安生。”

    走到阳台接起电话,裴施语透过落地窗看到她很激动,不停的来回走动。

    没一会,她走进来,一脸的沮丧和抱歉。

    “小语,真是对不起,本来想好好陪你的,可是公司那边实在是走不开……”

    裴施语笑道:“这有什么好道歉的,你公司忙就赶紧过去,工作要紧。”

    “可是你……”

    “我又不是玻璃娃娃,不会那么容易碎的。”

    “你放心我不会干傻事的,他们不值得我这样做。”

    叶沛灵看她确实没有什么不妥,整个人比从前精神多了,这才不甘不愿的去上班。

    临走前还不忘叮嘱,要是有什么事,一定得打电话给她。

    两个人在的时候不觉得,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总觉得空荡荡的。

    裴施语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空旷,倒也不觉得什么。

    她和乔祁结婚以后,经常一个人在家。

    手上的灼热再次传来,这次比之前温度更高,好像摸了辣椒之后的感觉,烫得有些难受。

    红心比之前肿了,又红又亮,里面的红色物质在翻滚,好像随时要爆了一样。

    纹身自打出现,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状况。

    “到底是怎么回事?”裴施语有些慌了。

    之前叶沛灵询问纹身的来历,她其实并没有说实话。

    只因为实在是太诡异了。

    它不是她去哪家店纹的,而是自己出现在她左手虎口上的。

    当时她为裴绵绵顶罪,被关入了监狱。

    监狱多的是作奸犯科的恶人,在那种环境里,多的是欺负人的老油子。

    作为一个刚进去的,裴施语看上去特别好欺负,所有的脏活累活都丢给她,吃饭的时候更是会把她的那份抢走……

    一日一日,裴施语又累又饿。

    她不是没想过反抗,可一反抗就会挨打,有时候无缘无故的也会被打。每天都鼻青脸肿的,度日如年。

    偏偏不管是乔祁还是养母妹妹,没有一个人过来看她。

    那时候,她其实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有一次,监狱里安排做塑料花,那些老油子又跑了,全都丢给她一个人。

    她当时又累又饿,恍惚间竟然发现用做模型的那朵塑料花竟然变得跟真的一样,还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起初,她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伸手去触碰。

    清凉的感觉从指尖传入全身,整个人心旷神怡,疲惫和酸痛都随之渐渐。

    不等她惊诧,那朵花好像富有生命力一样缠绕她的手,最后印在她的虎口处,还有藤蔓蔓延到食指指尖,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当时她被吓得不轻,不敢告诉任何人。

    寻了个机会,她向监狱提出申请打电话给乔祁。接电话的是秘书,说他现在有很重要的会议,不方便说话。

    她让秘书转告让他有空就给她回个电话,结果一直等到出狱,也没有接到。

    后来又发生一系列的事,她也没心思告诉乔祁了。

    这一朵花的出现,并没让她的身体感到不适。

    她虽然忐忑,可怎么也无法将这一朵花从自己的虎口之上去除,无奈之下只好任由它存在了。

    它就像是她在监狱里的印记,可出现得如此突然,又像是一起倒霉的伙伴。

    有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陪着她,她偶尔看着,竟然叶感觉没有那么孤单。

    大概是心死了,大概是对乔家、对裴家的期待,都开始渐渐死去。

    裴施语开始清醒了起来。

    大约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的运气开始变好。

    在那藤蔓花卉的印记出现之后没几天,监狱里就来了另一个大人物:绝对的大姐大,说一不二,武力值爆表,才一来就把那些老油子们打得叫苦不迭,一个个跟着喊“老大”。

    于是,监狱里新的领头人物就这样出现了。

    无巧不巧的是,这一位大姐大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裴施语很顺眼,大约也是看她可怜?反正把她当做妹妹看待一样。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被欺负过,和其他人相处得也挺好。

    后来,她还因为表现出色,可以提前出狱。

    这朵花因此被她称为幸运星。

    裴施语还苦中作乐地给它取了个名字——

    小绿。

    简简单单,一点也不出格,似乎就跟她自己一样。

    除了一开始出现时的诡异,小绿平时跟普通的纹身一样,没有任何特别。

    现在却忽然出现这种情况,裴施语彻底地不知所措了。

    红心越来越烫,整条胳膊都好像烧起来一样。

    裴施语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热度,赶忙跑到卫生间,拧开开水龙头不停冲洗。

    竟然管用!

    灼热感渐渐散去,那种清清凉凉的感觉再次出现。

    大约冲了十分钟,小绿才恢复原来的样子,她这才关掉了水龙头。

    小绿到底是什么?

    她无从询问,也不敢告诉其他人。

    隐约间有个声音告诉她,不能告诉任何人,哪怕是最亲近的人。

    这样的事实在诡异,她可不想被人拉去研究,只能憋在心里。如果真有什么事,也是自己的命。

    仔细观察,小绿和之前还是有些许不同,红心显得更加剔透,其他并没有什么特别。

    她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先丢到脑后,继续整理、清扫屋子。

    她是一个认真的人,一旦开始做事就要做到最好,不能让任何一个角落留下灰尘。

    足足忙了一个中午,才把所有一切都打扫干净,整个屋子跟发了光似的。

    她累得瘫软在沙发上,看着屋子新模样,心里非常有成就感。

    这时,小绿又传来异样。

    一股清凉从红心顺着藤蔓走到指尖,突然一疼,一滴红色的水珠出现在食指上。

    红色的水珠晶莹剔透,非常的吸引人。像是被蛊惑了一般,裴施语用舌头舔了舔。

    冰冰的,味道带着淡淡清甜,有一股植物的清香。

    结果,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