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艰难的抉择-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98章 艰难的抉择

    裴施语带着一肚子疑问离开了疗养院,她完全无法理解顾笙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明明很喜欢分享自己的小秘密,可是一旦不想说的时候,又死活不会开口。

    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是她喜欢多想,而是顾笙是个极其聪明的人。兴许一直生病,很少接触外界事务,让他非常的敏感,总好像能猜到别人心里想什么似的。

    他看着虽然很幼稚,比顾芮看起来小得多,却是个有成算的,不会无的放矢。

    “怎么愁眉苦脸的?你顾老夫人又说了什么?”封擎苍看到她这个样子,就知道肯定出了什么事。

    男人百忙之中,专门过来接她一起回家。

    这里距离市区要好几个小时的车程,非常的浪费时间。但是只要有空,就会过来。

    裴施语将顾笙的话告诉给封擎苍,并道:“你说他到底指的是什么啊?”

    “墨说过他这个弟弟非常聪明,虽然没有测试过,但是智商在一百八以上。”封擎苍沉吟片刻,缓缓开口道。

    裴施语不解男人怎么扯到这上面了:“这跟那句话有什么关系?”

    “他肯定察觉到了什么。”封擎苍微微皱眉,“他的病情自从小时候中毒的事件之后,顾老夫人就不允许任何人插手他的事,所有都是有她全权负责。就连顾老爷子都不能沾染,所以没有人知道到底什么情况,只是知道个大概罢了。”

    裴施语觉得自己越来越听不明白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也许,顾老夫人想要你做些什么。”封擎苍斟酌开口道。

    “我能做什么呢?我又不是医生。我连想给笙笙送点吃的,都得偷偷摸摸的。”裴施语不解道,随即又想到一件事:

    “是不是换肾的事?但是这不太可能啊,我亲耳听到妈妈说过不想再伤我的。所以我现在想要配型,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封擎苍看了她一眼道,捏着她的手微微握紧:“既然他不愿意说,说明一切也是他的猜想。如果现在说,是错的会伤害到顾老夫人的心。不用急,如果有事我们总会知道的。”

    “嗯。”裴施语点了点头,“如果,我是说如果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而我正好符合……”

    “不行!”封擎苍直接否定。

    “可是他是我的弟弟,你不知道他有多优秀,换肾会让他的病情有很大的好转!我少了一个肾对身体是不太好,但是救的是他的命。”

    越接触,越发觉顾笙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惜了。他是多么聪明的人啊,因为身体不好,那么多的事不能去做,这也太让人惋惜和心疼的。

    如果他的聪明能得到充分发挥,成就肯定非常大。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封擎苍态度强硬,“我会让人去找的。”

    “我是他的姐姐,明明有可能却不去,而是去为难别人……”

    “那也不行。”封擎苍看到她的脸色不太好,便是又道:“只要找到合适的,在他自愿的情况下,我会给他高额的补偿。这种事对我们来说不值得,可对于一些急需钱的人来说,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话是这么说,裴施语总觉得太冷酷了。

    虽然医学上说过,人少一个肾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是想想也知道肯定会影响的,毕竟这么大一块肉呢!

    “别想那么多,顾老夫人既然不愿意找你,说明还有转机。如果实在不行,到时候再说。”

    裴施语叹了一口气,也只能先这样了。

    不管怎样,她也不忍心看着一个这么优秀善良的男孩,就这样被病魔缠绕,如果需要自己的地方,她一定会尽力。

    不仅仅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弟弟,而是出于各种考虑。

    这个话题实在是太沉重且无解,不管是哪一种决定,都可以理解,可是感情上却没有办法说通。

    封擎苍转移话题道:“凌然结婚的事,并不是空穴来风。”

    裴施语的脸顿时一白:“你是说他真的要结婚了?!他怎么可以这样!”

    “不是他要结婚,是家里人的决定。”

    “凌家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讲理?如果他不想答应,我不信他这种性格的人会妥协。”裴施语对凌然失望极了,没有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小萌才刚刚失去孩子,虽然他们已经分手,你好歹等一等再说啊。

    小月子刚出来,就闹出这么一出,太过于冷血无情了。

    “你别急,他要是不愿意,谁也逼不了他。”封擎苍安抚道,“这个消息也不是凌家传出来的,而是郑家,也就是他妈妈的娘家。”

    “这是怎么回事?”裴施语听出了里面的猫腻。

    凌家是什么家庭,可谓国内顶级家族。而郑家却是名不见经传,如果不是凌然的母亲嫁入凌家,也就是个比较富足的家,在哪里都排不上号。

    这样的家族,也敢给凌家的子孙做决定?哪怕是有姻亲关系,也不敢这样做啊,尤其凌然还不同意。

    “凌然的母亲当初的死,和凌家有一定联系。当初是凌家的政敌为了对付他们,把大腹便便的她给绑架了。当时凌家为了保证当地百姓的安全,使得挽救郑夫人时,迟了一阵子,导致她动了胎气,使得凌然早产。

    郑夫人本来身体就不太好,这胎也怀的艰难,如此极大的损伤了她的身体,生下凌然没多久,也就过世了。凌家一直觉得对不起郑夫人,也觉得愧对郑家所以一直对他们颇为照顾。”

    裴施语顿时明白了什么,因为愧疚,所以郑家才敢这么嚣张。

    男人虽然只是平述,也没有多说什么,她却依然能感觉到郑家只怕私心很重,借着郑夫人的死,大做文章。

    如果是真正的关心,不会强迫凌然做什么。

    凌然早就跟家里人说过,要娶卫小萌的。也是因为如此,凌家和卫家才会为了婚事在那纠缠不清。

    郑家就算不知道这件事,发出这种消息之前也要和凌然沟通吧?这不是按头让人承认吗。

    裴施语冷笑道:“那个要跟凌然结婚的人,不会就是郑家的孩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