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是谁下的毒药?-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96章 是谁下的毒药?

    “妈,我只是想在我有生之年,能够吃到自己想要吃的东西,这个小小的愿望,你也不愿意让我实现?”

    顾笙说这句话的时候,淡色的眼眸里充满了的期盼和祈求,明明是一件非常小的事,对于这个男孩来说,却是如此的奢侈。

    裴施语的眼眸瞬间红了起来,这是遭受了多大的苦,生活是有多凄惨,才会连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能实现?

    心底的弦被拨动着,哪怕是陌生人,也会对这个男孩非常的怜惜,尽力满足他的要求。

    可惜,总是有心硬的人,连这个小小的要求都不愿意满足。

    “不行!”施玲想都没想直接开口拒绝。

    顾笙的眼眸瞬间暗了下去,裴施语于心不忍:“妈妈,不过是一点糕点,又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对身体也无爱,你就让笙笙尝一下又能怎样?”

    “又能怎样!?如果他出事了,你能再赔我一个儿子吗?你说的轻松,你只知道这些年为了让他活着,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我每天活的有多小心,你知道吗!不过是一点吃的,忍一忍又能怎样。我们家又不是破落户,一点吃的也惦记着!”

    施玲激动的反驳,整个人微微颤抖,看着情况不太好。

    裴施语和顾笙看到她这个样子,哪里还敢刺激她,连忙出言劝慰让她平静下来。

    “妈妈,我不会任性了。”顾笙道。

    “妈妈,你别生气,我错了,我们以后都听你的话。”裴施语也道。

    施玲却依然气难平:“我比你们都希望我的儿子好好活着,活得健健康康,可是老天对我不公啊!为什么要我唯一的儿子也要遭受这样的罪!都是他,都是他的错!”

    “要不是他,我的儿子也不会成这个样子,就是怕我儿子抢走他的东西,所以故意要害我!要不是他,我也不会受到这样的煎熬!我也不会成为一个笑话,嫁给一个老头子!”

    施玲的嘴里不停咒骂着,眼眸里充满了疯狂,里面瞬间布满了血丝。

    话语里颠三倒四,让人听不明白。

    前面明明听着好像在咒骂顾墨,可后面听着又好像不是那回事。

    顾笙和裴施语两个人怎么劝都没用,施玲沉浸在自己的愤怒中,不可自拔。

    正当裴施语打算去找医生的时候,顾笙捂着胸口,好像呼吸非常困难一样,整个人看着糟糕极了,随时好像要晕倒过去。

    裴施语见状,也顿时吓了一跳:“笙笙,你没事吧?”

    原本癫狂的施玲听到这句话,顿时变得清醒了,起来,冲到顾笙面前担忧不已:“笙笙,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妈妈!医生,医生!”

    “妈妈,我没事,你现在好点了吗?”顾笙的嘴角绽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眼眸静静的看着施玲,方才的痛苦好像不存在一样。

    施玲怔了怔,顿时明白了什么:“你这孩子!怎么就会吓妈妈!”

    “因为只有这样,妈妈才会清醒啊。”顾笙狡黠的笑着,好像一个爱做恶作剧的男孩一样。

    施玲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以后不要再吓妈妈了!”

    “妈妈要是好好的,我就不会发病。”顾笙认真道。

    施玲嘴唇颤抖着:“你要是不发病,妈妈就会好好的。”

    这样的对话听起来心酸极了,裴施语只觉得喉咙非常的酸疼。

    如果顾笙的身体好不起来没那么这就是个死命题。

    施玲永远无法正常,总是那么的偏激。其实他们都非常清楚顾笙身体是很糟糕,却不至于禁忌到这种程度,可以活得更加自在快乐。

    可是作为一个母亲,她实在是太害怕了,经不起任何一点冒险,只能用最极端的办法去维持着,不想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让孩子出事。

    现在问题是,怎么才能让顾笙的身体有所好转,至少不能跟个易碎的水晶一样。

    裴施语下意识抚摸着虎口上的小绿,她该怎么做呢?

    妈妈对顾笙的吃食盯得特别紧,她根本没有办法利用红珠水尝试啊。

    “小语,我刚才并不是有意的,你能原谅我吗?”施玲望向裴施语,一脸期盼。

    裴施语能说什么呢,她也很无奈啊。

    “没事,妈妈,你只是病了,没办法控制自己。”

    话是这么说,心底是介意的,再也难以回到从前对母爱的期盼。

    施玲欣慰点了点头,随即反应过来,恼怒道:“你,你怎么叫我妈妈!我不是你妈妈!”

    说着望向顾笙:“笙笙,你别听她胡说!”

    裴施语的心又空了一角,虽然之前约定好,可伤害依然会存在。她刚想解释,顾笙开口道:“妈妈,小语姐姐难道不是你的干女儿?我以为是,所以你才会把她带过来看我,你还从来没有领别人来看我呢。”

    “对对,我们笙笙真是聪明。”施玲讪笑道,“你们姐弟好好聊聊,我去医生那问问情况。”

    院子里只剩下两个人,气氛有些尴尬。

    “这是我们的秘密。”顾笙打破僵局,眨了眨眼笑道。

    裴施语点了点头:“好。”

    “妈妈的话你不用太在意,我的身体原本其实不至于这么糟糕,都是因为小时候被人下药,结果原本就不太好的身体变得更糟糕了。妈妈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精神变得有些不正常。平常还好,就是不能受到刺激。”

    裴施语震惊极了,她一直以为顾笙身体不好,更多是运气不好原来还有这样的不堪过去:“谁这么恶毒,竟然给你下药!”

    “这件事我也不太清楚,当年我太小了,只说是一个被公司开除的人的保护。妈妈一直觉得是我大哥害的,一直无法释怀。”顾笙叹道。

    裴施语想起之前施玲似乎确实提过几次,如果不是顾墨,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真的会是那个男人嘛?

    她不由眉头微微皱起,虽然接触不多,可大约是因为小核桃的缘故,他又是封擎苍的好友,总觉得人品不应该差到这个地步吧。

    况且,如果是真的,顾老爷子难道会睁只眼闭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