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你又想来害我儿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95章 你又想来害我儿子!

    “你答应了?!我就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施玲兴奋道。

    裴施语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听的啊。

    “我什么时候答应的?我只是假设罢了,我的停留还是离开,对妹妹毫无影响。”

    施玲却不管这么多:“这你就不用操心了,只要你消失,你妹妹就有本事让他喜欢上你妹妹。你都被他喜欢,你妹妹只会更容易。”

    这话说的,哪怕对方是自己的妈妈,裴施语心底也有些火了。

    “妈,我不会退让的。”

    施玲瞬间低气压:“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怎么出尔反尔!她可是你妹妹!你怎么忍心抢走她最喜欢的人!我就知道你想要找我,就是为了报复我当初抛弃了你!”

    “妈,你怎么能这么说,你也是过来人,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裴施语简直想要直接挂电话,这种说不明白的感觉真是太差了。

    对方又是她的妈妈,如果是别人,早就撕起来了。

    “我就知道你这种出身的人,好不容易榜上一个贵公子,怎么可能轻易放手?你还真是跟他一样,总喜欢不择手段的夺走一切!我所有的东西都被你抢走了,现在你又来抢走我女儿的,你为什么这么心狠!”

    施玲又开始癫狂了起来,说的话让裴施语听不明白。

    “妈,你到底说的是什么啊!”裴施语很想哭,为什么非要打碎她心底的那一点温情呢。

    难道她就是注定没有办法获得母爱?

    就像男人,注定没有得到父爱一样。

    “给我。”封擎苍直接从裴施语的手里夺走了手机。

    “以后不要再来骚扰她。”说完,男人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裴施语瞪大眼:“你这是干什么!她是我妈妈!”

    “她把你当做女儿了吗?”封擎苍不以为然。

    “可是……”

    “既然你温柔以待,她也不会对你和颜悦色,不如板着面孔,兴许还会有所转机。有些人就是如此,你对她好,她觉得理所当然,你对她不好,反而诚惶诚恐的上前讨好。”封擎苍冷冷开口。

    裴施语有些无奈,虽然心底在电话被挂断的那一瞬间,整个人感到轻松无比,却也还是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对。

    不过男人也是心疼她,所以并没有多说什么。

    “我们两个还真是天生一对,你没有爸爸的疼爱,我没有妈妈的疼爱,凑齐了。”

    封擎苍亲吻她的额头:“我有你,你有我,足矣。”

    虽然和施玲不欢而散,她依然依照约定来到疗养院。

    再一次来到这里,她依然忍不住这里的偏僻。虽然这里的建筑设施非常的精致讲究,可是看着非常的冰冷,没有人气。

    她虽然也是个喜欢安静的人,偶尔来这里度假也还好,让她一直住在这里,还没有电视电话网络,整个人肯定会疯掉的。

    这里跟她在监狱里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只是监狱设施没有这里好,可是那里却有人跟她一起生活。虽然坏人很多,可是也有对她不错的人。

    她叹了一口气,直接走了进去。

    顾笙还是像第一次见到的那样,坐在梨花树下,只是花朵已经凋谢了不少。

    “姐姐,你来了。”她一出现,顾笙就看到了她。

    裴施语看清楚他的样子,不由微微皱起眉头:“你的脸色怎么看着比之前还要难看?”

    “前段时间我病了一场,所以看起来可能没有那么好,不过已经慢慢恢复了。”顾笙不在意的笑道。

    这个样子可不像要恢复的样子,她顿时觉得心疼极了。

    “你会慢慢好起来的。”她鼓励道。

    顾笙点了点头,淡淡一笑,可是笑意并不及眼底。

    裴施语看着更加心疼了,转移话题道:“前段时间我比较忙,所以没按照约定来看你,非常抱歉。这是我之前和你约定好的小点心,我这次专门去咨询资深的中医,说是你可以吃这些,对身体还有好处。”

    她将手里包装的很漂亮的盒子抵了过去,顾笙刚想接过来,一双手直接给掀翻。

    盒子掉在地上,直接摊开,露出里面精美的点心。

    “你又想来害我儿子!”施玲怒气冲冲道,双眼里是熊熊烈火。

    “妈,我没有!”裴施语看到她,心底无奈极了。

    当初有多惊喜找到了妈妈,现在就有多失望。

    她也知道她的出身,带给妈妈伤痛,所以一时没有办法完全接纳。

    她也试图用自己的行动,去化解妈妈心中的愤怒,让彼此熟悉,重新找回母女之间的情意。

    可是每次都毫无进展。

    每当她以为化解的时候,妈妈总会给她一巴掌。

    或许这都归根于精神分裂症,可是心里即使明白,还是会受到伤害。

    如果妈妈对她跟对待顾芮一样,就算再有精神分裂症,也不会对她有这样的想法。

    在一定程度上,她也是个小心眼,也会记仇。

    “你没有为什么又拿这个东西过来,上次害你弟弟还不够吗……”施玲指着顾笙道,结果却发现顾笙竟然从盒子里捻了一块饼干,然后直接放进了嘴里。

    她想要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

    “笙笙,快吐出来!你不能吃这个女人送来的东西,她就是个祸害,会害死我们全家人的!”

    裴施语心底一抽,整个人微微发抖。

    顾笙却没有理会,直接把一块小点心吃了下去。点心非常小,只有大拇指那么大,所以很快就吃完了。

    “医生,医生!”施玲脸色煞白,连忙叫来医生。

    顾笙绝对不能出事!

    “妈,你看我没事。”顾笙淡淡一笑,随即又看向裴施语:“姐姐,很好吃。”

    说着,又去拿第二个。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施玲直接拍飞他手里的点心,怒不可恕的训斥:“我说了,不能吃!”

    顾笙看着自己微微发红的手,惨淡一笑:“妈,我只是想在我有生之年,能够吃到自己想要吃的东西,这个小小的愿望,你也不愿意让我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