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自己的爱人怎么能让?!-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94章 自己的爱人怎么能让?!

    小别胜新婚,两人折腾了一整晚,才停止的战斗。

    裴施语累得一根指头都动不起来,全身香汗淋漓,好像要将这段时间的思念全都释放出来一样。跟着男人一起疯狂,才能安抚那一颗不安的心。

    第二天醒来,裴施语一睁眼就发现床边是空的。

    一刹那,差点以为昨天的疯狂不过是她的错觉,是身上的酸痛提醒了她。

    裴施语嘴角微微勾起,洗漱干净走出房门,果然不其然看到男人在厨房里为她煮早餐。

    从一开始的诧异,到现在的习以为常。

    男人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对她的宠爱,虽然手艺非常一般,可裴施语依然觉得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

    “醒来了?怎么不多睡一会?”

    她一出现,封擎苍就发现了她,伸手一揽,将把她拥入自己的怀中,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你不在,我很想念你做的煎鸡蛋和烤面包。”裴施语搂着他的腰道。

    “馋了?”

    裴施语笑着点头。

    “看来昨天没有喂饱你啊。”封擎苍看到她脖子上斑斑点点的红痕,声音变得低哑深沉。

    裴施语刷的一下耳根通红,虽然两个人以及极为亲密,可听到这种暧昧的话,依然忍不住面红耳赤。

    “你做得怎么样了?技术不会退步了吧。”裴施语伸头探望锅里的东西,一看竟然不是平常男人经常做的,而是一碗什锦面。

    “今天怎么换花样了?”裴施语诧异道。

    封擎苍是个非常优秀的人,表现在方方面面,可是厨艺却老大难,练习了很久,也就只会做一些简单的料理。

    煮面这种对他来说难度太大,尤其还是这种色香味俱全的什锦面。

    “昨天晚上能量消耗太大,吃点面才能补补体力。”封擎苍语气里带着调侃。

    裴施语没好气瞪了他一眼,老司机!

    我家的总裁大神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传出去,别人会说她带坏他的!

    “味道真不错!你这段时间不会就是去学了煮面吧?”裴施语翘起大拇指,真情实意的夸赞。

    封擎苍看她非常满意,心底也非常高兴:“我在你心里就这么没用,一个面也要学这么长时间?”

    “在厨艺方面,你还真挺不行的。”裴施语认真道。

    “我不行?”男人的目光变得危险,我一会就让你看看我行不行。

    裴施语瞪了他一眼,这人是掉进了污水池吗,为什么每一句话都能带到那个上面去!

    正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裴施语一看,是她妈妈的来电。

    她把手指放在唇前,让男人保持安静,然后接起电话:“妈。”

    “你和封擎苍是怎么回事?”施玲的语气有些不好。

    裴施语下意识看了男人一眼:“妈,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你怎么回事!难道不知道你妹妹喜欢他吗,这样做不是故意让你妹妹难过吗。你知不知道,都是因为你,昨天芮芮哭得晕了过去!有你这样做姐姐的吗!”

    裴施语听到这些话,心底有些不是滋味,她担心的,果然成了现实。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可是让她拱手让人,这根本不可能。

    “喂,你怎么不说话?!”施玲语气更差了。

    “妈,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和他在一起,是因为我们彼此喜欢对方,又不是为了故意气谁。妹妹这样我也很抱歉,他是个很优秀的人,被人爱慕也是正常的事。为了芮芮好,妈你应该让她认清现实,另找一个她喜欢的,对方也喜欢她的人。”

    “你这不是挺能说的吗!”施玲恼怒道,“你这个做姐姐的就不能让一让吗,怎么什么都跟妹妹抢?”

    裴施语简直哭笑不得,她抢走什么了?

    这些年独立生活在外面的人是她,被养母刁难,为了报答养育之恩,还去替裴绵绵坐牢。在监狱里是多么的艰难,而且还是她最大的黑点,哪怕现在大家不太注意这一点,却也不能抹除掉。

    她的妹妹却是千娇百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妈,这种事怎么能让呢?”

    “为什么不能?!你只要退出来,你的妹妹就会有机会。你们是姐妹,封擎苍既然能喜欢你,肯定也会喜欢你的妹妹。”施玲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难的,非常理直气壮道。

    裴施语快要被逗笑了:“妈,其他事我可以答应你,但是这件事,非常抱歉,我不能。只要他还喜欢我一天,我就会跟他在一起,全身心的爱他。”

    说这句话的时候,裴施语脸微微发红,尤其在男人炽热的目光下,好像整个人都要冒烟一样。

    她好像还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在其他人面前,如此坦白自己的心思。

    男人的大手伸了出来,紧紧握住她另一只手,放在嘴边轻吻。

    她的脑子里瞬间出现了一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你!”施玲没有想到裴施语回的这么决绝,不过想想也是,这么优秀的男人,她会舍得放弃吗?

    任何一个人,哪怕宁可抛弃家人,也都要抓住这样的极品男人吧。

    “你是不是还在怨妈妈,怨妈妈当年抛弃了你,对你妹妹倾注了所有的爱,对你却不闻不问?所以你嫉恨她,想要从她手里抢走她最宝贵的东西?”施玲的声音在微微发抖,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你有什么怨气就冲着我来,不要去为难你的妹妹。这些事和她没有关系,全都是我不好,是我不该这样对你,是我的报应!”

    裴施语听到这些话,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妈,完全在你心中就是如此不堪吗?”

    那瞬间,她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去找自己的亲生母亲,为什么要亲手打碎自己对妈妈这个词的期望和念想?

    如果一直没有遇到,她可以想象她的妈妈是多么的温柔,就像照片里的那样,看向她的眼神,好像包容了全世界。

    可是现在,她只觉得无力极了。

    她虽然偶尔能从施玲身上感受到母爱,可是那种情况实在是太少太少。更多的是怀疑和不信任,她的妈妈一直在戒备着她。

    “你就不能看在妈妈的面子上,离开封擎苍?难道你真的忍心和你妹妹一起争一个男人?”施玲声音放软,听起来可怜极了。

    “妈,你为什么要来劝我放弃,而不是妹妹呢?我不比妹妹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我们是两情相悦!我就算放手,他也不会喜欢上妹妹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