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 只是更在意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93章 只是更在意你

    “你在谢家拿到了多少好处?”

    封云顿时支吾起来:“你,你胡说什么呢!”

    “无利不起早,你这么为谢家奔波,他们没有给你好处,完全不可能。”封擎苍笃定道。

    “我怎么会是这种人!你别胡乱猜。”

    “是吗?”封擎苍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笑嘲讽之意。

    封云心底郁闷极了,为什么明明他才是老子,在这儿子面前,跟个孙子似的。

    “这是互惠互利的事,凭什么不能做?那丫头不管是外貌还是品性都不差,娶了绝对不会亏,我也是为了我们封氏着想。”

    “就像当年对我妈那样?”封擎苍冷笑,目光如尖刀一般犀利。

    “这茬你是不是过不去了!我当初要不这样,有你这小子在这给我添堵吗。”封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娶了那个女人,不仅没有帮着他获得封氏大权,还让他被老爷子厌弃,彻底远离权力中心。

    这就算了,还给他生了个只会给他添堵的孩子,真是遭了什么孽。

    封云拿封擎苍没办法,直接冲着裴施语去:“你这女人要是真的喜欢我儿子,就应该为他着想!别以为我们封氏现在家大业大,就不需要助力。独木难支,没有外界的帮助,早晚会被别人给吞噬掉。现在谢家可不一般,小女儿就要嫁给凌大少……”

    裴施语本来一直把自己当做隐形人,这两父子之间的事,她不好插进去。再说了,男人肯定不会吃亏,她要是在上场,也太欺负封云这个老纨绔了。

    可等她听到这句话,完全震惊了。

    “你说什么?凌大少要去谢家的小女儿?你说的凌大少是凌然?”她不由拔高声音,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瞎嚷嚷什么呢!连你个小丫头也不把我放在眼里!”封云更加憋气,在自己儿子面前吃瘪就算了,竟然连一个小丫头都敢对她嚷嚷,亏他前几天还觉得她会做人呢。

    封擎苍听到这句话也微微皱眉,他拦住裴施语,给了她一个眼神。

    裴施语知道自己失态,顿时不再吭声。有男人在,她会弄清楚究竟怎么回事,不急于一时。

    “我的事你不用再管,上次说过你的年纪大了,不适合再留在董事长这个位置,以免多劳伤身。好好在家,安度晚年吧。”

    封云不可思议的瞪圆眼:“你这是什么话!还真要把我赶紧杀绝啊!”

    “你现在离开,只是一个董事长的位置。如不然,你失去的不仅仅是这些。”封擎苍淡淡开口,压迫感却十足。

    “你这小子,竟然敢威胁你老子!”

    “偷取公司机密资料,到外面建造自己的厂子,你真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事吗?”封擎苍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举着晃了晃,封面上明晃晃的大字刺痛封云的双眼。

    这,这小子竟然什么都知道!他还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不觉呢!

    “我看在爷爷的份上,不追究你的责任,可如果你还有什么幺蛾子,我保证就不止这些。”

    “你敢威胁我!”封云还是无法接受,自己儿子这么肆无忌惮的压在他的头顶上。

    “聪明,答对了。”

    这么一句话,让封云反而不会知道说什么,这个儿子向来不受控制,也不在意外界对他的评价。而他们之间的矛盾,众所周知,也无损他的地位,让他毫无办法。

    “哼!”封云冷哼一声直接离开,走之前还不忘怒瞪了裴施语一眼。

    扫把星!

    裴施语嘴角抽了抽,这个模样哪里有一个董事长的范儿。

    真是扶不起的阿斗,能有封擎苍这样的儿子,真是上辈子烧了高香。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她现在最关注的就是凌然要娶谢苒妹妹的事。

    “凌然真的要娶谢苒的妹妹?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前几天我刚看到他,他明摆着说过,只会娶小萌啊。”

    裴施语焦急道,不敢相信世界变化这么快。

    虽然卫小萌一直决绝的拒绝,她也看不到两个人在一起的希望,但是才几天就领娶他人,这对小萌的刺激未免也太大了吧。

    卫小萌虽然已经心死,可好歹也给个缓冲的时间啊。

    这一头还深情款款,那一头早就找好了备胎,这……她无法想象小萌听到这个消息,会是什么样的状态。

    “没有听过这件事,我回头问问。按照我对凌然的了解,他不是这样的人。”封擎苍安慰道。

    裴施语听到这句话稍稍安心下来:“我也不是这么自私,两个人闹崩了也不让他另娶他人。可是好歹缓缓啊,否则也太伤人了。”

    “我明白的。”

    裴施语暂且把做这件事放到一边,问道:“你真的打算把董事长给撤了?”

    “不然呢?”封擎苍表情淡漠,根本不觉得这个决定有什么不妥。

    “上次不是说暂时留着吗,反正他也就是个挂名董事长,没有什么实权。”虽然封云借职务之便盗取了公司机密,可是如果没有封擎苍的默认,他也没有办法做到。

    “他为难你了。”封擎苍冷冷开口。

    裴施语怔了怔,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男人原来是为自己抱不平呢。

    男人虽然消失这么长时间,可是公司的事却是门儿清的,她的事也同样如此。

    “别人如果知道是这么个原因,肯定说我是褒姒了。”

    封擎苍笑了起来:“有何不可。”

    “你就不怕我把你的江山祸祸没了?”裴施语挑眉。

    “喜闻乐见。”封擎苍毫不在意道。

    裴施语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回答,笑道:“你这话要是传了出去,支持率至少要跌掉大半。”

    “那又如何?”封擎苍毫不在意。

    “你真的一点都不在意?”裴施语早就知道这一点,可是依然觉得很不可思议。换位思考,她恐怕也没法子这么洒脱。

    封擎苍不假思索道:“在意,只是更在意你。”

    刹那,裴施语觉得周围好像在燃放着礼花,漆黑的世界只剩下这光彩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