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那又怎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92章 那又怎样

    “有我在,怕什么?”

    如果是别的男人说这句话,兴许觉得夜郎自大。

    可是从封擎苍的嘴里听到,绝对没有人会这么认为。

    裴施语笑了笑:“我当然知道你很厉害,无所不能,可是我也想为你分忧啊。”

    “我不需要你为我分忧,不过我很享受这样的过程。”封擎苍在她的额头亲吻一口,随即又好像泄愤一样捏着她的脸颊:“别的女人恨不得什么都不做,靠男人遮风挡雨,你却总不给我机会。”

    “那你喜欢我是什么样的?”裴施语问道,两个人在一起,总是要磨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脾气,所以都会在一定程度上迁就对方,这样才能相处融洽。

    这种迁就,往往不需要太多勉强,在相处的时候,主动的会跟对方靠近。

    而且不能只是一方的付出,总是会失衡。

    男人总是为她着想,为她忍让和改变。而她却为他做得太少,因为曾经迷失了自己,受到过伤害,所以有些过度的坚持自我,没有为男人考虑过。

    就像现在,男人不想让她觉得她被包养,两个人同居一直住在她的房子里。

    她的房子一个人住很合适,两个人住就显得不够用了。

    明明上面有更豪华便利的屋子,他们让它空着,却挤在下面狭小的空间。

    这些还不过是简单的例子,男人对她的忍让表现在方方面面,她却做得太少。

    感情上虽然不存在是否公平,全讲究你情我愿。可若是不加以维护,失衡一点点增加,那么最终会倾斜。

    封擎苍想都没想,直接道:“你任何样子,我都喜欢。”

    语气平静,好像跟别人聊起今天是什么样的天气一样,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

    明明是动听漂亮的话,却不会让人觉得因为过于美丽而虚假。

    “你真的这么想?”裴施语觉得整个人好像是冰冷的冬天,身上笼罩着灿烂阳光一样,让人觉得温暖极了。

    “我要是变成一个泼妇,你也喜欢?”她调侃道。

    封擎苍摸了摸下巴,状似非常认真的在思考着:“如果床上对我泼辣,我很喜欢。“

    唰的一下,裴施语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明明在说一些浪漫的事,怎么就突然开起车来了!简直让人猝不及防。

    “你,你——”裴施语嗔怪着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饿了大半个月的男人下腹一紧,恨不得现在立刻扑倒。

    封擎苍眼眸里熟悉的炽热感,让裴施语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本就红扑扑的脸蛋,变得越发红晕起来。

    两个人搂在一起,她明显的感受到她那处的变化,整个人僵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明明知道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并不合适,可浑身发烫发软,完全难以拒绝。

    这么长时间未见,又有刚才的冲击,她根本无法阻挡男人的诱惑。

    她,也想他了。

    呼吸变得粗重,正当双唇就要亲吻到对方的时候,大门被猛的敲响了。

    “咚咚咚——”

    发出巨大的响动声,好像不把门敲坏,就不罢休似的。

    封擎苍的眼眸更加暗沉,脸色十分难看和隐忍。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躁动硬生生给压了下去,在裴施语的耳边低声道:“晚上再收拾你。”

    说罢,松开裴施语,转身坐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

    裴施语红着脸,也连忙理了理衣服,对他点了点头,这才让外面的进来。

    “你这小子,一回来就弄什么幺蛾子!”封云冲了进来,健步如飞,气如洪钟,未见人噼里啪啦的咒骂声就冲了进来。

    他愤怒的指着裴施语的鼻子骂道:“这个女人不可能进我们封家的门,成天惹是生非,还是个二婚!传了出去,人家该怎么看我们封家?!你想要玩玩,我不拦着你,想要娶回去,我绝对不会答应!”

    封擎苍的脸色更加暗沉,周身传出的煞气,让封云的气势都削弱了不少。

    “我的事,你不用操心。”

    “我是你爹!”

    封擎苍冷笑了一声:“那又怎样?”

    封云顿时被堵差点倒抽一口气:“你这不孝子,你,你!”

    “我说过,你不多事,我会让你好过,你若多事,我绝对不会放过。”

    “你这是什么话!你这是要反了天了,没有我你现在屁都不是!现在翅膀长硬了,就想要压过你老子,别忘了,这世道还是将就一个孝字的!”封云恼怒不已,脸都气得涨红。

    封擎苍的目光冷冷扫过他的身上,如冰刀一样锐利刺骨:“我没忘,你是我的父亲,也是我的杀母仇人。”

    封云快要到嘴边的话,瞬间被堵了回去,整个人抽了一下,浑身发软。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胡说八道什么!”

    裴施语也被震惊到了,她也知道一些传闻,封擎苍的妈妈因为他的爸爸有外遇,郁郁寡欢,身体越来越糟糕,没多久就香消玉殒。

    她的死,封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让男人这么说,却好像比想象中的要更加严重。

    男人并不是喜欢夸大其词的人,因为爷爷的帮助,也让他对一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说出这句话,肯定是有所凭证的。

    “当年的事,我妈妈不屑提起,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封擎苍的声音冰冷刺骨。

    封云的眼神有些闪躲,却依然梗着脖子道:“你妈妈确实因为不高兴我在外头有女人,可是这年头哪个男人不是这样?你妈妈自己气性小怎么可以怪到我的头上。”

    “呵呵,是吗。”封擎苍冷笑一声,让封云浑身打了个哆嗦。

    “不然呢!”封云没好气道。

    “如果不是爷爷,你以为我会让你们逍遥到现在?”

    封云不乐意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年的事我不想再提,这是我对爷爷的承诺,也是我妈妈不想自己的名字再和你放在一起提起,否则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付出相同的代价。”

    封擎苍的语气变得十分平淡,可是这么一来显得更加难以捉摸,让人心底更加毛骨悚然。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找你说的是这个女人的事!”封云被他这个样子吓到,连忙拉回话题。

    “谢家的丫头,顾家的丫头,哪个不比这个女人强,你干什么非要她?”

    封擎苍微微眯眼:“你在谢家拿到了多少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