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无利不起早-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86章 无利不起早

    “笙笙真的不可以回到城市里生活吗?”

    施玲听到这句话,原本和蔼的气息,顿时又变得凌厉起来。

    “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上次你害笙笙还不够吗!”

    裴施语心底一揪,刚才的温情瞬间被打散。

    虽然很清楚,这都是因为妈妈精神不太稳定的结果,可难免还是会伤心,难以控制的会多想。

    她在妈妈心中的形象,就这么不堪?

    就像上次一样,顾笙发病,她第一个就怀疑了自己。明明顾笙经常会发病,可妈妈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的糕点害了他,而不是其他什么原因。

    这让她很受伤,现在又是这样,让她难以对自己的妈妈产生一种依恋感。

    不过是觉得,你只是我生理上的母亲,我应该对你好的社会意识,而不是个人意识。

    “妈妈,我只是觉得笙笙太可怜了,想着但凡有丝可能,希望他能和同年龄的男孩一样的生活。”裴施语声音里透着疲惫。

    她明明没有做什么,却总是让妈妈这么怀疑,想要改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兴许她的出生就是原罪,难以抹除妈妈对她生父的恨,而总是投射在她的身上。

    “不行!他是我唯一的儿子,是我所有的依仗,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出一点差错!谁都不能打他的主意!”施玲厉声道,情绪又开始激动起来。

    裴施语担心她出事,连忙安抚道:“妈妈,您别急,我就是这么一问罢了。我也是希望笙笙能活得更快乐……”

    “问也不行!快乐有什么用,好好活下去才是正经!”施玲态度十分强硬。

    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奇怪?

    虽然活下去是很重要,毕竟生命只有一次。

    可是快乐更重要啊,活着就是痛苦,这日子得多难熬啊。

    裴施语也就是这么一想,站在施玲的角度,她当然不希望失去自己的孩子,只要活着就觉得有希望。

    就像那种脑死病人的家属一样,明明知道病人已经失去了知觉,成为了一个活死人,却也不愿意放任他真的死去。

    只要他还在那里,也比死了强。

    “对不起,我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裴施语连忙道。

    “我告诉你们,不管是谁都不能打我儿子的主意!他是我的,你们谁也甭想动他一根手指头。”施玲一字一字,态度坚决。

    裴施语总觉得这些话并不是对她说的,还有其他人。

    挂了电话,裴施语陷入了深思之中。

    她这段时间也去调查了顾笙的病例,他的身体确实很不好,却也没有达到不能见人,不能在城市里活的地步。

    a市的空气指数一直不错,尤其顾家老宅所在的地方,是有名的别墅区。那里环境幽静,空气非常好,非常适合人居住。

    虽然比不上疗养院,却也不差。

    回到城市里生活,理论上并不成问题。

    病人的心情对病情治疗也有非常大的影响,虽然顾笙非常平和,可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在疗养院里,又能开心到哪里去?

    而且还不能接触电视电话电脑,连书籍每天都不能看太长时间,傻愣愣的在院子里晒太阳,裴施语光是想就觉得这样的生活无趣透顶。

    反观顾芮,生活简直太过丰富多彩,对比之下简直不管是谁都要感叹一下命运的作弄。

    她的妈妈未免也太过紧张了,顾家难道没人觉得有问题吗?就这么放任她,对顾笙也太不公平了吧。

    顾笙是个很聪明的人,如果悉心教养,肯定会非常的优秀。

    裴施语这么一想,更是觉得可惜。

    “希望红珠水能够帮助他吧。”她只能这么想到,这一切都是基于顾笙身体太差,妈妈害怕有一丝闪失,虽然过于谨慎,却也可以理解。

    如果身体好了,不像现在动不动就发病晕倒,兴许就能改变他现在的处境。

    裴施语将这件事暂时放在脑后,又开始忙碌起来。

    现在封擎苍不在,很多事都压在了她的头上。明明是刚刚开始接受,就要被迫跟一个熟练工一样,去处理各类事务。

    虽然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可是进步也非常的明显。

    裴施语都要怀疑,男人这时候出差,是不是特意想要训练她。

    “特助!”

    办公室门被猛的打开,李莹直接冲了进来。

    裴施语不由眉头微微一皱:“怎么慌慌张张的,有什么事这么紧急?”

    李莹是男人专门分配给她的,工作能力非常强,让她工作轻松了不少,最关键是还是个女性。

    她平时做事都是井井有条,很少这样慌慌张张没有规矩。

    李莹难以启齿,她出色的语言能力,在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形容所发生的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裴施语看到她这个样子,更加疑惑。放下手边的事,认真听她说话。

    “王启明带人过来了。”李莹一脸便秘。

    裴施语差点没有反应过来王启明是谁,顿了顿才想起这号人物:“他来干嘛?不是已经被开除了吗?”

    “其实也不是他来了,是他的家人来了,说是要讨回公道。”

    裴施语有些茫然:“讨回公道?什么意思?”

    封氏前段时间大精简,把很多尸位素餐、品行不端的人都给开了。当时可是滚蛋了不少人,也不是没有人闹过,可都是没有掀起一点波浪就消失了。

    如果只是普通时间,李莹不会这么惊诧,一副难以言喻的表情。

    “他们说你想要潜规则王启明,他不同意,就被你打击报复给开了,现在要为他讨回公道。”

    裴施语听到这句话,心底直接爆粗,这都是什么事啊!

    “你不是在逗我?”

    李莹干笑一声,她也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被刷新了,她也是个职场老人了,可这种事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一个男人控告女上司想要潜规则他,这也够奇葩的了。

    尤其这个女上司年轻貌美,还有一个帅气逼人的、有钱多金的男朋友,这是得多想不开,才会用这种恶劣的手段去潜规则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

    就算裴施语有那种不良嗜好,也不需要这样做好吗,这可是她男朋友的公司啊。

    “他们想要讨回什么公道?”裴施语笑了,“想让他继续回来工作?”

    王启明真的有脸回来?

    这种未免也太滑稽了吧,简直可以上头条新闻的节奏。

    “要钱以及你的道歉。”李莹道。

    裴施语嗤笑一声:“无利不起早,要的钱还不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