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玩够了,再回家-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84章 玩够了,再回家

    总裁特助办公室。

    桌上的内线电话响起,裴施语接了起来:“喂。”

    “特助,前台说京城凌家的凌少来找您,是否让他上来?”

    裴施语微微皱眉,这个凌然怎么找上门来了,是为了公事还是私事?

    “让他上来吧。”

    挂了电话没多久,凌然就出现了。

    “凌少,您找我有何贵干?”

    他们这段时间不乏接触,但是每次都是匆匆而过,顶多点头之交。

    凌然看着她,有一瞬间的恍惚。

    这个女人,还真是像她啊!

    不过是一瞬,很快就回过神来。

    “这段时间麻烦你了,谢谢你帮我照顾小萌。”凌然完全没有平常凌人的气息,态度谦和。

    “谢就不必了,我照顾小萌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她是我的最好朋友。”裴施语淡淡开口道,虽然心底难免为了他们惋惜,可真的看到这个男人,也难以露出好脸色。

    如果不是他,小萌就不会如此为难,现在还可以继续过着没心没肺的日子。

    卫小萌流产的事已经在家族里传开,如此,就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族的事。

    他们正借着这件事在博弈,完全不考虑卫小萌的想法和感觉。

    这也使得卫小萌觉得心灰意冷,温室里的花朵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待的温室并没有那么美好,还暗藏着很多东西。

    凌然只是笑了笑,也没有绕弯子,开门见山道:“小萌是不是委托你,让你帮她离开这里。”

    裴施语心底一凛,这个男人怎么知道?她都还没有打电话给唐夜呢。

    “看来是真的。”凌然看到裴施语的表情,就明白了。

    被人猜中心思的感觉并不好,裴施语道:“凌少这次来,是想要讨伐我?”

    “不,我希望你答应她。”

    裴施语诧异:“为什么?”

    “她想要做的事,我都会尽力帮她完成。”凌然眼底闪过一抹酸楚。

    “然后让她一直生活在你的掌控之中?”裴施语立马听出背后的意思。

    凌然并没有反对:“她注定是我的妻子,我不会放开手的。她想要自由,我可以让她出去看看。玩够了,再回家。”

    “如果我不同意呢?”

    凌然笑了笑,鹰眼射来:“那么我现在就把她禁锢在身边!你应该知道我有这个能力。”

    “你!”裴施语恼怒,这种被要挟的感觉还真是不痛快。

    凌然的眼眸却闪过一丝诧异,这个样子,还真是越看越像,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相像的人吗?不仅仅是外貌,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顾老夫人和她是双胞胎姐妹,虽然外形相像,可是谁都不会认错两人。因为那种周身的气质,还有散发出来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凌然的眼神让裴施语感到不舒服,原本对他就开始有意见,如此更加不痛快。

    “你想要伤害小萌,伤害到什么样子才满意?如果你在乎她,当初就该好好对她,现在这个样子,我只看到了你的霸道和无理。”

    凌然也知道自己失神,收回眼光,道:“我从来没有想过伤害她,霸道也好无理也罢,我做出的决定不会改变。”

    凌然态度极其强硬,根本听不进别人的话。

    “我不会把她的行踪给你的。”裴施语对他无可奈何,只是开口道。

    “不需要,你只需要答应她的要求即可。”凌然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这副样子,让裴施语更加憋闷。

    “我当然会答应,不需要你专门过来强调。”裴施语没好气道,这分明就是故意挑衅!故意来强调,所有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下,警告她不要做一些得罪他的事。

    凌然笑了笑,却并没有解释什么,只道:

    “她现在的身体还不够好,不管有什么样的决定,都要等身体好了之后。”

    听到这句话,裴施语的心情才好转了些,好歹听起来还是在关心卫小萌。

    “不用你嘱咐,我也知道该怎么做。”她依然没有好气回道。

    凌然点了点头,准备离开的时候,停下来了。

    “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这话一出,裴施语心底咯噔了一下。

    “是吗,大概我是大众脸。”

    “你的父母是谁?”凌然突然开口道。

    裴施语心脏猛的一缩,很快又恢复正常:“我也很想知道。”

    “抱歉。”凌然顿了顿,又开口道:“等我和小萌结婚的那天,她也会出现,我到时候介绍你们两个人认识。我觉得,你们肯定会喜欢对方的。”

    裴施语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内心的感觉,脱口而出:“故意当着她的面结婚?”

    爱一个人,不在乎对方的年龄、身份,两个人并没有血缘关系,少年有这样的憧憬,也并不是罪过。不过是身份的特殊,和社会的规则,让人觉得很畸形,难以启齿。

    裴施语对于这样的感情不发表意见,但是她无法释怀因此伤到了小萌。

    凌然微怔,苦笑一声:“小萌也是这么想的?她是独一无二的,小萌也是,从来不存在谁替代谁。”

    “那为什么……”裴施语想要说出为什么床上会叫出她的名字,又觉得不妥,赶紧给打住了。

    “不过是难以启齿罢了。”凌然懊恼道,如果他更坦然一些,是不是事情就不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

    因为他的遮遮掩掩,反而让小萌胡思乱想。如果知道事情原委,小萌肯定不会这样误会。

    再加上有心人的挑拨,才会到今天的地步。

    思于此,他的眼眸暗了暗。

    那些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你们好自为之吧。”裴施语除了这句话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相信这个男人并没有说谎。可是伤害已经造成,并不是说清楚就能轻易化解的。

    凌然微微颔首,便是转身离开了。

    裴施语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轻轻叹了一口气。

    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刚才凌然提醒了她。这段时间太忙,又要照顾卫小萌,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妈妈和顾笙,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

    之前还和顾笙约好,会去经常探望他,没有想到这么快就食言。

    想到上次的不欢而散,裴施语顿时觉得有点头疼。

    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妈妈,对于当年的事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判断。

    妈妈没有必要骗她,可是总统和总统夫人真的会有这么不堪吗?

    这样的观点让她一时难以接受,所以在这里蹉跎,利用各种借口去逃避。

    她还去训斥卫小萌,其实自己也一样。

    想了想,裴施语给施玲打了个电话,电话很久才被接了起来。

    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一个冷冷的嘲讽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