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想要逃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83章 想要逃离

    “恕我直言,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依照他的能力,如果有心,你就算可以暂时逃离,也不能躲一辈子吧?难道你真的为了躲一个人,把从前一切都放弃了吗?”

    裴施语忍不住开口道,她明白卫小萌的无奈,可是这样做,代价未免太大了。

    卫小萌的眼眶红了起来,一脸纠结:“这是我唯一能想得出解脱的办法。”

    “你们两个就不能好好坐下来谈一谈吗?”

    “如果可以谈得拢,我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了。”卫小萌神色黯然,她已经不想纠缠,可是对方就是不如她的愿。

    裴施语叹了一口气,两个人都是执拗的人,这是个无解的题。

    知道没有办法让她改变主意,只能尊重她的想法。

    “你想去哪个国家?”裴施语问道。

    卫小萌目光平静的望向她:“他对我太熟悉了,我选择的地方,他很可能会猜出来,你有什么推荐吗?”

    裴施语听到这样的话,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心底的感受。明明彼此有心,却有缘无分,让人惋惜的同时忍不住感叹命运的作弄。

    凌然会这么用心,说明是在意。卫小萌之所以逃离,也是因为太过在意,反而害怕想起那些不堪的过往。

    爱情真是折磨人的东西,沾上了她再也难以保持理智和冷静,让人变得疯狂。

    “你突然这么一说,我一时也想不起来。”裴施语有些苦恼道,却也开始在脑子里意义筛选。

    “欧洲相对比较安全和发达,生活也比较安逸,距离我们国家也远,你去那里会比较合适。”

    卫小萌点了点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要不然你去荷兰,开满郁金香的地方。”裴施语思忖片刻,想到这么个地方。鲜花能让人心情愉悦,卫小萌现在心情抑郁,很需要鲜花疗法。

    “那里确实很不错,就定在这里吧!”卫小萌没有异议,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你先别急着决定,我也不过是突发奇想,对那并不是很了解。你先去了解一下那里的生活习惯、气候等等等,如果觉得合适再做进一步的计划。”

    卫小萌摇了摇头:“不用了,就这吧。”

    言语很是不在意,好像要背井离乡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到处都是和自己长相完全不同的地方的人并不是她一样。

    裴施语轻轻叹了一口气,她以为卫小萌这段时间恢复了不少,看来情况其实并不乐观。

    潜意识里,她是散漫的态度,对未来其实并没有说的那么在意。她现在只想着逃离这里,其他都不重要。

    “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得依靠封氏的力量。等苍回来,我让他帮忙想办法。”

    “能不能避开他?”卫小萌乞求道,“他和凌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虽然坚信他不是多嘴的人,但是……”

    卫小萌说不下去了,心底愧疚极了。也知道她很为难人,可她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了。

    “我知道的。”裴施语连忙出言安慰,“可是如果不通过封氏,我没有这方面的人脉啊。”

    卫小萌定定的看了她一眼:“夜少。”

    “啊,我差点把他给忘了!”裴施语拍了拍脑子,差点把这家伙给忘了。

    “我留给你一天的时间,让你好好考虑,如果决定了,我就去找他。看他有没有办法,让你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国。”

    “我想偷渡出去。”卫小萌突然扔下一颗炸弹。

    裴施语被炸得不清:“你疯了!要是被抓住会坐牢的!”

    如果是偷渡,就要变成一个没有身份的‘黑人’,真正的隐姓埋名过日子,完完全全的逃脱现在的身份。

    她只以为卫小萌是出去散心,怎么也没有想到要做得这么决绝。

    “我想得很清楚,比任何时候都清楚。”

    裴施语这下不答应了:“不行!你抛开一切出国,代价已经非常大了,现在还想要偷渡,我也疯了才会答应你。”

    “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的摆脱他,否则不管怎样都会被他找到的。”卫小萌眼底充满了决绝。

    “为了一个男人,你至于要做得这么决绝吗?你偷渡以后,身份都是假的,整体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过往的经历没有办法成为你谋生的依据,你知不知道日子会有多艰难?!”

    裴施语简直想要敲开她的脑壳,想看看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知道,我也并不是仅仅因为他啦。”卫小萌喃喃开口。

    “那还因为什么?别人是没有办法才偷渡,你倒好明明有门路却非要去做这样的事!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裴施语气急。

    “我不想回这个家了。”卫小萌一脸可怜兮兮。

    裴施语却不上这个当:“少给我胡扯,你就是想要逃避,想要彻底抛开所有!想要彻底断掉从前的联系。你以前还总是说我没有办法完全逃脱过去,你看看现在你自己!”

    卫小萌低着头,没有说话。

    “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这种事绝对不能做,也别去想。”裴施语态度强硬。

    “我知道了。”卫小萌弱弱开口,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萎靡。

    裴施语见状,态度软了下来:“你想逃离,有很多方法,不要用最不高明的一种。”

    “好。”

    裴施语见她这样,就知道并没有真的听下去。

    她也不知道怎么劝,只能平常多盯着点,别让她去干傻事。

    偷渡,亏她想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