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你是不是瞒着我做了对不起我的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81章 你是不是瞒着我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封总出差了,过几天才会回来。”裴施语公事公话回答道。

    封云撇了她一眼,嗤笑一声:“你是他的特助,他出差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带你去。”

    “封总有自己的考量。”裴施语淡淡开口,心底却无比吐槽,你好歹是个董事长,这么八卦真的好吗?想要刁难她,段数未免也太低了吧!

    怪不得封老爷子当初没有让他沾染公司的事,就是知道他没有什么本事,只会吹胡子瞪眼。

    真不知道这样的人当初是怎么哄骗封擎苍的母亲,在她看来完全一无是处。

    不过不得不承认,封家的基因非常不错。封云如果不说话,这身皮囊还是很骗人的。虽然年纪已经大了,依然是个帅老头,看起来很有涵养和修养的人。

    实际上压根不是那回事!

    据说当初封老夫人过于宠爱这个唯一的儿子,很担心被人害了,导致家产被外室占了,所以一直护在羽翼之下。结果导致了成了个没什么用的妈宝男,思想行为都非常的幼稚,还自带一种大妈怨妇气质。

    以前也不过是偶尔听到这么一耳朵,她并没有在意,现在觉得简直总结的太对了!

    “他是不是没有告诉你他去干什么?”封云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裴施语脸色未变,只是觉得跟一个大老爷们说这些实在是太奇怪了。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干脆直接不说话。

    “这小子肯定是去见那个丫头了,这么多年竟然还念念不忘,身边有了女人,都还是挡不住他的心。”

    又是那个女人,裴施语心底有些不适。

    不过突然还不至于傻到在这个人面前表现出来,只是淡淡开口:“董事长,如果您没有其他公事,我就出去了。”

    裴施语把‘公事’两个字加重了音。

    “男人在外头有人是常事,你不在意也是好事。”封云难得慢条斯理的开口。

    裴施语却不耐烦跟个老头说这些:“董事长,我先出去了。”

    “站住!”封云高声道,“你把荔湾广场的策划书拿给我。”

    荔湾广场是封氏今年的大项目,目前属于公司高度机密。

    裴施语微微皱眉:“抱歉,董事长,这份文件我不能给您,封总交代除了他谁也不能查看。”

    “我是董事长,没有我看不了的!”封云脸色沉了下来。

    “抱歉。”裴施语并不欲与多说。

    封云心底恼怒,却并未发货,只是循循诱导道:“这个项目非常重要,我要审查一遍。”

    “抱歉。”裴施语还是只有两个字。

    “拿给我,我可以考虑同意你们两个人的关系。”封云丢出巨大的诱惑。

    裴施语听到这话,反而更加警惕了:“抱歉。”

    废话一句不多说,不管封云说些什么,都回复这两个字。

    令她诧异的事,这样的态度,竟然没有让封云恼羞成怒,要是平时早就气得掀桌了。

    不仅没有动怒,反而夸赞道:“很好,你是个很有原则的人。”

    这是要唱哪一出?

    裴施语心底诧异,面上却是不显,只是淡淡道:

    “董事长,这是我应该做的。”

    “这个项目非常重要,过几天的承建商竞标,务必要选择最优秀的。”

    裴施语点了点头道:“我们已经对所有参与竞标的承建商进行了认真的筛选,保证竞标的顺利进行。”

    “嗯,很好。”封云赞赏道,随即画风一转:“可是我怎么听说,你故意把谢家给涮下来了?你们女人就是小心眼,因为可笑的嫉妒心,竟然公私不分!”

    裴施语听到这话,心底莫名的踏实了,她就说呢,封云怎么可能会好好跟她说话,肯定是有目的的。

    “他们组建的建设团队已经出现了好几次问题,每次都是重大的工程失误,并不符合我们的竞标标准。这也我个人情感无关,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审核组几番调查的结果。”

    “呵呵,你在上头压着,他们当然就顺着你的话说!”封云冷哼道,心底有些不是滋味,明明自己才是董事长,结果决策权还不如一个小姑娘!让他情何以堪!

    “请董事长相信我们封氏团队的专业性,这是关乎公司的大事,我们不会以此胡作非为。关于谢氏的报告也有详细的记载,董事长如果怀疑可以去审查。”

    “别跟我在这打马虎眼,你们那些伎俩我还不知道?谁家没点问题,你们刻意扩大错处轻而易举。”封云冷冷开口,“你就是因为嫉妒谢苒是这次的领头人,还当我们看不出来吗。”

    裴施语抿了抿嘴,她并不否认这是一小部分原因。但是确实是谢氏的建设团队有问题,所以才会让她名正言顺的将其涮走。

    之前的相片时间,她不信谢苒没有参与。

    她就是小心眼,那又怎样!谁让她自己不把事情做得漂亮,那就怪她手下不留情。

    “谢氏必须入场!”封云直接下了死命令。

    “不行。”

    封云直接操起桌上的茶杯猛的摔了下去:“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你是不是不把我这个董事长放在眼里!我告诉你,我封云再落魄也由不得你个小丫头片子在我头上拉屎拉尿!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要么你把策划书给我,要么将谢氏放入场!”

    “是。”裴施语闷闷道。

    她走出董事长办公室,忍不住叹了口气,男人怎么还不回来,如果他在今天的事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不管如何,她只是个助理,手上的权力没有那么大。

    而且刚刚上任,还达不到陆伟祺那样的地步,行事没有那么足的底气。

    晚上,消失几天没有消息的封擎苍终于打来了电话。

    “你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总是联系不到?”裴施语忍不住埋怨道,她已经习惯了男人的陪伴,可是这些天他杳无音信,让她无法习惯的同时也非常的担心。

    想到他怎么都不乐意带着她,也不愿意告诉她到底怎么回事,心底难免升起了怨气。

    “你是不是瞒着我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