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不会再让你逃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8章 不会再让你逃离

    乔祁听到这话,眉头紧蹙:“这话是她跟你说的?你没听错。”

    “哥,我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吗。”乔天翻了个白眼。

    “她现在是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变得很漂亮自信,看到我的时候也没有以前那种胆怯的样子。”

    乔祁沉默了,想到了他们最后一次联系的对话。

    当时,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当做是女人的小性子。正在气头上,一时不理智也是正常。

    听到她对乔天也是这副坚决态度,心底有些动摇了。

    她从前有千般万般不好,但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那就是识大体。

    乔家一直不太平,想要把他拉下总裁位置的人有很多。她总能游刃有余的处理和那些人的关系,不会去得罪,尽量的讨好。

    不像裴绵绵一样,总觉得自己是总裁夫人,高高在上,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才刚进乔家没多久,就得罪了很多族人。

    他为裴绵绵不知道摆平了多少次不必要的纠纷,让他不胜其烦。

    裴施语在意他,也在意他的家人,从不会在别人面前落他的面子。

    现在,她说出这样的难以挽回的话,是不是真的不想再回头?

    这怎么可能,追逐了他这么久的人,不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变漂亮?他对此嗤之以鼻。

    兴许现在开始学会打扮,会有一些变化。可人的样貌是固定的,再漂亮又能漂亮到哪里去。

    乔天这小子,最喜欢大惊小怪。以前对她印象太差,产生对比,所以才会这样不淡定吧。

    “好了,我知道了。”

    不再与他废话,乔祁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喂,喂……哥,哥!”

    乔天那边吼着,电话里只传来嘟嘟的声音。

    “怎么说挂就挂啊。”撇了撇嘴,他垂头丧气的回包厢,中间忍不住瞟了一眼裴施语缩在的包厢。

    这时候一群人走了出来,领头的男人非常耀眼。

    这……这不是深渊大神吗!

    几个人交谈甚欢,裴施语也融入其中。深渊还低着头跟她说些什么,两个人一起微微笑着,默契又和谐。

    她怎么跟他混一起了!

    深渊可不是一般的作家,他出身名门,极具才华。所在的圈子,都是封少这样的人物,可望不可即。

    他们乔家想要接近,都是求而不得的。

    现在,他从前看不起的裴施语,竟然和深渊如此亲密,实在太让人震惊了。

    不仅变漂亮了,混的圈子也和从前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乔天觉得自己得去洗洗脑,今天接受到爆炸性信息太多了,现在都跟在做梦似的。

    对了,打电话给堂哥!

    电话拨过去,占线,一直占线。

    乔天无奈,只能先把这事放到脑后。他现在需要跟狐朋狗友们喝一杯,压压惊。

    停下手边的工作,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乔祁望着手边的手机,犹豫片刻最终拿了起来。

    点了点,拨出那个从前极少会打的号码。

    “你所拨打的号码不存在……”

    冰冷的女声从电话里传过来。

    微微皱眉,突然想起很早之前裴绵绵和他抱怨,现在完全没办法联系到裴施语。

    当时他正焦头烂额,并不在意,没想到是真的。

    这个认知让他心里很恼怒,不甘心用办公室的电话拨了过去,依然是同样的提示。

    全世界都在和他作对吗!

    眼眸变得阴沉,整个人充满戾气。

    他拨通一个电话,对方一接起直接命令:“限你半个小时之内,把我前妻的电话号码找到。”

    说完,不管对方如何反应,直接把电话挂了。

    城市的另一头。

    “封少,侦探社那边传来消息,乔祁想要她的电话号码。现在问我们,该怎么办?”

    高大男人的身影在光影中若隐若现,光照在他坚毅的下巴,冷硬的线条在黑暗中气势凌人。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在桌面上敲打,深邃的双眼如同黑曜石一般。

    “给他。”

    陆伟祺怔了怔:“这……合适吗?”

    这不是让两人藕断丝连吗,将人往对方那推吗。烈女怕男缠,更何况她从前如此迷恋那个男人。

    难道自己误解了,男人依然没有下手的意思?

    “有了对比,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封擎苍难得好心情解释。

    也只有这个男人能这么自信,陆伟祺心底暗叹。

    不敢再有异议,他连忙回道:“是,我现在就去回电话。”

    陆伟祺退下,房门被关起,男人一个人坐在硕大的办公室里。

    椅子一转,面向落地窗外,窗外灯火通明,车水马如龙。

    “这次,我不会让你从我身边逃离。”

    ————

    裴施语快要到家的时候,接到了电话。

    看到屏幕上的字数,她一时没反应,直接接了起来。

    “喂,你好。”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

    “喂?”

    “施语。”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微微怔了怔。

    回想刚才的数字,这才记起那是乔祁办公室里的电话。

    她从前将与他有关的东西都深深印在脑子里,尤其是电话号码。

    每天最期待的就是能接到对方的来电,希望手机屏幕出现熟悉的号码。

    可惜当时很少能够实现,男人极少打电话给她,经常让秘书传达自己的意思。不管事情是重要还是微小,都不乐意亲自打过来。

    在监狱里的时候,内心更是期待。

    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直到后来的绝望。

    现在,她几乎已经忘记了那些期待的电话号码,再次见到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一言不语,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号码已经换了,什么意思很显而易见,再次联系不过是多此一举。

    铃声再次响起,这次换成男人的私人号码。

    她犹豫片刻,最终接了起来:“我想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

    说完,就要按下挂断键。

    “施语,你有东西留在我这。”男人迅速道出意图。

    她顿了顿。

    “扔了吧,以前的东西我都不需要了。”

    “包括我吗?”

    “乔先生,我记得我们已经离婚了。”

    她的语气十分不善,正常人恐怕都难以好脸色。

    如此可怜的语气,难道就能让人忘了,当初她是如何背叛的吗?他把她当什么了。

    “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你别急着挂电话,我这有你爸爸的遗物。”

    悬在挂断键的手指顿住了。

    “是什么?”

    “你明天过来就知道了,如果你不想拿回,我就帮你处理掉。”

    嘟——嘟——

    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喂,喂——”

    裴施语懊恼的吼着,却没有任何回应。

    再拨过去,对方直接掐断了电话,其意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