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女主是个大忽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69章 女主是个大忽悠

    裴施语听到这话,不由微微皱起眉头。

    这种小事怎么会传到他的耳朵里?她并没有耽误工作,虽然确实有些搞特权,利用男人打掩护,说是出去办事。

    可这根本算不上什么事,根本不值得提起,一般人也不太清楚。

    心底疑惑,面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董事长,我已经跟总裁请过假,手上的工作也并没有落下,我想这里面应该有误会。”裴施语不紧不慢的解释。

    她现在是总裁特助,只需要对封擎苍一个人负责,其他人的话听听就可以。

    不管她做了什么事,能辞退她的只有封擎苍一个人,这就是特助的权力。

    “我那儿子早就被你迷得七荤八素,什么都看不清楚!我早就说你不能担任这个职位,女人只会拉男人后腿,什么事都干不成!现在还把你安排得这么近。你要是识趣就自己辞职,别耽误我儿子!”

    封云语气冷得不行,虽然极力想要自己表现得威严,却总难以想封擎苍那样自然。

    不是他演技不高,这些年好歹在高位这么长时间,而是他竟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有他那个儿子的影子!让他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董事长,如果您对我的能力有所质疑,可以要求总裁将我撤职。”裴施语不咸不淡道,和之前一样把皮球踢给了封擎苍。

    她现在认清楚了,她只需要在意男人的态度就好,其他人不足以挂齿。

    更何况是男人并不在意的家人,更加不能替她决定什么。

    “你这人怎么说都听不懂?!你想要成为我们封家的儿媳妇,就不能在封氏上班!”

    封云看到她这副样子,心底更加恼怒,不再废话,直接说出自己的意图。

    “抱歉,恕我不能答应。除非总裁这么决定,否则我不会离开。”

    又是这样的话,封云对眼前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看不顺眼!

    “我是他爹!”

    “所以我相信董事长和总裁一样公私分明,只论能力识人,而不是关系。”裴施语淡淡一笑。

    封云被这话堵得没脾气,只能闷闷开口道:“我跟那小子才不一样,我才不会把自己的女人放在身边做事,成何体统!你既然说喜欢他,就应该为他考虑,这么做只会让大家瞧不起他!”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听一个名人说过,足够强大的人是不畏人言的,总是在别人的眼光里活着的人,这辈子是也不过是泛泛之辈,难以出类拔萃。我相信您和总裁,都是非常优秀的人。”

    裴施语缓缓开口,她的声音非常悦耳动听,再加上长得十分温婉看着非常舒服。

    你兴许不会觉得她是大美女,但是绝对会觉得她很好相处,想要亲近的类型。

    封云也被她周身的气质所影响,没有外人的干预下,原本恼怒的心,也被渐渐平缓下来。

    男人都是视觉性动物,尤其这种吹捧的话,更是容易让封云这种没什么本事又觉得自己很牛的老纨绔觉得舒坦。

    “伶牙俐齿。”

    “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裴施语微微一笑,看起来真切极了,好像真心实意的在夸人似的。

    封云冷哼了一声,虽然还是一副不痛快的样子,可比之前好了许多。

    “我希望下次不要再听到你尸位素餐的消息,否则我不管那个逆子怎么个态度,一定会把你弄走!”

    “谢谢董事长给我表现才能的机会。”

    封云看她跟铁通似的,完全没法下手,又训斥了几句,就放她离开了。

    裴施语回办公室的路上,遇到了向晓月。

    “听说你被董事长叫过去了?他没有为难你吧?”向晓月问道。

    “为难还谈不上。”裴施语笑道,她发现那个老头儿还挺好忽悠,只要说些好听的,毛立刻被捋顺了。

    向晓月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根本没事。

    “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裴施语的进步她看在眼里,为人处世比从前成熟了不少。

    “这也多亏你之前带我出去历练,你现在在公关部怎么样?我听说那边对你的评价非常高。”

    向晓月最终决定去了公关部,不在同一个部门,两个人平时难得一见。

    “肯定没有在秘书处轻松,不过确实很锻炼人。”向晓月目光灼灼,充满了干劲。

    看到她这个状态,裴施语欣慰不已。

    果然有自己事业的女人会显得更加自信,人一旦自信,美貌度也跟着上来了。

    告别向晓月,她就接到了男人的电话,第一句就是问道:“老头子没有为难你吧?”

    “你的消息未免太灵通了吧?!”裴施语有些无语道,跑到地球另一边,还能如此迅速反应,也是太不容易了。

    “因为是关于你的事。”男人淡淡开口,一句话撞击了裴施语的心。

    心跳开始加速,她走在走廊上,耳朵忍不住红了起来。

    “你在那边怎么样了?”

    封擎苍周身的气压顿时降了下去,千里迢迢跑过来,没有想到很有可能一无所获。

    这让他心底非常不痛快,有人甚至劝他放弃。钻石之心虽然不易得,可像他这样总是擦肩而过却也不多。恐怕这是没有缘分的缘故,封擎苍却不信这个邪。

    裴施语明显感受到他心情不怎么样:“怎么了?是不是不太顺利?”

    “嗯。”男人应了一声,不再出声。

    裴施语知道他这代表不想说也不希望别人问起,虽然不明白是什么了,却也不再追问。

    只是心底非常的好奇,到底是什么事会这么棘手?让男人一而再再而三要前往那里。

    那里虽然有不错的发展前景,但是还是不值得男人这么费劲去争取。

    裴施语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低声开口道:“早点回来,我在家里等你。”

    原本低落的心,因为这一句话变得兴奋起来。

    “这次你要给我准备什么节目?”

    男人低沉的声音,通过手机传过来,仿若有魔力一般,让裴施语全身燥热,脸刷的一下通红。

    她抿了抿嘴,半响才缓缓开口:“任君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