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0464难以言喻的感情-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64章 0464难以言喻的感情

    凌然靠着墙抱着腿蹲了下去,他的存在对她来说,就是如此的不堪吗?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我知道她有身孕,绝对不会说那些话!”凌然懊恼不已,直接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刚才怎么就着了魔,专门挑这种最难听的话说。

    明明他心底并没有那个意思,明明他是多么的珍视她。可他被怒气冲晕了头,口不择言,结果就遭到了报应。

    “现在说这些已经迟了,她现在精神不稳,这段时间你也不要出现在她眼前。小月子和女人坐月子一样,需要悉心调养,我希望你不要再来害她一次。”

    裴施语冷漠开口,她知道这样的话话有些狠厉,对于原本就自责的男人来说,如同刀割。

    可是她难以控制想要说出来,毕竟比起躺在病床上的卫小萌,他受到的伤害要轻得多。

    凌然并没有答应,裴施语也没有再跟他废话,直接转头离去。

    因为来的匆忙,完全没有来得及准备,她得回去拿些东西。

    她回到卫小萌家里,正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封擎苍的电话打了过来。

    一接电话,封擎苍就感受到了她的情绪低落:“怎么,还在生我的气,不带你一起过来?我过后会跟你解释,不要着急号码?”

    “不是,是小语的孩子没有了。”裴施语将来龙去脉说给他听,将心中的沉闷给吐出去,这才感觉没有那么憋气。

    “凌然怎么可以这样!亏我当初看他觉得是个可靠的,还为他说话,撮合他和小萌,没有想到竟然会这样!”

    裴施语恼怒极了,恨自己当初没有早点阻止两个人在一起,反正小萌也不会遭受这样的罪。

    “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封擎苍陈述道,“事情已经发生,多想也无益。”

    “我也知道,可是还是忍不住很生气。”裴施语心底憋闷,一想到卫小萌这样可爱的女孩,竟然遭这样的罪,以后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就气得肝疼。

    “凌然喜欢的人到底是谁?他这样的人还有不敢追的人吗,干嘛去祸害别人?!”

    封擎苍沉默了,裴施语顿时觉得不对劲:“你知道那个人是谁?”

    男人依然没有开口,似乎非常纠结。

    裴施语认识他这么长时间,还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的为难。

    “有这么不能说嘛?”这让她更加好奇了。

    “有点。”

    裴施语瞪大眼,没有想到连男人都会这么说。

    “这件事确实有些难以启齿,凌然喜欢的人是总统夫人。”封擎苍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

    裴施语张大嘴,半响都关不上。

    “总统夫人可以当他妈了吧!总统夫人可是一手把他带大的啊!”她反应过来,不自禁拔高了声音,直接吼了出来。

    “嗯。”男人应了一声,没有解释什么。他不善于说八卦,尤其这事还涉及朋友,事实还是这么的匪夷所思,能透露这么多已经是极限。

    裴施语也明白他的个性,再加上男人那边又要开始登机,没说几句就挂了电话。

    “这tm都是什么事啊!”她沉默了许久,最后刃不住爆粗。

    冷静下来,她通过之前掌握的信息,已经封擎苍透露的,大概能分析出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然从小失去母亲,父亲性格刚毅又长期不在家,因为是男孩子,对他的要求一致很严厉,虽然大家都爱他,可方式却显得比较冷酷。

    从小极度的缺乏爱和柔情,这个时候,出现了总统夫人。小小的男孩被总统夫人带大,对她的感情也非常的复杂。

    把她当做妈妈,也把她当做可以依恋的人,当做可以陪伴这辈子的女人。感情难以一刀切的想明白,充满了少年时候的懵懂,又有对母亲的爱。

    也是因为这种复杂,让这个女人成为凌然心底不可以触碰的点。

    所以卫小萌提起,他的反应才会这么大,让两个人的关系一度跌到冰点。

    裴施语不知道该怎么评述,只觉得头更疼了。

    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裴施语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给卫小萌,他们两个人的事还是由他们自己说清楚。她这个外人能帮一次,却管不了一世。

    心结还是要自己解开为好,解不开,就让这段关系成为过去。

    是否有缘分,全靠造化。

    她现在一改之前的态度,不再希望卫小萌和凌然再在一起。已经互相伤害,哪怕以后化解,也如同心底的一个刺,总是会隐隐作痛。

    不过她作为旁观者,依然不会去掺和着什么,她现在最大的目的就是要养好卫小萌的身体。

    她将红珠水大半部分都留给了卫小萌,希望能养好她的身体。她现在只能把希望寄予在红珠水上,不能有孩子,对于一个希望有家庭喜欢孩子的女人来说,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她到现在还不敢将这个消息告诉给卫小萌听,就怕她受到刺激。

    裴施语从家里带着熬好的鸡汤走到病房,结果在门口就听到吵嚷的声音。

    “弟妹,不是我说你,你看你是怎么教的孩子!现在竟然闹出这么大的丑事,你这是要把我们卫家的脸都要丢光啊!”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是卫小萌的伯母。

    “就是,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以后我可怎么找好人家,大家肯定以为我们卫家的女孩都是不知道检点的!”卫小夙恶狠狠道,语气里却透着幸灾乐祸。

    “怪不得凌家少爷把小萌甩了,原来是给他戴了绿帽子啊!我早就说女孩子家家的不能一个人在外面住,像我们家小夙就绝对不会这么做,你们就是不听,看看,现在出事了吧!”

    裴施语听不下去,连忙打开门走了进去,就看到一群人围在病床旁边。

    卫小萌的苍白的小脸显得更加可怜和虚弱,原本就蔫蔫的样子,现在更是毫无生气,双眼空洞,好像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一样。

    曾莉正痛斥着卫小萌的父母,她的父母头压得低低,就这么乖乖听训,完全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女儿现在需要的是休息,经不起这样的刺激。

    裴施语心底火气蹭蹭往上冒,以前她也知道卫小萌的父母有时候不怎么靠谱,却也没有想到这种时候,还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