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孩子没有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62章 孩子没有了

    门外的人,是凌然。

    凌然的脸色不太好,极力在压抑着什么:“我找小萌。”

    卫小萌朝门外探脑袋,一看到是他,顿时脸色沉了下去:“小语,关门!”

    凌然先一步用脚卡住门,强势的走了进来。

    “你来做什么,之前不是说好了,我们之间完了!再也不见!”卫小萌恼怒道,抓起一个抱枕就给砸了过去。

    凌然抬手把抱枕个抓住了。

    “那是你说的,我没有同意。”凌然目光幽深,直挺挺的逼近卫小萌,那架势好像要将她吞了一般。

    卫小萌看到他这个样子,心底有些发毛:“管你同不同意呢,反正现在我们没有关系了!你赶紧给我出去,否则我报警说你私闯民宅!”

    凌然却不管不顾,看到卫小萌想要逃跑,一把将她抓住:“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原来我在你眼里就是这种喜欢闹腾的人吗?觉得一切都是我任性造成的吗?”卫小萌眼眶红了起来,到了这种时候,男人还不愿意承认,还觉得是她的错,他到底想要骗她道什么时候。

    裴施语看到这架势,非常担心会出事。

    卫小萌现在是孕初期,胎象还不稳。

    “你们有话好好说。”她走向前想要让两个人分开。

    “滚!”凌然冷冷道,声音冷刺骨,让裴施语不自禁哆嗦了一下。

    卫小萌怒了:“你干嘛吼我朋友!该滚的是你。”

    一边说着,一边又踢又打,把裴施语看得急的不行,又不敢再凌然表现得太过紧张,怕他怀疑什么。

    “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们就不能好好坐下来说嘛,这是做什么呢。”

    “我和他没什么话好说的。”卫小萌抿着嘴,眼泪在眼眶里滚动着,一想到她现在遭受的一切都是男人带来的,就觉得委屈极了。

    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直接落了下来。

    孕妇的情绪本来就不稳,卫小萌这时候想起这些日子的总总委屈,想起男人是怎么对自己,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的往下流。

    凌然看到她这个模样,态度也软和了下来,觉得心疼不已。

    “别哭,别哭,我在这里。”凌然把她搂入怀中,像哄小孩一样,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卫小萌挣开他的怀抱,用手擦掉自己的眼泪。

    “放过我吧,也放过你自己。”卫小萌前所未有的认真。

    凌然周身的气压顿时沉了下去:“不可能。”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你心底明明有喜欢的人,干嘛非要拉我做垫背的!”卫小萌气得浑身发抖,就算他们家对他有所求,也不能这样羞辱她啊。

    “我愿意。”凌然冷冷开口,不容拒绝。

    他阴测测开口:“在我没有放弃之前,你没有资格拒绝我。”

    卫小萌笑了,笑容凄凉。

    是啊,他们卫家之前刚借着她,跟凌家合作,获得了巨大利益。

    男人本来就是高高在上,接受他们卫家的奉承。让他们拿到好处,总得付出点什么吧。

    卫家对凌家来说可有可无,可凌家对卫家来说,确实攀上另一个高峰的关键。

    因为这样,男人才会对她没有半点尊重吧。

    明明之前他对自己那么好,那么宠爱和忍让,怎么一夕之间全都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来着?好像是从她戳破男人心思开始吧,她提起了那个女人的名字,他的反应就变得不正常了。

    想到这里,卫小萌心底痛苦极了,心好像被撕裂开一样。肚子猛的一抽,惹得她差点摔倒。

    冷汗从她的额头上落了下来,一种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她捂着肚子眉头紧皱,慌张开口:“肚子,肚子好疼。”

    凌然想要去扶住她,卫小萌却躲开瘫到了一旁的裴施语身上。

    “小语,我,我的肚子。”

    裴施语看她的脸色发白,顿时着急不已:“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她急忙给120打电话,一边将卫小萌扶上沙发。

    卫小萌只觉得肚子难受极了,腹部有一种坠痛的感觉,好像什么东西从肚里流出来。

    “孩子,孩子……”

    她苍白着脸,一脸惊恐。

    凌然也瞪大了眼,孩子,什么孩子?他反应过来一把将她抱起来,直接冲出了门外。

    裴施语也连忙追了上去,三人一起坐上了车,凌然用最快的速度往医院冲,视路上的红绿灯为无物,一路横冲直闯。

    一到医院,他就抱起卫小萌冲向急诊室:“医生,医生!”

    医生和护士连忙赶过来,询问情况。

    后面赶到的裴施语连忙解释:“医生,她怀孕了,现在说是肚子疼。”

    “医生,你救救我的孩子。”卫小萌的脸色发白,一股温热的感觉从双腿间流了出来,让她觉得有什么东西离开了自己,怎么也抓不住。

    医生和护士连忙将她推进急诊室,凌然这才回过神来。

    “你刚才说什么?她怀孕了?”

    裴施语之前对他印象还不错,现在看到他就一阵厌烦。

    卫小萌因为之前太过于难过,作息不正常,体重急剧下降,对胎儿发育很不好。再加上前三个月本就不稳,没有想到情绪激动,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最好乞求孩子没事吧。”除了这句话,裴施语不知道该说什么。

    凌然心底发寒,踉跄两步坐到了椅子上。

    他到底干了什么啊!

    明明知道卫小萌虽然看着很开朗,其实还是娇养的温室花朵,根本经不住刺激的。

    裴施语看到他一脸颓然的样子,总觉得他对卫小萌不应该是没有情分的,可是现在说这些都晚了。如果孩子保得住还好,如果保不住……

    不知道过了多久,急诊室的灯终于暗了下来,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凌然健步往前冲,惊慌失措的询问:“医生,她怎么样了?孩子呢?”

    医生深深叹了一口气:“哎,抱歉,我已经尽力了。她本来就属于不容易受孕的体质,怀孕胎儿也容易不稳,前段时间又营养不良,现在因为情绪激动,所以……孩子没有保住,而且以后很可能没有办法有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