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仙女?我看是咸鱼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6章 仙女?我看是咸鱼吧

    裴施语浅浅一笑,优雅又从容,乔天觉得整个人都酥了。

    “你想知道我的名字?”

    乔天猛的点头,眼睛亮晶晶的:“名字、手机号、微信,一个都不能少。”

    “可我不想告诉你。”

    骤然收敛笑容,她直接转身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乔天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无视自己的魅力,想他一表人才,家世雄厚,谁不给他三分面子,今天竟然无效了?

    不过,这恰恰代表了对方的特别,不是那种目光短浅的妖娆贱货。

    乔天只愣了愣,连忙追了上去。

    “仙女姐姐,我知你不屑与尔等凡人交往,可看在我赤诚之心的份上,给鄙人一个机会表现如何?”

    乔天跑到裴施语面前,倒退着走路,一边用半文半古的话语絮絮叨叨。

    “莫看我一派风流,实乃最是正经,绝对是男人中的典范,忠犬中的忠犬。”

    “我看你十分面善,好似前世就曾相识,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代表着着咱们注定今生有缘!”

    裴施语看向他好像看一个陌生人,两人相识也有五六年,还不曾见过他这个样子。

    这个世界还真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会出言戏耍,一解之前所受之气。

    现在,她不想再和乔家有任何关系。若是搭理眼前人,只会纠缠不清。

    “请你别跟着我了。”

    快要到达包厢门口,她停了下来。

    乔天谄媚的笑着:“神仙姐姐,你只要把微信号给我,我现在立马就走!”

    这时,包厢门打开了,安慕容走了出来,看到纠缠的两个人微微皱眉。

    “施语,怎么了?”

    “神仙姐姐,原来你叫诗语啊,这名字真好听。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同音,不过她比你丑多了……”

    乔天说完这话,突然想到什么,瞪大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裴施语上下不停的打量。

    安慕容不悦,将她护到身后,怒瞪着他:“干什么!”

    “你叫施语?你不会正好姓裴吧?”乔天艰难的开口。

    她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避无可避,则无需再避,更何况她没有见不得人的。

    “很不巧,是的。”

    “你你你你你——你是那个抹布女?!我艹你去整容了吧!”

    乔天震惊无比,完全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谁能想得到以前那个土了吧唧,跟教导主任似的丑女人,现在竟然变得这么漂亮,气质还这么好。

    就算去换头,也没有这种效果啊!

    一定是整容的!可是这整得也太完美太好了吧,这家整容医院把她当招牌,生意一定会火爆了啊。

    他见过很多整容过的女人,里面不乏有名的女明星,可谁都没有像她这样自然。

    远看或者照片还好,近看会发现十分的不自然,人工痕迹很重。

    一脸硅胶,看得人倒尽胃口。

    有的人如果没有化妆,出来简直能拍鬼片。

    可眼前这个女人,完全没有任何整容痕迹,简直天衣无缝。

    安慕容听到这话就知道两人从前相识,一对比之前裴施语在包厢里的话,立马明白她说的全都是实情,并不是谦虚或者被人蒙骗。

    心里顿时火起,这些男人太肤浅了。

    一看到女人外貌变了,以前嫌弃到谷底,现在竟然叫起了神仙姐姐!

    “知道以前瞎了眼了吧,迟了!”安慕容啐了他一口,一边抓着裴施语的胳膊往包厢里走。

    “施语,我们走,别理这种人。”

    乔天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今天受到的冲击也太大了。

    这真是猪扒变天仙,绝逼的玄幻剧啊!

    “等等,你肯定是去整容了对吧?为了回到我哥身边,你故意的对吧?”

    裴施语停住了脚步,一脸认真道:“我们已经离婚了,和他和你和整个乔家,都不再有任何关系。”

    说完直接头也不回的进了包厢。

    刚进去,表情没有收住。

    “怎么了?”

    余问渊看到她们进来,就察觉到不对劲。

    她很快反应过来,朝着安慕容使了个眼神,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没什么,刚才被绕晕了,差点没能找回来。”

    大家看得出她不想解释,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门外被震碎世界观的乔天,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半响也回不过神来。

    “乔天,你干嘛呢,出去放个水整个魂都丢了,遇到勾魂女鬼啦?”

    狐朋狗友出来找人,就看到乔天紧紧的盯着一扇门看。

    一动也不动,好像被人点了穴似的。

    “女鬼没看到,看到仙女了。”乔天痴痴的开口。

    狐朋狗友噗嗤一笑:“你喝多了吧你,仙女?我看是咸鱼还差不多。”

    咸鱼?

    从前的记忆在眼前闪过,居然发现曾经那个女人的形象已经变得很模糊,就记得跟个出土文物似的。

    “以前确实是咸鱼。”

    狐朋狗友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猛的拍了他一巴掌。

    “什么乱七八糟的,快点回去,大家伙都等着你呢。明明是你拉的局,结果你倒是不见影了。”

    “等等,我要打个电话,一会再过去。”

    说着,拿着电话就往外炮,不管狐朋狗友在后面咒骂。

    “喂,哥。”

    电话拨通的刹那,乔天咽了咽口水,小声问道:“哥,新嫂子在你旁边吗?”

    乔祁拿着电话的手,无意识握紧。

    “什么事,快说。”

    语气低沉,听得出心情并不是很愉悦。

    激动的心情因此平缓了不少,乔天关心道:“哥,最近是不是很忙?”

    乔祁听到这话,脸色很难看。

    怎么可能会不忙!

    自从封氏不在与乔氏合作,乔氏内部快闹翻了天。原本暗藏的隐患也爆了出来,让乔祁焦头烂额。

    偏偏裴绵绵还一点都不省心,让他不厌其烦。

    原本该作为贤内助的妻子,只知道使小性子,撒娇闹腾。

    平时不为他分忧就算了,一直用一些鸡毛蒜皮的事烦他,甚至还处处扯他的后腿。

    明明都已经有了四个月的身孕,还不管不顾去参加各种聚会,夜夜笙歌。

    这也就罢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漂亮、身材好,竟然用布条勒住肚子。

    结果,直接给流产了。

    还没出小月子,又跑出去给好姐妹站台。

    理由仅仅是因为在家憋得慌了,想要美美的出去让人羡慕。

    第二天就有报纸说乔氏要完蛋,总裁夫人未出小月子就走穴挣钱补贴家用。

    这导致顾客对乔氏的不信任,好不容易稳住的股票,又开始往下跌,董事会那些老家伙又闹了起来。

    家庭、事业没有一边省心的。

    揉了揉高挺的鼻梁,缓解眼睛的疲劳。

    他以为离婚是重新开始,逃脱以前的桎梏,以后可以开始新的人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发展。

    “没什么事,我挂了。”

    “哥,等等!”乔天高声道:“我今天看到那个女人了,就是以前那个土老帽,裴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