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那天的男人是封擎宇?-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58章 那天的男人是封擎宇?

    裴施语听到这话并不觉得意外,卫小萌是个非常善良的人,根本舍不得把肚子里的小生命给拿走。

    “你做好决定了?”裴施语并没有发表意见,只是跟她再次确定。

    卫小萌重重的点了点头:“先生下来再说,以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信我过不去这个坎!”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孩子还有我和灵灵两个干妈,我们会跟你一起照顾好他。”裴施语为她打气道,脑子里已经开始做各种计划了。

    “嗯!还好我的职业就算出了国也不会影响,还能在国外好好寻觅一下美食。我现在的收入完全可以把一个孩子养得好好的,不用家里人帮忙,也就不容易被他们发现!”

    卫小萌一旦做好了决定,天生开朗的性格,立刻让她不自觉的往好的方面想。

    越脑补越觉得未来是美好的,不会沉浸在自怨自艾之中。

    这样的性格是裴施语非常羡慕的,不像她一点受伤挫折,很容易就自我怀疑了。

    “我希望最好是个女孩子,到时候我就可以给她各种打扮!跟我一起穿萌萌哒的母女装,一起逛街,一起讨论偶像!如果是男孩子,我就让他学习武术,以后还可以保护我!”

    卫小萌想到那样的画面,渐渐的把心底的不安和郁气给驱散,觉得孩子生下来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那么难。

    裴施语当晚还想留下来陪她,她给拒绝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网上都快吵翻天了,她还这么不识趣,把人留在自个身边,那也太坑自己好友了。

    “真不用我陪你?”裴施语还是有些不放心。

    “不用!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今天这事我已经够愧疚的了,再留你以后封大少看到我估计直接就要把我掐死了。”卫小萌扬起招牌笑容,可爱甜美,这个样子怎么看也不像一个要当妈妈的人。

    “他没有这么不讲理。”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真的没事啊。我现在已经决定留下孩子,我就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距离生下来还有好长时间呢,难道你天天都要陪着我啊?封大少不说什么,我还嫌烦呢!”

    卫小萌一边说着,一边把裴施语推出门。

    裴施语看她态度这么坚决,也就没坚持,她今天也确实该回去安抚一下男人。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多晚都没有关系。”

    “放心吧!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以后还要出国一个人带孩子的,这么没用,我还怎么做妈妈啊?”

    裴施语心中虽然还是不放心,却也只能离开了。

    她回到家里,封擎苍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脸严肃的看着手上的笔记本。

    打开门的那瞬间,他心有灵犀的转脸过来看着她。

    “回来了?”

    就这么简单的三个字,裴施语不自禁扬起了嘴角。

    她走到男人的伸手,伸手搂住他,脸贴在他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他一口。

    “嗯,我回来了。”

    男人原本紧绷的表情,顿时放松了不少,大手抓住她白皙的手。

    “记得回来就好。”男人低声道。

    裴施语想到今天发生的事,觉得心底愧疚极了。果然人不能做亏心事,否则很容易胡思乱想,遇到一点点事就吓得不行。

    “对不起。”

    “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封擎苍直接开口道,今天的误会,也让他感受到裴施语心中的忐忑,所以才会有这种误解。

    裴施语绕过沙发,坐到他的身边。

    “你答应我,我告诉你,你可以怪我,但是请不要离开我,好不好?”裴施语身体微颤,虽然害怕极了,却还是决定说出真相。

    这种愧疚让她完全没有办法正常面对男人,长痛不如短痛,倒不如说清楚。以免自己的反常,反而把男人推得更远。

    封擎苍目光沉了沉:“你说。”

    “那天……”裴施语抿了抿嘴,如同解开已经结疤了的伤口一样,缓缓开口:

    “那天我喝醉了,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并不是故意的,我喝多了以为那个人是你。请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爱的人是你,至始至终都只有你!”

    裴施语说着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根本没有办法控制。她并不想利用自己的眼泪去求原谅,可眼泪没办法听话。

    这段时间她一直受到良心的折磨,男人对她越好,她心底越发愧疚,偏偏她没有勇气去承认。

    如果不是中午发生了这样的乌龙事件,知道对于男人来说那天也是一根刺,知道自己如果不说出来,这辈子永远没有办法和男人正常相处,恐怕还是没有办法开口。

    她说完这些话,头压得低低的,完全不敢抬头面对男人。

    闭上眼,等待着审判。

    整个屋子安静极了了,能听到彼此心猿意马的心跳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压抑的味道。

    “什么时候的事?”男人的声音冷得能把人给冻住。

    “就是那天我和小宇喝酒的那天……我,我喝多了,才会以为他是你,否则绝对不会犯这样的错!”

    裴施语急着解释,抬起头发现男人的脸色黑得可怕,宛若暴风骤雨的前夕。

    她的心落到了谷底,她就知道男人肯定受不了她的背叛。今天中午的乌龙,不就说明了一切吗。

    整个人仿若跌入了冰窟窿,把她冻得直哆嗦。

    封擎苍将她一捞,精悍的身体压在她的身上,眼眸如同墨玉一样又黑又冷,气质充满了攻击性。

    “你以为,那天的男人是封擎宇?”

    这话是什么意思?

    裴施语瞪圆了眼,难道……不是封擎宇?

    封擎苍没好气的狠狠的吻了她一口,舌头疯狂霸道的在她的唇里扫着每一处,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才放开。

    “连我都能认错,看来平时做得太少,让你记忆不够深刻。”

    裴施语脑子里嗡嗡作响,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在指责她认错人,还是……那天晚上就是他?!

    “那天晚上的人……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