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你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属于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47章 你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属于我

    “你可以告诉我,我妈妈在凌家的时候是什么样吗,有没有可能跟总统会有不正当关系?”

    封擎苍紧紧的抱住她,轻轻的吻星星点点的落在她的身上,让她没有那么紧张这才开口说道:

    “她当初在凌家的名声并不太好,凌然很不喜欢她。”男人并没有委婉道。

    他很清楚妈妈这个词在裴施语心中的地位,一个孤儿对父母的那种期望,是普通孩子所不了解的。

    经常看到新闻就有因为身体有疾被抛弃的孩子,长大之后会寻找自己的父母。哪怕明明知道他们当初嫌弃了自己,却依然忍不住寻找,去相认。

    这大约就是血脉了力量,是难以用情理去解释。

    尤其像裴施语这种重感情的人,更是会成为一个执念。

    而且她的养母并不那么友好,对妈妈的期待也就更大,希望自己的母亲和外界歌颂的那样美好。如果看到的是阴暗面,将会是第二次打击。

    裴施语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

    “是不是,中间有什么误会?况且当时凌然也没有多大吧?大人会把当年的事告诉他吗?”

    封擎苍早就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并不着急解释。

    “凌然的妈妈很早就不在了,他的爸爸是个将军,长年累月都不在家。而且他爸爸属于典型的铁血将军类型,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对他要求非常的严格。”

    裴施语有些莫名其妙,不是说她妈妈的事吗,怎么扯到这上头了?

    不过她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因为她知道男人绝不会是无的放矢。

    “他几乎算是总统夫人一手带大的,对她有着深厚的感情。”

    裴施语顿了顿,分析其中的逻辑关系:“总统夫人和我妈妈是双胞胎,长得非常相似。按道理,凌然如果喜欢总统夫人,应该也会很喜欢我妈妈才对,可他却非常厌恶,如果不是中间出了事,绝对不会这样?”

    “凌然并没有透露太多信息,凌家的事外人很难查起。我大概知道你妈妈做了一些让凌家无法忍受的事,所以被赶了出来。实际上也不算是赶,是安排她出国读书深造。”

    “我妈妈最后没去?”裴施语心底越来越冷,她记得她妈妈并没有出国。

    “消失一年之后,急匆匆的嫁给了顾老爷子。那一年,就是有你的时间。”

    “但是这也不能证明是我妈妈的错啊,有可能是凌家对她不好,欺负了她!”裴施语激动道。

    虽然不愿意相信总统是个渣男,却也不想用恶意去揣摩自己的母亲。

    如果她真的那么坏,也不会精神分裂症了。

    “确实如此,这些都是猜测,我和凌家相熟,难免会有偏颇。只是,据我所知你妈妈并非是不情愿嫁给顾老先生,相反,是使了手段嫁了过去。”

    封擎苍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关注裴施语的表情,担心她被伤害到。

    可她既然问起,他亦是不会隐瞒。

    不管如何,都是自己的母亲,听到她被这么说,裴施语心底难过极了,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

    “怎,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顾老爷子对原配一往情深,且为了稳固顾墨的地位,并不打算成婚。他当时有个红颜知己,因为这个承诺,并未迎娶。结果因为一场意外,又被人曝光到新闻媒体,顾老爷子才不得已跟你母亲结合。这也是顾老爷子给凌家面子的缘故,否则肯定会是另一个下场。”

    裴施语再傻也听明白了,一场意外……

    这几个字足以令人遐想。

    “或许真的是意外呢,这不能都算在我妈妈头上吧?”裴施语不死心道,“上次看顾老爷子和我妈妈感情还不错,如果是被设计,关系应该很糟糕才对。”

    “当年的事,只有当事人才清楚。不可否认有这种可能,但也有另一种可能。在没有了解真相之前,需谨慎面对。”

    封擎苍难得说话这么小心,这件事他也去调查过,但是都被堵回来了。

    毕竟对方是总统,凌家和封家本是旗鼓相当,可现在因为凌家优秀的后辈有很多,政军商全面开花。封家却只有他一个,就没法占上风了。

    裴施语原本乱糟糟的心,现在更混乱了,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相。

    “可她也没有必要在这种事上骗我啊?她又不可能带着我去找总统认亲。”

    “我还是那句话,没有真凭实据之前,我保持怀疑态度。”封擎苍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希望能缓解她的不适。

    “如果我妈妈说的是假的,她图什么呢?”裴施语最无法理解的就是这个,可是想到她妈妈有精神分裂症,又觉得一切都可以解释了。

    “不要想太多,我告诉你这些,只是希望你能够好好保护自己。她是你的妈妈,你可以孝顺,但是仅此而已。”

    裴施语听出话中有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别想着瞒我!”

    “你弟弟身体不好,需要别人的帮忙。”封擎苍深深看了她一眼,话说得很委婉,可彼此都能听得懂。

    裴施语顿时有些心虚起来,她之前听顾笙需要换肾,确实动了这个念头。她少一个肾没有太大关系,可是顾笙很可能为此死去。

    “我妈妈才不是这样的人呢,她对我很是愧疚,根本不会允许我再次受到伤害。”

    “那样最好。”男人态度依然淡淡。

    裴施语思忖片刻,鼓起勇气道:“他是我的弟弟,我……”

    封擎苍将她压在身下,语气带着威胁:“你现在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属于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对它有任何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