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你觉得我妈妈在说谎?-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46章 你觉得我妈妈在说谎?

    “别再挑战我的底线了,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我最不愿伤害的人就是你。”

    封擎苍的眼眸里透着一丝狠戾,裴施语知道他说这话的时候,是多么的克制才不会让自己显得太过残暴。

    他从来都不是个善人,不过是在她的面前很温柔罢了。在公事上与他接触越多,越发现,这个男人手段的有多不近人情。

    有的时候,甚至像一个嗜杀的暴君一样。并不是他天生性格有多狠绝,而是他的思维方式里,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所以他虽然冷酷,却感受不到血腥味。

    这种才更加恐怖,让人不寒而栗。

    兴许和他自闭症有关系,和普通人的思维模式是不同的。

    外界对他的评价,虽然有夸张的成分,可以一定程度上确实是事实。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裴施语忍不住开口问道。

    男人在她的面前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从一开始就很是不同。这样的问话她不止一次提过,不是她自卑,确实觉得难以理解,总想知道个所以然来,否则心底很不踏实。

    有一种……偷了别人幸福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忍不住会这么想。

    兴许是被师炎那一句话影响的缘故,又或者因为其他什么,尤其今天顾芮也提起,让她心底更是不安。

    封擎苍看了她一眼:“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没,没有啊。”裴施语怔了怔,不明白男人怎么突然扯到其他地方去。

    “小骗子。”封擎苍捏了捏她的脸蛋,留下一道浅浅的红痕。

    裴施语有些无奈,男人实在是太敏锐了,自己有什么事根本瞒不过他。

    这种坦诚相对的时候,裴施语不想提一些与感情相关的不好的事,虽然她信任男人,却也不想再这种时候想要从男人嘴里说其他女人的事。

    她想了想道:“今天我妈妈告诉我,我的爸爸是谁了,我现在脑子里一团乱。”

    “你的爸爸难道是总统?”

    裴施语瞪大了眼,猛地想要坐起来,结果直接撞上了男人的下巴,两个人都同时倒吸一口气。

    “你怎么知道是他?!是不是之前你就已经调查到?”裴施语激动不已,原本她还有所怀疑,现在听到男人这么说,心底更加不知所措了。

    “时间推算,你出现在你母亲的身边。而能让你这么震惊和混乱的,除了他没有别人。”封擎苍分析道。

    “他真的是我爸爸?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可能是总统的女儿呢?他怎么可以是这样的人!”裴施语觉得痛苦极了,完全没有之前知道自己妈妈是谁的欣喜感。

    要知道总统深爱总统夫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虽然总统没有利用这个去炒作什么,像很多政客那样,以得到支持率。也没有特意强调过这一点,但是单凭他为了总统夫人,做了这么多破例的事,民众自发觉得的。

    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虽然门不当户不对,但是真爱突破了这一层门第的壁垒。

    这样的故事,让无数人感动着。

    不少人都觉得这样的总统更加亲民,而不是高高在上,凌驾于百姓之上。

    总统已经连任两届,在这个位置上已经有**年,整个国家的变化有目共睹。裴施语虽然并不关注政治,但是依然对他所做的一切,都非常清楚,并且也和很多人一样,觉得他非常的优秀称职。

    不管是私德还是工作上,都是令人敬仰的。

    总统对私德上要求很严,如果官员私德有亏,也会被撸下来。比如私生活混乱等,都在此列。

    因为这个关系,网上还有人调侃,现在小三是反腐倡廉的急先锋。

    这样一个令人尊敬的人,竟然是她的父亲?这让她情何以堪!

    尤其他的母亲还是他妻子的姐姐,这就涉及了家庭伦理,更是让人对其的人品表示怀疑。

    难道总统也像那些说一套做一套的政客一样,表里不一吗?

    裴施语觉得心底那个伟大的形象顿时坍塌了,想到新闻里那张正义凛然、既有气势又不乏和蔼的面容,就觉得难以接受。

    “一切还没有定论,你妈妈说了是怎么回事吗?”封擎苍轻轻拍打她的后背,为她顺气。

    裴施语摇了摇头:“她并不是特地告诉我,是突然情绪激动,才会说漏了嘴。当时还发了病,我一直不知道她原来一直有精神分裂症。”

    “精神分裂症?”封擎苍咀嚼这几个字,“什么时候开始有的?”

    “好像是从嫁入顾家开始,按照她的说法,当初她是被设计才会嫁给顾老先生。她其实并不想要嫁给他,是总统为了自己把她推过去的,好像还有总统夫人的手笔。”

    裴施语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总觉得一切十分玄幻,所有一切都跟她想的完全是不同的样子。

    封擎苍目光暗了暗,手指无意识在她的身上敲打着。

    这个小动作表明他正在思考,裴施语跟在他身边这么长时间,非常清楚这一点。

    “你觉得我妈妈在说谎?”

    “没有真凭实据之前,我保持怀疑态度。”封擎苍直言道。

    这样的话足以让裴施语心底一跳,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都是一个圈子的人,男人或多或少对她的妈妈有所了解,他会这么说,恐怕是听到了什么。

    “我和凌然从小一起长大,虽然不经常在一起,不过对他家的事还是有些了解。”封擎苍并不急着回答,而是开口道。

    “是不是凌然对你说了什么?”

    封家作为国内顶级财团,和凌家关系密切。封擎苍之所以愿意在封氏做牛做马,是因为和封老爷子之间有承诺。

    不仅仅因为这份亲情,还是因为封擎苍确实从封老爷子手里拿到了很多资源,这是没有门路的人难以寻到的。

    比如,和凌家的相识,亦属于一种。

    钱好挣,关系却很难攀上。尤其这种顶级世家,早就有一个固定的圈子,没有人带进去是很难混成一片。哪怕是封家的人,也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这样的资源,后辈也需要引荐。

    裴施语深吸一口气:“你可以告诉我,我妈妈在凌家的时候是什么样吗,有没有可能会跟总统有不正当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