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男人不能憋太久-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45章 男人不能憋太久

    **过后,屋内逐渐趋于平静。

    刚刚激烈运动过的两人并不着急睡觉,相拥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肌肤相亲,感受对方的温度,不仅仅是**的亲近,更要在心灵上共鸣。

    “你今天不是要出去挺长时间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还知道我在老宅里?”裴施语好奇问道,明明内心已经有了答案,却依然像要从男人嘴里听到什么。

    只会甜言蜜语固然不对,可偶尔有些调剂,还是让人非常欣喜的。

    “你的事,永远摆在第一位。”封擎苍缓缓开口道,亲吻着她的光洁的额头。

    裴施语满足一笑,明明很清楚这一点,可是从男人嘴里再次听到,依然会有种别样的满足感。

    “你在我心里也同样如此。”她坚定道,任何一种关系,只有一方付出,这段感情都会是畸形的,唯有双方互动,这段关系才能长久,才能正常的发展。

    这句话让刚刚平静的两人,又开始燥热起来,热跌让人难以呼吸。

    封擎苍直接将她压到身下,狠狠的亲吻她,好像要将她吞噬入腹一般。

    大手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游走,到处煽风点火,想要将刚刚熄灭的火再次燃烧起来。

    “不要了……好累……”裴施语抓住他的手,低咛着拒绝。

    这个男人永远有花不完的精力,明明刚才已经要了那么多次,可依然那么精神抖擞,还能再战几个回合。她的身体素质在同龄中算是不错,虽然现在因为忙碌,没有像最开始那样每天锻炼的时间很长,可依然保证半个小时到一小时的锻炼时间。

    能像她这样坚持的人并不多,她认识的人里都抓不到几个,尤其是坐办公室里的人,最是缺乏锻炼。

    可即便如此,在男人面前她完全就是个废柴。明明使劲的不是她,最后却是她累个半死,甚至有时候累晕过去,男人却一点事没有。

    整个人红光满面,好像全身充满了能量,体力相差悬殊。

    “最后一次……”男人的薄唇在她的身上游走,调动她的情绪。

    热浪仿佛在身体里翻滚,裴施语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渐渐忘记了反抗,随着男人一起在热浪中翻滚,共赴极乐世界。

    许久之后,两个人才结束了这场激烈的战役。

    裴施语身上冒着细汗,呼吸也变得十分粗重,许久才渐渐平息下来。

    明明身体上累积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精神上非常的亢奋,不想像平常一样去睡觉。

    大概是因为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躺在男人怀中,感受他的温度和宽广厚实,才会让自己感到踏实。

    想到男人对待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此的坚决看,心中的甜意结合温暖更是溢出来。让她不敢去睡觉,好像一睁眼,所有一切都会消失一样。

    明明享受幸福这么长时间,她依然有一种不真实感。经常梦到自己一觉醒来,又恢复到从前的困境,难以挣脱。

    穿着老气暗沉的服饰,任劳任怨的做着许多事,可不仅没有人称赞,还讥讽着她。在那个热闹的大家庭里,完全没有她的位置,她不过是个不用付工钱的女佣。

    她的价值被否定,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透明人。

    梦里所有人都看不到她,不管她怎么舞动呐喊,都没有人理会。

    她想要挣脱这种孤寂的感觉,可怎么也挣脱不开,然后直接从噩梦中惊醒。

    每当这个时候,只有触碰到男人,她的心才会慢慢平息,才反应过来,那已经成为过去。

    现在的她很好,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累了?我抱你去洗洗?”封擎苍在裴施语的耳边低吟,大手在她的身上揉捏,舒缓她的酸疼。

    “等会吧,我现在还不想动。”裴施语摇了摇头,声音变得有些低哑。

    想到声音变这样子的缘故,裴施语忍不住嗔怪道:“都是因为你!明天肯定又起不来了。”

    “谁让你这段时间让我憋了这么久,记住,男人是不能憋的。”封擎苍轻笑着轻咬她的耳根,低低的笑声,颤得人腰发软。

    裴施语听到这话,心颤的同事,原本已经开始混沌的脑子有了一丝清明。

    这段时间因为她的心虚,在****上也有了约束,总是拒绝男人的需求,偶有的几次,也不像之前那般畅快淋漓。

    男人并没有勉强她,以为她因为这段时间太累了,真的相信她的说辞。每天晚上只是抱着她睡觉,让她慢慢平复。

    她很清楚男人在上面的需求有多大,可依然能够和她克制,这样的宠爱让她更加心中有愧。

    现在听他这般说,更是明白,对于男人来说这段时间有多难熬。

    “对不起。”裴施语法发自心底道,虽然那是意外,却是无法抹除的事实。

    男人这么的信任她,对那些所谓证据不屑一顾,她除了从此以后一心一意对男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封擎苍笑了起来:“这有什么好道歉的,这种事也要讲你情我愿。”

    “我……”裴施语抿了抿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她很害怕说出真相,男人会离开她,害怕她会是失去他。

    “你……你还愿意相信我?”

    封擎苍看了她一眼,眼眸如同墨玉一般:“我不相信你,相信谁?”

    听到这样的话,裴施语心底更加难受,她到底做了什么啊!

    “怎么了?”封擎苍感受到她心情的低落,捏着她的下巴,让她和自己对视,不允许她暗自低落。

    “这段时间你很不对劲,不打算和我谈谈吗?”

    “那天晚上,我,我……”裴施语觉得难堪极了,难以启齿。

    两个人抱在一起,让她无处可逃,没法溜走。

    “以前的事就别去想了,但是,没有下次。”

    “你真的不在意吗?”裴施语看着他,有些不可思议。

    “当然在意。”封擎苍冷冷开口,一想到那天他们快亲到一块的样子,心底的火都在烧。

    裴施语心底漏了一拍,脑子嗡嗡嗡作响。

    男人在她耳边低吟:“别再挑战我的底线了,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我最不愿伤害的人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