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我的妻子只会是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44章 我的妻子只会是她

    “你要是还想掌管封氏,这就把这个女人给处理了!”

    这种威胁对于封擎苍来说,都已经听腻味了,连一个眼神都欠奉。

    他并不理会封云,径直道:“李纲已经被我处理了,他涉嫌出卖公司机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正在说这个女人的事,你扯这么个莫名其妙的人做什么!”封云恼怒道,对于自己的话被无视,心底非常的不痛快。

    江曼柔和封潇潇的脸色明显不太好,对视一眼,在一旁不敢吭声。

    封擎苍特地提李纲并不是无的放矢,透露他的行程的就是这个人!

    “还有极速侦探社,还真是费心了。”封擎苍说得很慢,好像漫不经心,可足以让江曼柔和封潇潇心底一寒。

    这个男人竟然什么都知道!

    那张和谢苒在一个地方拍的相片,正是出自这家侦探社之手,也是他们给封擎苍发的视频。

    封云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可是看到大家的表情,大概也猜到了什么。

    “你们到底有什么事在瞒着我?!”他心底恼怒极了,这个儿子完全不把他当做父亲就算了,现在连老婆女儿都在瞒着他,还把不把他当做一家之主!

    “老爷,这件事我们后面再说。”江曼柔对着封云使了个眼色,又暗示性的朝着裴施语看了一眼。

    封云这才稍稍有些平静下来,不再急着纠结这个问题。

    “你要是对这个女人实在喜欢,让她离开封氏,自己偷偷养着就算了。但是让她进我们封家的门这是绝对不允许的。还有网上的言论给我平掉,我不希望我们封家成了大家的笑柄,竟然找了这么个儿媳妇!”

    “不可能。”封擎苍毫不客气的回绝,半点余地也不留。

    “你!你是不是故意来气我!谢家的丫头这么好,你不要,非要找这么个上不了台面的!还有顾家的丫头,随便哪一个不比这个女人好,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封擎苍意味不明的扫了他一眼:“我的事业,不需要一个女人来成就。”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封云被戳中了痛处,暴跳如雷。

    谁都知道他是因为娶了封擎苍的母亲,才斗过了封雷一系,成为名副其实的嫡系。原本按道理他将成为封家的家主,掌管封氏。

    结果因为他太无用,封老爷子实在看不过,直接跳过他将权力放在封擎苍的身上。而他只能做个挂名的董事长,实际上没有实权,不过是个傀儡。

    所有人都说他离开了封擎苍的妈妈什么都不是,年轻时很不服气。年少轻狂还冷若了封擎苍的母亲,去找了其他人,将封擎苍妈妈给气死。

    他当时并不在意,没有想到就跟大家预测的那样,封擎苍妈妈死了之后,自己就完全失去了权力,成为了个被世人耻笑的无能之人。

    哪怕是现在,依然有人说,如果当初他不靠女人上位,没有那个女人生下的孩子,现在连个挂名董事长职位都拿不到!现在早就被封雷一系给排挤得不见了踪影。

    现在封擎苍说这话,无疑是在嘲讽他,他岂会不恼怒。

    江曼柔连忙开口道:“自古以来都是门当户对,你不能为了故意气你爸爸,要找这样一个女人。”

    “就是,你要是真有本事,不管娶回什么样的女人,别人都会夸你厉害。你这是逃避,是懦夫的行为。”封潇潇直接用激将法。

    “我的妻子只会是她——你眼前这个女人,裴施语。她是个普通人,那么我就是娶了个普通人,她如果是名门之后,那么我的妻子就是名门贵女。”

    封擎苍毫不掩饰的表达自己的想法,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家人面前表达自己的心声。

    他从来不在意这个家,不在意这些人的看法。不管自己想些什么,不屑与这些人交代。

    哪怕现在,他依然不在意。

    之所以要费这功夫,无非觉得他们名义上还是自己的家人。按照普通人家庭,把自己的女人带到家长面前,这才是正式开始进行交往,且是奔着结婚的目的。

    他不在意,他的女人还有外界的人会在意,不过是多说几句话的事,他不介意多做一件事。

    至于对方是否同意,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

    裴施语听到这样的宣示,心底的激动难以用言语形容。正如封擎苍想的那样,这种在家人面前的表态,很让人触动。

    她忍不住和从前对比起来,才知道从前自己仿若虚度。

    都是带着她和家人见面,一个心虚遮遮掩掩,一个斩钉截铁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并且不管对方怎么说,依然坚定如斯。

    鲜明的对比,让她如何不敢动。

    以前结的婚肯定是假的!

    “我不同意!”封云看到这两个人全都油盐不进,心中恼怒极了。

    婚事他绝对不会这样同意,这个小子他没有办法掌控,他的妻子不能也是这样的人!

    “我只是通知你们。”封擎苍淡淡开口,言下之意,你们同不同意都跟我们没有关系。

    说完,也没有再废话,直接领着裴施语离开。

    “你今天敢跟这个女人离开这里,我就再也不认你这个儿子!”封云直接吼道。

    “我等你的律师信或者声明。”封擎苍丢下一句话,直接带着裴施语离开,完全不管后面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身后传来噼里啪啦的打砸声,对携手离开的两人来说,完全不具有威胁,全当做是背景乐,毫不在意。

    “你,你还愿意娶我?”

    一上车,裴施语各种心思涌上心头,再次确定道。

    今天的一切都好像做梦一样,让她觉得非常不真实。

    男人竟然在他的家人面前,说要娶她,这种和私底下说,意义非常不同。

    虽然这些家人对于男人来说,并不怎麼作数。

    “你现在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封擎苍直接吻住她的唇,好像盖戳一样,表明自己的所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