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你不过是他的一个调剂品-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40章 你不过是他的一个调剂品

    裴施语听到这些话,原本想要解释的话,卡在了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妈妈都这样了,你竟然只想着自己!”裴施语恼怒道,对妹妹这样的思维方式非常的不赞同。

    只想到自己,完全没有顾忌其他人,那个其他人还是她的妈妈!

    “要不是你,我妈妈会这样,会让我担心吗?你现在竟然还怪起我来了!你这人怎么这样,你的良心不会痛吗?”顾芮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如此厚颜无耻。

    擎苍哥哥肯定不会看上这样的女人,肯定是被这个女人会蒙蔽了。擎苍哥哥只会工作,根本不知道这种女人的厉害。

    裴施语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摆正姿态。她并不知道自己是她的姐姐,会这样反应也是正常。对顾芮来说这是她自己的事,别人压根管不着。

    “抱歉,我并不是故意想要非议你对你妈妈\/的感情,只是太过担心了。我并不是故意刺激她的,我之前也并不知道她精神状态不大好,她告诉我一些事,想起了不好的事,所以才会太过激动,导致病发的。”

    顾芮狐疑的看着她:“就这样?什么事会让我妈妈这么激动?”

    “是一些陈年往事,对她来说可能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所以才会受到刺激。”裴施语解释道。

    顾芮也知道自己妈妈精神不好,就是因为曾经受到过刺激。性格压抑,导致了后来爆发。

    “我姑且相信你,可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可以等妈妈醒过来问她。”裴施语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怕她的话影响到妈妈,干脆让妈妈自己去解释,省得有出入还引来怀疑。

    顾芮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没有继续询问,只道:“你以后别出现在我妈妈面前了,她看到你就出了这样的事,少来刺激她。”

    她心底也十分懊恼,妈妈会找这个女人,肯定是为了自己的事。

    之所以被刺激,可能说到了什么,想起了自己从前的事。

    妈妈虽然没有告诉她很多事,但是她依稀知道,妈妈早年并不幸福,遇到了不好的人,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裴施语不置可否,只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离开了。”

    “等等。”顾芮走到她的面前,紧紧的盯着她,“你是不是跟擎苍哥哥在一起了。”

    “是的。”裴施语并没有掩饰,想要自己的态度让她知难而退。

    她一点不想再次上演姐妹夺一男的戏码,已经有过一次,再也不想第二次了。

    “他才不是真的喜欢你!”顾芮笃定道。

    “他喜不喜欢我,我能感受得到。”裴施语轻轻一笑,眼神里充满了自信。

    顾芮看到她这个样子,心底更加恼怒,脱口而出:“他有喜欢的人!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欢了!”

    裴施语心底一颤,这样的话,她之前在师炎嘴里也曾听到过。

    原本早就抛在了脑后,现在又被拉出来,让她有种难以言语的感觉。

    但是,她更相信自己感受到的。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只需要知道他现在喜欢的是谁就好。”裴施语轻轻一笑,如同粉玫瑰绽放一样,纯洁之中又带着一丝妩媚。

    顾芮被这样的笑容给闪到了,这样的笑容明显是一个女人被滋润过的样子。因为男人的宠爱,才会这样的自信,充满了幸福感。

    “那个女人跟我长得有点像,所以小时候擎苍哥哥很喜欢我。擎苍哥哥现在之所以会选你,不过是因为你也很像罢了!你以为他对你好是他爱你?错了!他不过是把你当做替身罢了。”

    “不可能!”裴施语直接反驳道。

    顾芮微微仰着下巴,语气里透着笃定和挑衅:“擎苍哥哥因为自闭症一直比较孤僻,很少和人亲近,后来因为被绑架流落到海外,落魄街头。在他最艰难的时候,是那个女人帮助了他,还差点为他死去。他是为了保护那个女人,才独自回来。”

    顾芮看到裴施语眼底闪过一抹慌乱,嘴角勾起一抹笑,继续开口道:

    “擎苍哥哥其实很讨厌封氏,从来不在意这种身外物,他之所以会扛下来,都是为了让自己更强,让自己有资格保护那个女人。你觉得他会为你这样的人移情别恋吗?你觉得你能和曾经跟擎苍哥哥共患难过,甚至为他受伤的女人比吗?”

    “你不过是他的一个调剂品,只要那个女人回来,你就立马要滚蛋!他不可能为了你,将那样一个女人放弃!”

    裴施语被她逼到角落,脑子嗡嗡作响。

    顾芮的每一句话都重重的打在心上,如果仅仅是她这么说,她并不会太在意。可之前师炎也曾透露过,说明这件事是真的。

    想到男人莫名其妙对她非常的好,从一开始就十分关心,好像做惯了这些事一样。

    到底是他对她一见钟情,还是只把她当做替身?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裴施语正了正神,态度平静的开口。

    不管如何,她都不会在别人面前表露出对她和男人之间关系动摇的,哪怕这个人是她的妹妹。

    在得知事情真相之前,她都会相信男人。

    顾芮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冷静,她不是应该被刺激得脸色发白,然后回去质问,然后被擎苍哥哥甩掉吗?!

    擎苍哥哥最讨厌无理取闹的人,而且那个女人是他心里的白月光,就算暂时忘记,只要提起就是不可抹掉的记忆。

    当初她不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突兀的去问了一句,不过提起一句,擎苍哥哥就不再理会自己吗。

    她抿了抿嘴:“你别妄想取代她!”

    “我知道。”裴施语的态度依然淡淡,这让顾芮坐不住了。

    “那你还不快点离开擎苍哥哥!你要是为了他好就不该让他为难,应该主动让出位置!你只会让擎苍哥哥很痛苦看,无法得到自己真正爱的人!”

    裴施语笑了起来:“这些话是他跟你说的吗?”

    “不,不用他说,我也知道啊!”顾芮有些支吾道。

    裴施语目光坚定:“我曾经和他约定过,只要他不放开手,我就不离开他。我相信他是个成熟的男人,会做出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