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实际上我知道很多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39章 实际上我知道很多事

    顾笙苍白的脸色里带着浓浓的自信,并没有因为身体的不适,从小被关在这个偏僻的地方,而陷入自卑之中。

    虽然性格有些忧郁,眼睛却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晰明亮。

    他的聪明细腻而敏感。

    “嗯,你很厉害!”裴施语心底有些酸酸涩涩的,被人信任的感觉还挺不赖,尤其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弟弟。

    她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一种叫亲情的东西,从血液里流淌出来的亲近。

    这种亲近,比施玲和顾芮身上,都更加清晰。

    她们两个人的熟悉感,更多是外貌上的隐约相似,而顾笙却不同,有一种天然的亲近。

    “你放心,我不会随便说出去的。”顾笙承诺道。

    裴施语知道他说到做到,轻轻一笑:“如果你愿意,我以后经常来看你好不好?”

    “好啊,记得下次还要带那些点心。”顾笙笑道,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血色。

    裴施语顿时有些为难:“恐怕这不太好办。”

    今天出了这样的事,不管是施玲还是医生,恐怕都不会轻易让她把这些点心拿过来。

    心底又十分感动,顾笙信任自己,而不是面上的客气。

    “一定要拿来,如果下次我没事,才能证明你的清白啊。”顾笙俏皮的眨了眨眼。

    进一步接触之后,裴施语发现他并不是外表看着郁结于心十分脆弱。实际上他非常的坚强,内心也非常的开朗。

    裴施语望着他瞳孔放大,没有想到男孩想这么多,因为知道自己的尴尬吗?

    他怎么可以这么善良!这样的男孩,只能病弱的像一个老人一样,居住在远离市区远离人群的地方,实在是太可怜了。

    “你……”

    裴施语还没有张口,就被顾笙打断。

    “我不仅仅是为了你,也是希望能多吃点新鲜的东西,我可是你的粉丝哦。参加了好多次抽奖,都没有抽中,没有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还是我的亲姐姐。”

    顾笙像个小孩子一样,眼底充满了得意。

    “你知道我?”裴施语诧异极了。

    “是啊,因为我身体不好,很多食物都不能吃,所以特别喜欢看美食视频。后来发现了你,每星期都会守着看。”

    “还真是巧。”裴施语不由感叹道。

    “一点都不巧,你现在那么有名,只要是吃货,都会知道你!我是精神上的吃货,看你的视频和别人不一样,看了你的视频好像能品尝到食物的味道一样!”

    “真的?你喜欢什么,我以后在录给你看。”

    顾笙想都没想吐出一堆的菜名:“麻辣香锅、酸辣鱼、剁椒鱼头……”

    所有菜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辣!

    这些恰巧都是顾笙不能吃的东西,但是和裴施语的喜好完全一致。

    “这些我肯定是没有机会吃了,看看也是好的。”顾笙说着不由吞了吞口水。

    “你会好的。”裴施语笃定道。

    顾笙看了她一眼,笑道:“你如果听到什么,不用去在意。过好自己的,别太在意别人。”

    “啊?”裴施语不解。

    “妈妈\/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一直在**神抑制方面的药。她之所以被我爸爸拘着不放出去,也正是因为她的精神时好时坏。爸爸不敢让外人知道,否则会影响顾芮的婚配。”

    顾笙收敛起笑容,目光望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暗指她不要相信妈妈\/的话吗?

    裴施语被弄得有些迷糊了,这个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很多的弟弟,原本看着以为像白纸一样,实际上好像并不是那一回事。

    “妈妈\/的情况这么糟糕吗?”

    顾笙并没有回答,只道:“我虽然被困在这里,实际上我知道很多事。”

    裴施语还想说些什么,护士走了进来。

    顾笙略带俏皮的样子又恢复到了之前忧郁模样,看起来虚弱极了,小脸白得像透明一样,完全没有之前的虚弱却还能看到生机的样子。

    “探望的时间到了,病人需要休息,裴小姐还请您下次再来吧。”护士道。

    裴施语点了点头,朝向顾笙道:“笙笙,我先走了,有时间我再来看你。没事的时候找我聊天,你知道怎么联系我。”

    顾笙听到这话,嘴角荡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裴施语走出病房,询问护士道:“请问,顾老夫人现在怎么样了?”

    “打了安定,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护士道。

    “我下次还可以见她吗?”

    “具体看她醒过来的状况,我们也不好认定。她已经很久没有发病了,不过依照往常的经验,不会有太大问题。她只是精神状态不好,早年受过刺激,所以才会这样,并不是先天性的。”

    早年受过刺激?

    裴施语微微皱眉,她的爸爸是总统,也就是妈妈跟总统有过关系。

    这段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依照妈妈激动的状态,怎么也不像是自愿的。就算是自愿的,后来肯定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才会如此。

    突然,一句话闪过脑海。

    “你如果听到什么,不用去在意。”

    顾笙之前跟她说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

    他到底在暗示什么?

    裴施语原本就混沌的脑子,现在更加摸不清楚了。

    之前她以为找到妈妈,自己的身世之谜就到此结束,没有想到越来越复杂,让她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是你!”顾芮看到裴施语,直接瞪圆了眼。

    “你好。”裴施语看到这个和她长相有些相似,可性格完全不同的妹妹,声音不由柔了下来。

    对她虽然没有像顾笙那么亲近,却也不会像普通人一样,只是觉得有些尴尬。

    顾芮原本就很担心自己的妈妈,现在一看到始作俑者竟然是这个女人,气更是不打一出来。

    “就是你害我妈妈发病的?!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坏!你知不知道我的妈妈受不了刺激,你还故意说些乱七八糟的刺激她,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让我妈妈发病,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精神不好,让所有人知道我有个这样的妈妈,让擎苍哥哥嫌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