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你有读心术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38章 你有读心术吗?

    裴施语心底猛的一跳,顾笙是什么时候醒的?他不会听到了他们刚才的话了吧?

    她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比较自然,走向前微微笑道:“笙笙,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顾笙并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他的眼眸颜色比较淡,平时看起来总是带着淡淡的犹豫,而这个时候仿佛能穿透人心一样,让人无处可遁。

    “笙笙,你怎么这么看着我?”裴施语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是你觉得刚才的点心有问题?非常抱歉,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发誓,那点心不会有问题。”

    她并不是死扛着,不愿意承担责任,而是在来之前她就已经做了功课。不仅仅去调查了顾笙的病情,还根据妈妈\/的口风做出这些糕点。

    每一样都是她亲自动手,不应该出问题才对。

    她的美容院已经开了这么长时间,平常只要有空,就会制作这些小玩意,非常的有经验,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

    以前也照顾过病人,还是老人家,对食物要求更加严格,也没有出现过状况。虽人总难免有一失,可她还是坚信自己。

    不过为了保证不是自己出错,她会拿回去研究。不是想要狡辩什么,只是确定以下是,如果真的是她错了,以后也好改正。

    不知道为什么,比起顾芮,她更加怜惜这个弟弟。

    大概是因为觉得他太过可怜的缘故,毕竟顾芮现在过得非常快乐舒心,那天看到她就如同一个小公主一样,受到大家的瞩目和宠爱。

    她虽然也会关心她,但是她的关心对于顾芮来说并不足以为道,所以更愿意多点心思放在病弱的顾笙身上。

    再者也是她的私心,自从得知这个妹妹对封擎苍有意思,就下意识的避开了。

    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真心对待她,她也非常喜欢的男人,不可能拱手相让,哪怕是自己的亲妹妹也一样。

    这不仅仅是伤害到自己的感情,也是在伤害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为自己做乐那么多,她不能再让他失望了。

    “你是我的亲姐姐?”

    裴施语的思维还在跑马,顾笙突然开口道。

    “你怎么这么说!我是你的表姐!”裴施语被吓了一跳,连忙辩解道。

    “我听见了。”顾笙直直的看着她,眼皮都不眨一下,透着认真和执拗。

    裴施语的表情差点维持不下去:“你,你听见什么了?你是听错了吧?”

    “妈妈进来的时候我就醒了,只是没有力气睁眼,但是我都能听见。”顾笙顿了顿,“我的身体虽然不好,但是耳朵听得很清楚,记性也不错。”

    这一句话将裴施语的辩解全都给堵住,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这个男孩已经很虚弱,不应该再让他知道这些事,心里装着太多的事,会影响病情。

    原本以为他这次非常严重,所以完全没有想到会这么早就醒过来。

    “我的病情没有那么严重,刚才晕倒也不是因为你的点心,应该是因为今天早上吃的药。”

    顾笙仿佛能看穿她的一样,将她心中的疑惑道出。

    “药?”什么药这么厉害?

    顾笙露出狡黠一笑:“我告诉你,我很厉害哦。他们总是想哄我吃药,以为掺进食物里我就不知道,其实我一直很清楚。只是不想妈妈担心,所以才吃下去的。”

    听到这话,裴施语心底有些苦涩。

    这是从小到大吃了多少药,才会有这样的敏感度。

    “我跟你说我了我的秘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怎么回事了吧?”顾笙眨着大眼,因为他很瘦显得眼睛更大。

    他的眼睛非常明亮清澈,看起来无辜又忧郁,让人忍不住去宠他。

    裴施语有些哭笑不得,这孩子也太聪明了!很会揣摩人心。

    “其实我也不是太清楚我的身世,我只知道我是妈妈\/的孩子,其他妈妈不想提起,我也就没有再问。”

    她虽然知道顾笙应该知道了些什么,却依然不打算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

    “你的爸爸是现在的总统?”顾笙却不打算放过她,开门见山的问道。

    “大概吧,笙笙,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不要说出去?”裴施语坐在他的床边,握住他的手。

    他的手非常的冰凉,上面布满了淤青,全都是打针留下的。

    顾笙不置可否,问道:“你用不确定的口吻回答,说明你不相信妈妈\/的话吗?”

    “我只是觉得这件事太意外了,而且和我的认知完全不同。所以虽然是妈妈亲口承认,我还是觉得太不可思议,让我难以相信。”

    裴施语老实道,原本想要隐瞒这个病弱的男孩,可是发现并没有太大用处。

    这个男人虽然身体病弱,实际上非常聪明。可能是因为身体不好,所以更容易去观察别人的内心,去感受对方的情绪。

    所以她根本没有办法隐瞒他什么,只能诚实的交代。

    “我能明白你的感受,如果是我,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办法接受。”顾笙点了点头,非常理性道。

    裴施语这才发觉顾笙好像理智得有点过头了,他知道这么大的秘密,情绪上竟然没有半点波动,好像局外人一样在看着。

    这件事毕竟和他也有很深的关系,尤其刚才施玲还透露出自己是被人迫害,所以才嫁给他的爸爸。里面还涉及到当今的总统,他的姨夫,可谓理不乱的关系。

    他现在不过十八岁,知道这么大的秘密,竟然还这么平和的阐述着所有一切,还有工夫去分析她的心理。

    这,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难道是她太大题小做,其实这些并不算什么?

    “我有先天性心脏病,情绪不能过于激动。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学会了调节。”顾笙开口解释道。

    “你有读心术吗?”裴施语内心惊诧极了,两个人才刚刚认识,他竟然就这么了解自己。

    顾笙笑了起来,笑容灿烂又带着些虚弱:“我其实很厉害的,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你是我第一个知道我很厉害的人,我连爸爸妈妈还有顾芮都没有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