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她是总统的私生女-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37章 她是总统的私生女

    “你想知道你的爸爸是谁?好,我告诉你,你给我记住了。”施玲的眼眸充满了赤红色,眼底充满了怨毒。

    她的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整个人有些癫狂,精神状态很不对劲。

    “妈妈……我不想知道了,您不要这样。”裴施语看到她这个样子,也不由吓了一跳,非常担忧的走向前去。

    “你的爸爸叫凌非岩,记住了!你的爸爸就是凌非岩!”施玲几乎是从喉间吼出来。

    裴施语原本想凑上前去安抚她,听到这句话完全愣在了原地。

    凌非岩,这,这不是当今总统的名字吗?

    她的生父,竟然是凌非岩?竟然是当今的总统?!

    如同一道惊雷在脑子里炸过,裴施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之前是曾想过自己的身世不一般,可从来没敢往这么遥远的方向想过。

    这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是总统的女儿?!

    “妈妈,这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是总统的女儿?总统夫人不是我的小姨吗?”

    “你不要给我提那个贱人!都是因为她,所以才会让我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让我嫁给一个老得能当我父亲的男人,假惺惺的说这是为我着想。明明就是她想要帮助凌非岩获得顾家的支持,所以故意牺牲了我!”

    施玲想到曾经过往,怨恨不已。

    她原本以为逃离了A市,去到京城,就能够脱离噩梦重新开始。没有想到逃离了狼窝又掉进了虎穴之中,这一辈子全都被毁了。

    如果不是她,现在成为总统夫人的,应该是自己才对!

    裴施语完全混乱了,在她心中无比温柔的总统夫人,怎么在妈妈嘴里完全变了样?

    “妈妈,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误会,你除了这两个字,还知道说些什么!难道你是想说我故意陷害他们,我才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吗!”施玲怨恨的瞪着她,恨不得将她戳穿一般。

    “妈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太意外了”裴施语着急道,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生父是个地痞流氓,谁能想到竟然会是总统?

    直到现在,她都觉得好像陷入梦里,整个脑袋都在嗡嗡嗡作响。

    她想起妈妈一开始就跟他说过,如果她的身份暴露,很可能带来灭顶之灾。如今她才明白是什么意思,她是总统的私生女,这件事传出去,肯定会对凌非岩造成极大的影响。

    对于政客来说,名声是非常重要的。

    尤其是她的妈妈还是总统夫人的亲姐姐,姐妹共同侍奉一人,这肯定会变成弹劾的聚焦点。不仅如此,顾家为了脸面兴许也会反水,毕竟现在的施玲可是顾夫人。

    顾家如果毫无动静,也会影响本身的威望。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本事?

    裴施语越想越觉得全身发冷,她的存在竟然如此见不得光,比普通的强尖犯的女儿,身世还要复杂。

    也怪不得施玲对她的态度总是阴晴不定,原来如此。

    “你跟他还真是一模一样!总是那样的道貌岸然,总是能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明明真正的恶魔是你们,可错的永远不是你们!”施玲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明明是你们对不起我,我却成了水性杨花,不珍惜自己的女人!凭什么,凭什么!就因为我是个没文化没见过世面的野丫头,你们就这样对我吗!我当初也不想跟那些讨厌的人在一起,可是我不这样,我怎么逃离那个家?!”

    “我痛苦难过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我不靠自己,我难道就活该被打死、累死吗?!我为自己着想怎么了,我比你们一个个嘴巴里说得漂亮,实际上什么龌龊事都干的人,不知道干净多少!”

    施玲彻底失去了控制,整个人又吼又叫,原本端庄的仪容被弄得乱糟糟的,完全没有平时贵妇人的形象,就像一个泼妇一样宣泄着自己内心的不满和愤怒。

    她的高声吵嚷,吸引了医院的护士。

    “这是病人房间,病人需要休养,你们吵什么吵!”护士冲进来怒斥道,一进门看到施玲的模样,微微一怔,转头就给跑了。

    裴施语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没多久护士就带着几个医生和强壮的护工走进来了。

    没等她反应,几人直接冲到施玲身边将她禁锢住,护士眼疾手快的给施玲扎了一阵。原本激动不已的施玲彻底安静下来,瘫软在一个护工的身上。

    “这,这是怎么了?”裴施语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明白为什么医生和护士们这么紧张,还给施玲打了安定。

    护士狠狠瞪了她一眼:“你不知道她也是个病人,有精神分裂症不能够刺激的吗!还好我来得及时,否则之前的治疗全都白费了。”

    “她有精神分裂症?”裴施语楞在原地,她还真的不知道这些。

    难怪她的妈妈精神状态很不对劲,一会一个样子,整个人好像分裂了一样。有时候神神叨叨的,让人很是无语。有时候非常的狂躁,可有时候又胆小得像一只小白兔。

    原本以为是自己的身世导致如此,没有想到并不是那么单纯,而是她本身精神状态就有问题。一旦刺激,就更加难以控制。

    护士看到她并不知情,态度也缓和了不少。

    “顾夫人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好,经常反复无常。具体情况涉及病人的**,所以不能详谈,只是你以后不能再刺激她了。”

    “抱歉,我不知道这些,以后我会注意的。”

    护士看到她态度比较好,嘱咐道:“顾夫人的就在隔壁,我会通知她的家人,让他们过来。因为她发病和你有关,你要做好给她的家人说明情况的准备。”

    “谢谢你的提醒。”裴施语感激道。

    护士点了点头,离开了病房。

    裴施语原本就混沌的脑子更加混乱了,想要坐下来休息冷静一下。

    结果没有想到,她一回头,就看到躺在床上的顾笙,双眼充满探究的望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