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妈妈,我真的没有害他!-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35章 妈妈,我真的没有害他!

    裴施语听到这样的指责,脑子嗡嗡嗡作响,整个人好像被抽空了一样,软绵无力。

    她的妈妈竟然会这么想她?!

    虽然施玲掩饰得很好,裴施语依然能感受到她并没有表现的那么喜欢自己。她只是当做看不见罢了,毕竟她的出身带给她的妈妈痛苦。

    她的妈妈没法像其他母亲一样,坦然的面对她,对她有芥蒂,她可以理解。虽然心底很难过,却也不会去埋怨什么。

    可是没有想到她的妈妈竟然这么想她,如此的不堪和恶毒。

    千般思绪从脑子里闪过,实际不过只是一瞬,她很快反应过来,直接跑走去找医生。

    这里是最好的疗养院,拥有最顶级的医生和设备。

    医生闻讯而来,非常熟练的把顾笙带到了抢救室。

    施玲和裴施语一起坐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妈妈,别担心,弟弟不会有事的。”裴施语心底虽然也十分的焦急,可看到施玲紧紧的盯着抢救室门口看,一副随时要崩溃的样子,连忙出声安慰道。

    施玲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你给他吃了什么!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从小把你送给别人养,可是我也是为了你好,为了保住你的性命!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要害死你的弟弟!?他的命已经够苦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对他?!”

    “妈妈,我真的没有害他!”裴施语心底一片冰凉,原本认亲的那点兴奋,完全被这么一件事打散了。

    她之前也想过在点心里放点红珠水,可是她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她并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状况。

    红珠水最大功效是排毒,排掉身体的毒素在一定程度上是有亏损的。普通人身体好,那点代谢并不算什么,可顾笙的身体太弱,一个弄不好可能会承受不住。

    可是没有想到,还是出事了。

    她坚信自己的点心没有问题,可目前却没法逃脱干系。

    虽然她很清楚妈妈也是太着急了,才会胡乱怪罪,毕竟这也太巧了。可是心底依然难免会难过,自己再她的心里就这么糟糕,直接就怀疑到她的头上?

    两个人虽然没有相处过,可她是她的孩子,这点信任都不肯给吗?

    “我干嘛做了吃食啊!”裴施语心底懊恼道。

    这也不怪她,之前施玲无意中透露过,顾笙很喜欢吃这些小玩意,所以她才会想着准备的。

    现在想这些已经于事无补,只能等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从李曼走了进来。

    裴施语和施玲连忙跑了过去。

    “医生,我儿子\/弟弟怎么样?”

    “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过一会就会出来。”医生将口罩拿下来,开口说道。

    裴施语和施玲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医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会这个样子?”裴施语担忧的问道。

    “吃错东西了,你们下次要注意,不要乱给病人吃东西,会害了他的。”

    医生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裴施语全身发软,踉跄了两步,要不是有墙壁撑着就要摔倒了。

    “妈妈,我,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这些点心都是按照您说的他可以吃的做的啊,怎么,怎么就会这样呢?”

    裴施语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脑子嗡嗡嗡作响,愧疚极了。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施玲满脸痛苦,“他的肾本来就不好,现在又这样……”

    “对不起妈妈,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裴施语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不用说了,妈妈知道你也是想要疼他,也怪我之前把他的愿望告诉你。刚才是妈妈一时生气,说重了话,你会不会怪妈妈?”

    施玲红着眼望着她,眼底带着祈求,和之前有些高傲的模样完全不同,倒是跟认亲的那晚相符。

    这让裴施语更加内疚起来。

    “当然不会,这件事确实是我考虑不周,我没有想到他的并那么严重。”

    裴施语心底沉重,顾笙的身体到底差到什么地步,只不过是吃了两块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养生的点心,竟然差点要了他的命!

    顾笙被推出手术室,脸色比刚才还要白。

    回到他的房间没多久,施玲就被医生叫了出去。

    “笙笙,对不起,姐姐弄巧成拙了。”她懊恼道,虽然到现在都不相信是自己的点心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认下来。

    顾笙昏睡着,对外界完全没有反应。

    施玲很长时间没回来,正巧护士走进来要做各种检查,她便是出去找她,想询问顾笙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她走到医生办公室门口,听到他们在里面说话。

    “医生,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现在还没有找到匹配的****,而且笙笙的身体,恐怕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手术。”施玲着急开口道。

    “他的情况不容乐观,再不换肾的话,会对生命有危险。原本还可以缓一缓,结果又发生今天这样的事。”医生深深叹了一口气。

    “可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啊,就连和他是龙凤胎的芮芮都不适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施玲哭了起来,一抽一噎的好不可怜。

    “今天来的那个小姑娘,长得和芮芮很像,她是不是你家亲戚?要不然也去验一下吧。”

    “这,这怎么行!她绝对不行!我已经够对不起她了,不能再这么害了她!”

    “可是现在又找不到合适的****,一般来说家人的几率会大些,还不容易出现排异。”

    施玲深深叹了一口气:“我再想想办法吧,反正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因为这种事劳烦小语。我已经亏欠她很多了,不能再多加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