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梨花树下的男孩-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34章 梨花树下的男孩

    裴施语被带到一个中式花园风格的地方,凉亭、假山、荷花池,构建得非常的典雅精巧,走进来的一刹那,她还以为穿越了。

    顾笙就坐在一棵梨花树下,满树的白色花朵,远远看像棉花一样。微风吹过,花瓣星星点点的飘落,如同花雨美丽极了。

    明明现在已经十八岁,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秀美的脸庞充满了忧郁,让人想要拥入怀中去宠爱。

    他的脸色非常苍白,唇色淡淡的,白得好像随时会变得透明小时一般,非常的脆弱。

    那天晚上匆匆一瞥,裴施语知道她身体不好,却没有想到他身体弱到这个地步。

    怪不得那天出现了一会就离开,因为看着实在不怎么好,病情非常的严重。

    “不是说他的身体已经好转吗?怎么脸色还这么难看?”裴施语诧异道。

    施玲一脸愁苦的望着顾笙,深深叹了一口气:“比起以前当然是好了很多。”

    这还叫好了很多?以前是有多糟糕啊?

    怪不得他一直没有出现在人前,大家几乎把这个人给忘记,原来他的身体糟糕到这种地步。原本裴施语还有些信心,看到这副模样,恐怕要力不从心了。

    “妈妈。”顾笙发现来人,转过头来微微一笑。

    笑容非常的淡,不注意完全察觉不到,看起来依然是那样的忧郁。

    “咦,妈妈,这位小姐姐是谁?怎么长得和顾芮这么像。”顾笙看到裴施语,十分的诧异,他不记得亲戚里有这样一号人物啊。

    “笙笙,这是你的表姐。”

    顾笙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轻轻拍打着,仿若扇子一般。

    “表姐?我记得姨妈家的姐姐不是这个样子的啊?几年没见,变化这么大了吗?”

    思于此,他不免有些忧伤起来。因为他的身体不好,从小就被关在这个偏僻但是环境幽静,空气比较好的地方,很少让他出去。

    因为城市里的空气会家中他的虚弱,那天成人礼如果不是他的坚持,恐怕也不能去参加。他并不埋怨家人,谁让他的身体不争气。

    他从前也任性过,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还徒然让家人担忧,所以不敢再胡来。

    “这是你另一个表姐。”施玲连忙掩盖道,表情有些不自然。

    顾笙更加疑惑:“另一个?我还有其他表姐吗?我记得只有小姨家里有个表姐,我就没有其他表亲戚了吧?”

    施玲没有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话,会让顾笙有这么多疑惑。原本以为自己这个儿子一直被关着,什么都不懂,没有想到竟然那么精,记性这么好。

    她敷衍道:“你没见过的亲戚。”

    “妈妈,你不是说过你除了小姨,就没有其他家人了吗?”顾笙却不打算将这事轻轻带过,非常好奇问道。

    如果是别人兴许他没有这么大的兴许,可是这个人很像是他们家的,让他有一种浓浓的熟悉感,所以非常的好奇。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轴,我说她是你表姐就是你表姐。”施玲有些不耐烦道,声音都拔高了不少。

    顾笙瞳孔放大,嘴唇微微颤了颤,低下头没有再出声。

    裴施语见气氛不对,连忙开口道:“我们两家关系比较远,所以平时来往比较少,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还有这门亲戚的。”

    说着,裴施语将手上的手提篮递了过去:“这是我自己做的一些小点心,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顾笙这才抬起头,苍白的脸涌上淡淡的粉色:“是给我的礼物吗?”

    “是的。不是什么值钱东西,不过都是我用心做的,大家说我的手艺很不错,你要不要尝尝?”裴施语将小篮子上的布掀开,小点心都被精心的用透明的盒子包装起来,看起来非常漂亮诱人。

    “哇,好漂亮的点心啊,都是你做的吗?好厉害!”顾笙看到篮子里的东西,诧异极了,苍白的脸色都有了些生气。

    “你不能吃!”施玲直接打开顾笙的手,清脆的响声让大家都给愣住了。

    顾笙原本开始有些血色的小脸,顿时又恢复之前的苍白,眼神变得很之前一样忧郁,甚至更加暗沉。

    裴施语连忙解释:“这些都是适合身体虚弱的人食用的点心,我以前学过一些简单的药理和药膳制作。”

    顾笙听到这话,顿时又抬起头来,眼底充满了期盼。

    “你这孩子,都已经十八岁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喜欢这些东西!”施玲没好气道,却也没有再反对。

    顾笙兴奋的打开盒子,拿出一块点心试着品尝起来。

    裴施语知道他的身体不好,很多东西都不好克化,所以每一样都做得非常小和精致。这样不仅能让他满足口欲,还不会不小心吃多了。

    “味道好好啊!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点心!”顾笙吃下一个小点心,整个人满足极了,眼睛都微微眯了起来。

    裴施语失笑,果然是自己的弟弟,喜好和她一样!

    “妈妈,你也吃,表姐好厉害啊!”顾笙抓了一个点心递了过去。

    施玲下意识躲开了,看到两人眼神有些不对劲,连忙解释道:“你表姐给你做的,你自己吃就好。”

    顾笙虽然非常喜欢,却非常克制,吃了两个不同的点心之后,就停下来了。

    “可惜那么多,我都吃不到。”他十分惋惜道。

    “这些点心能放很长时间,你可以慢慢吃。”裴施语笑道。

    “谢谢你来看我,还给我带来这么好吃的点心。”顾笙由衷感激道,他很少能够接触到外人。

    就连家人都没有这么勤快的来看他,这里距离市区实在太远了,而且大家都有自己的事,不可能天天过来陪他。

    虽然心底理解,可依然难免会觉得孤单。

    裴施语感受到他眼底的寂寞和失落,连忙开口道:“我以后有时间会经常过来看你的。”

    “真的?!”顾笙兴奋道,随即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

    “笙笙,你怎么了?”施玲看到他这个样子,顿时急了起来。

    “我的,我的肚子有点不舒服。”顾笙眉头紧紧皱起,显得痛苦极了,没一会竟然昏厥过去。

    “笙笙,你怎么了?!”施玲直接将裴施语给推开,直接扑了过去,看到顾笙没有反应,转头怒指裴施语:“你给他吃了什么!他怎么会这样?!你为什么这么恶毒,竟然想要毒死他,果然是他的孩子,跟他一样恶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