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我的身边,没有废物-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3章 我的身边,没有废物

    裴施语还来不及惊诧,或者有其他想法,就被秘书拉着去看会议相关资料。

    一大堆产品介绍,必须在极短时间里强行记下。否则一会进行翻译的时候,完全无法理解专业词汇。

    如果是没有这方面知识基础的翻译,肯定会崩溃。

    时间太短,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对于裴施语来说,也很难,但不是不可以完成的。

    她从前跟乔祁在一起的时候,为了能跟上他的步伐,公司涉及的领域她都有去了解和学习。甚至为了扩大自己的知识面,男人感兴趣的经济、政治、军事等等,都有涉足。

    力求不仅在生活上成为他的贤内助,在工作上也要谈得上话,帮得上忙。

    她也不知道那段时间她是怎么过的,每天休息的时间很短,不是在做事就是在学习。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开始被人叫丑女、抹布女。她太累了,整个人十分憔悴,看起来肯定不好看。

    花了那么多工夫,当时很多时候却都用不上,但她深信机会是留给有机会的人。

    不及时准备好,对方需要的时候她就拿不出东西。

    可惜,没有等到她在他面前完全的展现自己,就已经分道扬镳。

    “感觉怎么样?”秘书有些担忧道。

    这是一件强人所难的事,他去翻译组找人,打的是组建一个翻译团的主意。

    翻译组的三个翻译,平时一直在封氏工作,对公司事务比较了解。

    深渊的作品涉及领域很宽阔,让他们拥有极为深厚的知识储备,所以临时拉过来当翻译,并不算很为难。

    可是现在深渊竟然只派了一个女孩过来,女孩还这么年轻漂亮。虽然信任深渊的眼光,可心里难免会打鼓。

    裴施语将资料合上,扬起自信的笑容:“没问题。”

    在路上的时候,她很忐忑。当看到资料,发现自己并不陌生甚至熟悉的时候,那份不安就逐渐消失了。

    “你把资料都看完啦?”

    秘书惊诧,这才一小会儿工夫,就能把这么一厚沓的资料看完?

    她以为她是封**oss啊!

    脑子跟电脑似的,这么一扫就能把上面的内容全都扫进脑子里。

    察觉到对方的不信任,她笑着解释:

    “我以前关注过这些领域,所以并不陌生。看资料的速度,肯定会比一般的翻译要快。”

    可是未免也太快了,他还以为只是胡乱翻一翻呢。如果这个女人不是吹牛皮,这简直是第二个**oss的节奏。

    没一会,秘书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真有和自己boss一样变态的人。

    能力强还都长得特别的好看,谁跟他说外貌和智商成反比来着,他一定手撕了对方。

    不请自来的董事会股东们,早早就来到会议现场,有人很敏锐的发觉了角落里的裴施语。

    好漂亮的女人!

    皮肤细腻白皙,头发乌黑亮泽,一双眼睛顾盼生辉,整个人就像清晨里带着露珠的百合花。

    他们见过的美人不少,可像这样气质干净得像初生婴儿一样的女孩,这还是第一个。

    明明穿着最保守的职业套装,坐在偏僻的角落,一走进来,目光都会被吸引过去。

    一个顶着将军肚的股东调笑:“封擎苍那小子终于舍得雇一个美人坐镇的,还以为他压根不知道什么叫美和丑呢。”

    “小姑娘,坐这么远干嘛,过来这里。”一个秃顶股东笑眯眯的招手,看向裴施语的目光十分的**裸,毫不掩饰。

    秘书正色:“吴先生,这位是这次的翻译裴小姐。她要是走了,一时半会儿就找不到其他人了。”

    言下之意,这女人不能惹。

    “什么?给我们找这么个黄毛丫头做翻译,是不是存心想让我们听不懂!”

    其他股东听到这话,都纷纷抗议。

    “是又怎样。”

    封擎苍迈着长腿走了进来,身穿笔挺不带一丝褶皱的黑色西装,像他这个人一样严谨沉闷。

    幽黑如深潭的眸子淡淡的扫过在座的几个股东,看似漫不经心的一眼,可那种无形的威压感让人喘不过气来。

    原本嚣张的股东们跟被掐住脖子似的,一个个憋红了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愿意做那只出头鸟。

    “有意见?”

    男人转动着手腕上的手表,语气低沉轻慢,一副睥睨天下,你奈我何的架势。

    秃顶股东干笑:“大侄子,瞧你这话说的,今天关系公司前景,作为董事会成员,我们也想知道一下大概情况。”

    “你们懂?”

    一群人被噎住了。

    将军肚股东忍不住道:“我们好歹是公司股东,还是你的长辈,你这是什么态度。”

    “就是,我们这也是在行使股东的权利。”

    “不服?”男人的声音沉了下去,屋子里就好像变成了冰窟窿。

    半响,有人出声和稀泥:“好了,好了,都少说两句吧。一会合作方的人就过来了,看到咱们这内讧像什么话。大家都是为了公司好,别弄得剑拔弩张的。”

    “对对,咱们就是来看看以后能挣多少钱,又不是来吵架的。”

    “我们听不懂外语,不是有翻译吗。人不可貌相,谁敢说这小姑娘就是个花瓶,是个没有本事的。”

    “现在的年轻人都厉害着呢,不能用咱们的老眼光看问题,再说了大侄子办事我放心。”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场上的气氛这才缓和过来。

    封擎苍目光收回,投向角落里的女人。

    裴施语连忙站起来,朝他行礼。刚刚放下的心,现在被高高的悬起来,手都忍不住在发抖。

    “我的身边,没有废物。”声音冰冷,不容置疑。

    心底一肃,她正色道:“是!我会做好的。”

    焦躁不安莫名的散去,慷慨激昂的准备奔赴战场,她会用自己的实力证明自己。

    男人颔首,收回目光做到主席台上。

    合作方陆续到来,会议正式开始。

    中文、英文、德语、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等六种语言交杂在一起,让人听得眼昏目眩。

    台上,封擎苍游刃有余的用几种语言回答合作方的问题,在他身上完全感受不到语言不同的障碍。

    台下,裴施语迅速翻译,几乎达到同声传译的将双方的讨论内容,一一传递给来这里旁观的股东。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吐字清晰,用最简单简练的语言将意思传递,让大家迅速明白谈话的主要内容。

    这不仅仅需要语言的熟练掌握,还必须清楚的了解这些产品的原理。

    那些股东们本已经做好过来当壁花,只是为了彰显自己的权利,完全没有想到可以清楚的听明白会议内容。

    这个刚才他们还瞧不起的女人,比之前遇到的所有翻译,都更会抓住重点,表达也更清晰,浅显易懂。

    他们竟然全都听明白了。

    秘书也戴着翻译耳机,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女人什么来头,简直跟自家boss一样牛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