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公开关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27章 公开关系

    某大学宿舍。

    夜深,临近熄灯时间,宿舍里的人不少都爬上了床开始刷手机。

    其中一个人打开手机漫无目的的狂刷微博,一刷新,关注人群中有人刷新了微博,一看竟然是自家女神。

    “我家教主今天竟然大半夜发微博!”

    他点进去仔细一看,顿时震惊了。

    “我艹!!”

    一声狂想,把宿舍的人都给吓了一跳。

    “你发什么神经啊,大半夜的鬼哭狼嚎什么。”

    “吓得我牙膏都掉了,特么你赔我!”

    他无视室友们的吐槽,激动的从床上做了起来,吼道:“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你们绝对想不到!”

    “能有什么事?你的女神结婚了?”

    “老大,你还真是料事如神,猜得**不离十。我家教主公开自己男朋友了,你们知道是谁吗!”

    这娃是宿舍里有名的吃货和宅,他的女神有很多个,可是被称为教主的只有一个。

    “谁啊?这么激动,总不会是封少吧。”亏这丫的大嘴巴,大家都知道封氏这一出戏。还知道他站的CP非常偏门,希望他们是3P,因此被群嘲。

    “你怎么知道?”

    这下所有人都震惊了,没有想到还真是如此。

    网上也全都炸开了锅,这条宣布两人关系的微博,直接被推广开。不少没有睡觉的封氏员工,看到的时候,手抖了一下手机都给摔地上了。

    封氏员工光在A市本部就有上千个,这一晚摔坏手机的不知多少个。

    裴施语的微博声明很简单:‘封语无阻’,大家不用吵了,他们是一个人。

    虽然没有非常直白的说他们在一起,却用委婉的方式证实了这一切。

    她刚发出去没多久,卫小萌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完全不像平时晚上没有要是绝对不打扰。

    “我艹!你竟然公布了,所有人都过来问我是不是真的!你真的不是手误吗?”卫小萌激动道,今天CP大战的时候,她就那挠心挠肺的,那叫个想要跟大家说明真相,愣是憋着差点内伤。

    裴施语笑道:“我没手误也没有发烧,觉得是时候公开了。”

    “就得这样!我现在就去回复,确认这条消息。”卫小萌为她感到高兴,虽然两个人早就在一起,可公布和不公布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虽然爱情、结婚都是自己的事,可被人所知和隐藏,含义是不同的。

    恋爱期间没有公布,说明对彼此有所保留,一切都是未知数。现在公布了,虽然不能保证以后依然在一起,但是表明了要认真在一起的态度。

    尤其裴施语现在也是个名人,公布每一件事都需要慎重,否则后期很容易引来麻烦。

    裴施语会心一笑,发出去信息的那一刻,觉得开心极了,甚至懊恼自己为何之前没有早点这样做。

    “别光说我,你现在怎么样了?”

    卫小萌原本的兴奋顿时被点了暂停键,整个人变得很是别扭。

    “别妄想骗我,那天我可听得清清楚楚。”裴施语直接将她想要胡诌的想法给堵住,她不是想要打探对方**,而是心底有些担忧。

    之前卫小萌很坚定的表示自己不会掺和这趟浑水,不会跟凌然在一起。因为里面牵扯很多东西,她更喜欢像现在一样,过着简单快乐的生活,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没有想到没多久,两个人竟然就滚了床单,这进展也太快了些!

    明明卫小萌是典型的希望自己第一次留在新婚夜的保守人士,哪晓得现在就这样了,而且没有对外公开,里面肯定藏着事。

    卫小萌拧着自己的衣角,半响才开口道:“有时间我们再说吧,今天这么特别的日子,还是不要说我的事情了,多破坏气氛。”

    裴施语听到这话,心底咯噔了一下,心底升起不祥的预感。

    “小萌……”

    “好了,我有电话进来了,你赶紧去陪封少吧!”不等裴施语反应,卫小萌直接挂了电话。

    裴施语看着手机,眉头微微皱起。

    “怎么了?”封擎苍从浴室里走出来,看到她一脸郁闷。

    “我总觉得小萌跟那个凌然好像出了什么事。”裴施语很是不安道,她虽然在自己的事上很迷糊,可对别人的事感官却非常的敏锐。

    “感情的事外人插不了手。”封擎苍直接打断她的思绪,将她搂入怀中上下其手,想要做什么意味明显。

    裴施语却下意识的避开,害怕被他触碰。

    封擎苍的脸色有些不好,自从那天晚上之后,裴施语很排斥别人的触碰。

    “你怕我?”

    “不是!”裴施语连忙摇头,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只要男人一触碰她她就想到了那天的背叛。

    虽然他并不当回事,也或许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她过不了自己那关。

    总觉得自己很脏,只要一有亲昵动作,就想到那天她的背叛,心里难过极了,根本没有办法好好的进行下去,有了严重的心理障碍。

    “你说谎的时候,声音都会不自然拔高。”

    “我,我……”

    “坦诚,是两个人相处最基本的要求。”

    裴施语咬了咬下嘴唇,鼓起勇气抬眼看他:“你真的不在意那天发生的事吗?”

    “什么意思?”封擎苍的脸色微沉,心底虽然非常恼怒,却发觉到了异样。

    难道男人并不知道?他来的时候,封擎宇已经离开了?

    瞬间,她有些犹豫了。

    如果男人不知道,只要她和封擎宇不说出来,是不是就可以瞒过去了?

    反正封擎宇已经准备去非洲,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回来。他也不是那种喜欢多话的人,这件事两个人都很有默契的避开不谈。

    害怕失去的心理,让她没有做到真正的坦诚。

    一念之差,让她偏移了轨道。

    封擎苍幽黑的目光紧紧盯着她,似乎不说出个所以然,就不会放过她。

    她抿了抿嘴,脱口而出压在心底的疑惑:“你去非洲到底是为了什么?真的是一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