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仗势欺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24章 仗势欺人?

    电话那头传来异样的响动声,裴施语尽过人事,自然知道这些声音代表着什么。

    她的脸刷的一下红透了,慌忙挂了电话。

    卫小萌这段时间一直找不到,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就跟凌然好到这种程度了?!

    虽然男人的声音有些远,而且带着晨起时候的嘶哑和低沉,可她依然敏锐的听出了出声的人是谁。

    况且卫小萌的交际非常简单,身边的男人也就那么几个。

    明明不久之前,卫小萌还很斩钉截铁的声明自己不要跟这个男人在一起,说自己怕麻烦。这样优秀的男人,在一起是一种负担。

    没有想到,几天不见竟然就滚了床单!

    裴施语猛然发觉,她最近一直沉迷于自己的事,很少关心自己的朋友闺蜜。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当初她跟乔祁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全心都投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对周边的事少了关注。

    她现在有了事业,就让她有一种错觉,她并没有犯这样的错误。可是很显然,并非如此。

    没有什么事的时候还好,一旦患得患失,整个身心都放在了爱情上,友情被她丢到了一边。

    “裴施语,你怎么一点进步都没有!”她忍不住唾弃自己。

    认真对待一段感情这没有问题,但是完全将自己栓了进去,那就不妥当了。这样只会迷失了自己,不仅仅会失去朋友,也会让自己变得不像自己。

    手握得太紧,所有一切就会像沙子一样,从指缝中流走,一点不剩。

    她不再颓废,收拾好自己,就从酒店里出来。

    让她难以言语的是,身上的衣服封擎苍全都为她准备好。

    男人的好,男人的贴心不张扬,却细微到每个角落。偏偏她之前脑子被门夹住了,还去怀疑男人。

    那些男人不好,关他什么事?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啊!

    她来到办公室已经迟到,她一走进去就发现气氛不太对。所有人都有些战战兢兢的,埋头做自己的事,办公室里只有噼里啪啦的打字声。

    发生了什么事?

    她走进自己的专属办公室,没多久周安安就走进来了,将手里的文件拿给她签字,一边神神秘秘的开口。

    “今天封总的脸色非常难看,整个人非常的暴躁。很多部门经理进去做报告,都被骂得狗血淋头。”

    裴施语心底咯噔了一下,心底犯苦。

    这个料很显然并不是重点,周安安看了看外面,又低声开口道:“刚才封总把封二少给叫了进去,听进去倒茶的同事说,二少也被骂得体无完肤。他的动作稍微慢了一点,都被狠狠喷了一顿。封总跟吃了枪药似的,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的暴躁。”

    周安安说这话的时候,一边偷偷瞄着裴施语的表情,想要从中看出什么。

    裴施语按了按头疼的脑仁,昨天晚上宿醉,再加上一堆乱七八糟的事,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现在怎么样了?”

    “听说,封总好像要把二少打发到国外,很可能还是条件艰苦的非洲。如果封总真这么做,公司肯定又会掀起轩然大波。老宅的人,不会轻易放过封总的。”

    “怎么,怎么这么突然?”裴施语诧异不已,完全没有想到男人动作会这么快这么狠。

    如果封擎宇真的被送到非洲,那这一切全都是因为她这个祸水惹的祸。如果封擎宇在那边有个三长两短,或是影响他未来的道路,她该如何是好。

    “不清楚,大家也都在讨论这事呢。非洲那边一直是我们封氏的重要原料产地,现在找到了新的石油开采权,比以前总的加起来还多,需要一个得力又值得信任的人过去管理。职责重大,要找二少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如果是平时,裴施语会觉得是男人故意要锻炼封擎宇,是为了他好。

    非洲听起来很落后,且确实去的是通信、交通都不发达的地方,环境又比较恶劣复杂。但是却是一个非常好锻炼人的地方,那里远离了内部权力争斗,可以安心的去发展事业。

    封擎宇的能力一直不显,除了他更适合去做一个技术流的工程师,而不是一个管理者之外。也是因为他的处境受到了很多的约束,身后站的人太多了,他又是个乖乖仔,反而影响了他的发展。

    封擎苍之前让封擎宇去后勤部,可不是为了下马威或者折腾他,而是那里做得好确实受益匪浅。

    可惜太多人阻碍了他的脚步,所以丢到山高皇帝远的非洲,确实是个锻炼人的好去处。

    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裴施语不得不怀疑,这些都是男人故意的。

    因为她的过错,害得封擎宇被发配边疆,去一个交通靠走、通信靠吼的地方。

    封擎宇从小精心呵护下长大,哪里能受得了这种苦啊。

    果不其然,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

    整个公司顿时又炸开了,很多人都在猜测封擎苍原本没有出手动老宅的人,并不是心慈手软,而是依赖就来个大的。

    非洲办事处福利非常好,但是很少有人愿意去的。

    先不说那里条件艰苦,一去就是五年,搁谁谁乐意啊!

    要在那穷山僻壤里待这么长时间,刚开始是娱乐,后面就给别别人提供乐子了。

    这件事是她的错,她不能害了封擎宇。

    心底想明白,她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轻轻的敲开了男人的门。

    封擎苍看到是她,脸色非常难看,完全没有从前那种一看到她就忍不住要拥入怀里的模样。

    果然,一切还是变了。

    怎么可能变呢,如果男人跟别的女人有什么,被她捉奸在床,她也会无法像从前一样面对男人。

    “你是不是要把小宇发配到非洲去?”

    封擎苍眼眸黑如墨汁:“小宇?叫得还真亲昵。”

    裴施语噎了一下,原本就心虚,此刻更是慌乱不已。

    “你是不是因为我的事,所以这么做?这件事不怪他,都是我的错,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对他?”她乞求道,眼底充满了哀求。

    男人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在你心底,我就这么不堪,喜欢用权力去打击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