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有个能一起喝酒的兄弟-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420章 有个能一起喝酒的兄弟

    “你会不会也像这个男人一样呢?”

    不过是这么一想,裴施语的心就如同被刀割了一样。

    随即她又觉得这么想男人简直是一种亵渎,男人不可能会是这样的人。但是想到李静从前和她前夫的感情,她也见过她的丈夫,看着文质彬彬的,怎么也想象不出会是这样的人。

    裴施语原本内心就非常的乱,遇到这件事更是混乱成一团,脑仁隐隐作痛。

    下班的时候,裴施语给卫小萌和叶沛灵打电话,把她们约出来。结果两个人都有事,没法出来陪她。

    她又不想回家,尤其打电话给男人,又是那个熟悉的机械女音:“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没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

    整个人好像掉入了冰窟窿一样,浑身冰凉。整个人恍恍惚惚的出了公司,身边有人路过都不知道。

    “好巧啊,你怎么也这么晚?”封擎宇看到她,连忙走过来打招呼,可叫了几声裴施语也没有听见。

    他走近看到她的脸煞白,顿时吓了一跳:“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裴施语这才回过神来:“啊,小宇,是你啊。”

    “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封擎宇一脸担心道。

    “我没事,就是在想一些事。”

    “你这个样子怎么像是没事的样子!不行,你必须得去医院,你这样子好像随时要晕倒过去一样。”封擎宇非常担忧道,不是他大题小做,实在是裴施语的脸色实在是不好。

    “我真的没事,就是遇到了点事,心情有些不好。”裴施语拒绝道,她非常讨厌医院,对那里十分排斥。

    她当初晕晕沉沉了一年,一直在医院里度过,她现在不到万不得已一点都不想去那里。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让你成这副样子?”封擎宇看她这个样子,根本不敢独自离开。

    裴施语摇了摇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今天听到了一些很可怕的事,觉得人心难测。”

    “我们去找个地方坐一下吧,你要是愿意就像从前一样,换你把我当做树洞。哪怕我不能帮你解决,说出来心里就会好受很多。”封擎宇想了想开口道。

    裴施语原本想要拒绝,可是她又不想现在就回那个空荡荡的家。虽然很晚了,她依然不愿意回去。

    那里到处都是男人的气息,让她的脑子更加混乱。

    “我们去一个地方吧!”裴施语开口道。

    封擎宇自然没有异议,跟着裴施语离开了。当他们到达了地方,封擎宇愣住了。

    “你说的地方就是这里?”

    这是a市非常出名的一家夜店,封擎宇怎么也没有想到裴施语会拉他到这里。

    “陪我喝一杯?”裴施语望向他,现在除了酒精,她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让她跑马的思绪冷静下来。

    封擎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如果我说我没来过这种地方,你信不信?”

    “正好今天见见世面。”裴施语看着他有些娃娃脸的面容,看着就是个乖乖仔的模样,也笑了起来。

    这家夜店比较吵闹,中间还有舞池,很多男男女女在里面狂魔乱舞。头顶的灯不停的闪烁着,整个气氛非常的颓废喧闹。

    他们找了个角落下来,裴施语连着喝了两杯酒,就被封擎宇拦住了。

    “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裴施语将李静的事说了出来:“你说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这个男人确实可恨。”封擎宇皱起眉头也觉得非常的恶心,沉默了片刻,深深的望了她一眼:“你是因为这件事,联想到了自己,所以才那么痛苦的?”

    “你怎么会这么想?”裴施语被猜中心事,有些不自在道。

    “人之所以会对别人的事感到动容,大部分是因为联想到了自身。”封擎宇冷静分析道。

    裴施语看了他一眼,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我是不是很无理取闹?”

    “不,是因为你在乎。”封擎宇直接否定,缓缓开口:

    “因为在乎,所以会胡思乱想,因为太害怕失去,所以小心翼翼,所以才会多疑。而你觉得这样是不对不好的,伤害到了你深爱的人,这样让你更加混乱和痛苦。”

    “这个道理我也懂,所以我觉得我好过分,怎么可以这么不信任他?可是又无法控制自己。”裴施语有些抓狂道,她非常讨厌这样的自己,觉得自己很作很讨人嫌。

    “恋爱中的人就是容易患得患失,女孩子心思细腻更容易受到伤害。尤其我哥哥是这么的优秀,诱惑比普通人多得多。这并不是一句简单的我信任你,就可以解决的事。”

    封擎宇非常冷静的开口,他也是男人,而且混迹在这个浮华的圈子里,他看得很多,很清楚女人为什么会如此。

    他从小到大知道为情所困,结果让自己精神崩溃的人就不知有多少。

    自己的妈妈就抢走了别人的男人,还让对方抑郁症死去。

    “谈恋爱好烦啊,为什么人要谈恋爱呢。”裴施语又灌了一杯酒,用酒精麻痹自己。

    封擎宇原本想要制止她,可想到自己心底那个心心念念不敢去想的女孩,手在中途转了个弯,伸手朝向就被。

    一杯酒下肚,冰冷的酒精从口腔流入喉咙又落到腹中,微热的感觉从腹腔涌遍全身,整个人都放松了。

    “当然是因为开心的时候比不开心的时候多啊。”封擎宇笑道。

    裴施语眼前闪过和男人在一起的画面,虽然没有什么特别惊心动魄的情节,可是平时相处的一点一滴,让人觉得舒心极了。

    因为男人的存在,让她的生命变得更加精彩。

    “这倒是。”她由衷感叹道。

    封擎宇举起酒杯,眼底尽是忧伤:“勇敢一点,不要像我,永远都留有遗憾。”

    裴施语想起他无疾而终的恋情,是那样的无奈,哪怕过去这么多年过去,依然无法忘却。

    明明两个人如此相爱,却依然无法在一起,令人非常惋惜。

    不知为何,心底的那种烦恼散去了不少。

    想那么多做什么,一切顺其自然,再坏又能坏到哪去,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裴施语这么想着,心底变得舒坦了不少。

    她举起酒杯:“珍惜当下。”

    “珍惜当下。”封擎宇也举起了酒杯。

    两人碰杯一饮而尽,对视一笑,一切烦恼好像都随着酒精吞入腹中。

    失意的两个人,将烦恼全都丢进了酒里。

    身处吵闹的夜店,沉迷于就酒精里,结果就是手机响了很多声都没有听见。